GET2017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11月14日,由芥末堆举办的教育行业年度盛会GET2017教育科技大会在北京召开,GET意为 Global Educational Technology,本次大会主题为“共建|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据介绍,这是由芥末堆组织的第三次GET大会。2015年第一次,2016年举办了第二次,这次GET2017是第三届会议。每届会议上,芥末堆都会发布年度的《中国教育科技蓝皮》,举办较大规模的展览,组织各种形式的论坛、圆桌会议。

2017年的GET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来自全球20个国家的商界、学界以及政府优秀教育实践者、与近6000名教育行业从业者就全球教育现状与未来发展趋势、当下最新教育科技产品进行了深度探讨与剖析。

很高兴有机会应邀出席GET2017年会议,并在会场5,学术发展论坛 – 探索教育未来,聆听了首都师范大学方海光教授的《教育大数据应用研究进展》,科大讯飞北京研究院的王士进院长的《人工智能技术进展及在智慧教育的应用》、朗播网CEO杜昶旭 先生所做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如何影响在线教育》、慕华尚测  CEO刘颖女士的《大数据与教育评价》。

很高兴应邀为GET2017大会做题为《慕课10年:我的回顾与前瞻》的演讲,聆听了来自清华大学大规模开放教育研究中心王帅国老师、EDX中国区负责任刘俊杰的才分享,并在随后的圆桌论坛,一起共同就慕课展开讨论。

明天16日,是GET2017大会的最后一天,我要早早起来去看看展览,看看这一年,有哪些新的产品、技术和方案进入教育领域。

EduTech自留地输入【芥末堆】,给你看我的讲义!

LiveSlides:无缝地将网页嵌入演示中

演示文稿是用来展示演讲者自己事先准备的内容和材料的重要形式,也是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教室里使用最频繁的工具。

然而,演示面临的最大的困难和问题是静态、事先设计好的,无法动态演示,无法互动参与,所以显得死板。

在过去一些年,在演示、演讲、培训、授课的过程中,我每每都会假如借助问卷网之类的网页工具,开展互动,汲取听众的意见和反馈,让他们借助自己的手机参与到我的教学活动中来,其效果是很受欢迎的。

可是,在使用这些工具的时候,要不停地在出于演示状态的PowerPoint或者 Keynote,与网页之间来回切换,常常一种被打断的感觉。

所以,我总是在想,有没有一种办法,使得我们可以直接将一个网页镶嵌到PowerPoint或者 Keynote的演示页面中,就好比是这个网页就是演示文稿的页面一样。

之前,用Microsoft的PowerPoint,我知道如何理工控件,把网页镶嵌到PPT中。可是,如何在Keynote中实现这个效果,一直找不到妥妥的、简单的、好用的方法。

在网络上找到一个网站,名字叫 LiveSlides,它就是干这个事情的。

使用方法非常简单,如下图所示,用户只需散步,就可以实现这个预期的效果哦!

第一步,下载安装插件;第二步,复制粘贴网页网址;第三步,投影演示,在播放状态中直接演示动态网页。

缺点也是有的!第一,似乎无法个性化那个演示文稿页面;第二,演示出的网页字体无法调整大小。

读者诸君,如果你有奇特更酷炫更好玩的方法,欢迎你跟帖分享!这里我先谢过您了!

就深度学习答李海清老师问

李海清是河北廊坊师范学院的教师,过去一直在从事有关教师信息素养相关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我们有过一些面对面的交流,时不时地也会在线就一些问题进行讨论。

下午,在微信里,海清问我:

“焦教授,抱歉打扰您,我们专业论文中提到的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中的深度学习,我查了查,说得不一样。我们说的深度学习相对于人的碎片化学习,而人工智能所的是计算机的深度学习,怎么回事呢?”

嗨!还真是像海清所说的这样。在一般教育情境中和计算机科学以及人工智能领域中,虽然都是『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中文英文在这两种语境下都是相同的,可意义却并不相同。

鉴于对这个问题,我并无系统地梳理过,考虑到这个问题也有一定的的普遍性和代表性,所以在自留地里一并做出回应。

先说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

2016是人工智能爆发的一年,各种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新概念让人眼花缭乱。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简称ML)以及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简称DL)就是这些概念中的几个最火爆的概念了。

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是一门专门研究计算机怎样模拟或实现人类的学习行为,以获取新的知识或技能,重新组织已有的知识结构使之不断改善自身的性能的学科。人工智能是一个大概念,而机器学习(ML)则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小分支,如果说AI是一个合集,那么ML就是AI的子集。

任何通过数据训练的学习算法的相关研究都属于机器学习,包括很多已经发展多年的技术,比如线性回归(Linear Regression)、K均值(K-means,基于原型的目标函数聚类方法)、决策树(Decision Trees,运用概率分析的一种图解法)、随机森林(Random Forest,运用概率分析的一种图解法)、PCA(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主成分分析)、SVM(Support Vector Machine,支持向量机)以及人工神经网络(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s,ANN)。而人工神经网络则是深度学习的起源。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深度学习可以说是机器学习的一个子集。深度学习是利用多层神经网络结构,从大数据中学习现实世界中各类事物能直接用于计算机计算的表示形式(如图像中的事物、音频中的声音等),被认为是智能机器可能的“大脑结构”。简单地说深度学习就是:使用多层神经网络来进行机器学习。

深度学习是一个复杂而在广度和深度上变化很快的领域。因此,这里所说的,完全是一个门外汉的理解,因为我对人工智能缺乏了解,对机器学习就更是一窍不通了。

机器学习,也被认为是深度结构学习或多层级学习,它是以学习数据表征为基础的机器学习方法这个宽泛家族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以学习数据表征为基础的机器学习方法则与任务特定算法(task-specific algorithms)相反。学习可以是有督学习,部分有督或无督学习。

再说一般教育情境中的深度学习,字面是一模一样的,英文中文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深度学习是美国学者Ference Marton和Roger Saljo在1976年提出的,与浅层学习(surface learning)相对应。

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是指在理解的基础上,学习者能够批判地学习新思想和事实,并将他们融入原有的认知结构中,能够在众多思想间进行联系,并能够将已有的知识迁移到新的情境中,做出决策和解决问题的学习。深度学习本意是指学习认知触及事物本质的程度或事物向更高阶段发展的程度。

浅层学习(surface learning)是一种机械式的学习方式,学习者为了完成任务被动地接受学习内容,把信息作为孤立的、不相关的事实来接受和记忆。浅层学习者需要外力来驱动学习,典型的是通过评分等级、考试过关来促进学生的学习。学习的目的就是在测试或考试中避免失败。

行文至此,我们似乎可以得出结论,此深度学习非彼深度学习。但是,都是和人的学习有关的。人工智能领域的深度学习,是让机器模仿人的学习,一来推进智能机器的研发,二来可以以这样一种方式探索人类学习(思维)的奥秘。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两个不同领域和范畴的深度学习,一定会殊途同归的!这只是个时间问题!我深信!

第1000次徒步行走记

在 Runkeeper上,记录了我过去五年多来所有的以行走和徒步为目的的健身记录。自2013年1月6日周日以来,到这次的徒步行走,在 Runkeeper上,我总共记录了1000次的行走徒步记录,总里程5348公里。1000是个不错的数字,这是一次值得几年的徒步行走。

此次徒步,是我第二次徒步环西子湖,适逢杭州马拉松,空气不错,天色不错,真是美妙的体验啊!

 

西湖边上的这种花儿随处可见,粉粉的,妩媚至极!后来才知道,这种花儿的名字叫【醉蝶花】,盛开的时候,朵朵小花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非常美观。

年复一年,西湖就这么静静地,接纳着无数有人的膜拜!

记得上一次环西湖的时候,这个楼还在修缮,这次远远的望去,一大片草地,幽静地树立在树丛之中,门前的一大片草地,平添了几份雅致。

他们看上去像是一家三口,就这样翘首以盼,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期盼什么,等待什么?

这个应该是桃花吧!整个树干上几乎没有多少叶子,只有几朵深红的上面,衬托着粉红,怒放着,招蜂引蝶!

含苞待放的,在等待时日。

据说南宋时期,此处有一座官家酿酒的作坊,取金沙涧的溪水造曲酒,闻名国内。附近的池塘种有菱荷,每当夏日风起,酒香荷香沁人心脾。

可惜今天,既无酒香扑鼻,也无荷香阵阵,唯有残荷林立,深秋景致别样。

这一次环西湖,用时3小时21分34秒,行程16.01公里,消耗1148.9大卡。

这些天的人和事,这些天的日常

这些天,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在北京,见到了自己的大神级偶像, 来自加拿大的 Stephen Downes。记得几年前,我邀请 George Simens访问广州的时候,我就曾跟自己讲,希望有一天,能邀请到 Stephen Downes来访讲学。这次真好,在北京,终于见到了 Stephen Downes,不但可以和他见面,一起畅聊四个多小时,而且还可以傍晚一起徒步,真是开心至极啊!

这两天,一直在为一个会议发言在烧脑。11月14-16日,GET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我要应邀在这个会议上发言。这个GET大会,是 Global Educational Technology 的三个首字母的所写,是由『芥末堆』这个媒体的所属企业主板的一个全球性的教育技术盛会,国内外不少研究人员、企业人士、教育家都会云集北京,我准备的题目是《慕课10年:我的回顾与前瞻》,我想用28分钟时间,对过去十年慕课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进行一个快速回眸,并为慕课未来的走向和趋势进行一个简单的预测。

不过,开心的事情是有,忧心的事情也是有的。

这些天,教育技术学自留地一直宕机,请朋友帮忙协助处理。迟迟不能得到解决,又不好不停地催。后来得到消息,因服务器到期,未能及时按照要求处理数据,被服务提供方清空了服务器上的所有数据。更可怕的是,备份数据的硬盘0磁道坏了,几经修理,无法回恢复数据。自上个世纪末开始开博客以来,教育技术学自留地再一次遭遇史无前例的重创。由于我们自己的疏忽,导致自2014年元月以来,教育技术学自留地所有的数据全部丢失,数以百计的博文丧失殆尽,损失异常惨重,损失异常惨重!欲哭无泪!

前些天得到这个消息,心理难受,又不知如何是好!好在2013年之前的数据还在,还在有两个学生朋友帮忙,在开始想办法找回最近这4年的资料,希望可以将损失降到最低。

前些日子,一直在为应邀前往台北做准备,因为我应邀8日前往台北,出席在台北举行的第六届的“2017全球科技领导与教学科技高峰论坛”,通行证准备好了,机票买好了,议程都安排好了!8日一早,我按计划搭车飞奔,前往白云国际机场,准备搭乘南方航空的航班,前往台北,并出席稍晚的活动。

可是,当我在值机柜台办票的时候,南航的工作人员要求我出示【入台纸】,后来我才知道,这入台纸是台湾入境管理部门给予我的访问台湾的入境许可。因为我自己的疏忽,忘记办理这个许可,距离航班起飞还有1个小时,迅速联络,得知最快需要三天才可以拿到。最后,我不得不取消了访问行程,给邀请方和论坛主办方出了难题,实在是内疚万分。

前些日子,一个好朋友在微信里批评我,说我给自己太多任务,使得自己压力山大。仔细想来,他讲得很有道理,可是,要让自己慢下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真正地静下来,给自己充充电。否则,如此忙碌,真的不是期望的生活方式啊!

仔细想来,这些事,多多少少恐怕都和自己的忙碌奔波不无关系。

如果真能静下来,一件一件地慢慢处理,一件一件地精心应对,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些差错和乌龙呢?!

人人快递:大家都是快递员

人人快递是由四川创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一个人人快递网信息服务平台(http://www.rrkd.cn)。

简单浏览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个蛮不错的创意。
banner_send

 

人人快递旨在将全社会公众都发展成为自由快递人,提倡自由快递人根据自己的行程随程捎带。使快件不落地,直送直达,并以此节约社会资源,达到快递也环保、低碳、绿色的目的。

1、人人都可以申请成为自由快递人

无论你是白领、学生、公务员、企业老板、下岗工人,还是自由职业者,只要您愿意,符合基本条件者,都可以申请成为自由快递人。

2、自由快递人就隐藏在你身边

当你有快递需求时,人人快递管理平台将自动计算出离你最近的快递人(如500米范围内,距离可以自行设定)上门取件,正常完成快件的派送。

3、诚信体系的建立和导入。

4、有力的控制技术和安全保障。

2013年互联网十大滥用

haha2 

互联网是一个充满槽点的地方,笔者去年盘点了2012年互联网十大滥用。今天,旧的槽点仍在,新的槽点正在袭来,本文纯属个人吐槽,请勿对号入座。

一、互联网思维

现在,如果一个人思路不清晰,我们可以认为他有“互联网思维”。

其实,互联网思维本来是个好东西。互联网来势汹汹,彻底改变了人们与世界连接的方式,正在改变着传统行业。移动互联网时代更是呈现喷薄之势。

但互联网思维被彻底玩烂了——当牛腩、煎饼、路由器,以及猪肉都喧嚷着要用互联网思维来改变这个世界时。那么互联网思维究竟是什么呢?知乎经过热烈探讨,结论大概为:互联网思维是一个多元性的概念,涉及不同方面。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包括几个要素:便捷、免费、用户体验、数据思维、开放、分享、创新驱动。

求求你以后不要再提互联网思维了!2014,互联网思维已死,包子已死。

二、扁平化设计

朋友参加公司竞聘做了一个PPT,叫我帮着参考一下。展示之前,他告诉我,这是公司首个采用扁平化设计的PPT,而不是以前大家常用的拟物化设计,比如自动翻页的动画效果……后来,他用扁平化设计的PPT做Presentation,竞聘没过。

又是iOS,苹果灵魂设计师乔尼·艾维的喜好挂起了扁平风,当PPT都要扁平化设计时,可见其是多么流行又是多么泛滥。微信5.1 iOS版来了,除了提供百人群功能之外,就是变得扁平了,并未给我们带来惊喜。据说,下一个安卓版的微信会将底部菜单变为侧面菜单,又据说,是为了遵循安卓设计标准。褒贬兼而有之。

流行、标准、创新、本土化和用户习惯之间,一直在打架。你的产品为什么扁平?

三、App更新

在iOS7之前,处女座的强迫症应该对小红点带来的痛苦记忆犹新。消灭红点也成为大部分人选择更新App的原因。App们勤奋地更新自己,更多是为了刷存在感。

据百度Q2移动报告数据,用户手机平均拥有139.1个App,包括系统类、预装类和用户安装类,但每日打开的App(不含系统类)仅为12.6个。很多App安装后只被打开过一次,或者永远没有被打开,躺在角落,慢慢被遗忘。App通过提示用户更新自然可以获得用户关注的机会。

App更新后,大都会来一个启动界面,再来几个操作引导。大部分App可以省去这些步骤。但安卓或iOS官方设计标准有这些,App们就堂而皇之地提供了。

iOS7提供了后台自动升级,解放了强迫症。但App频繁更新仍可上榜。

四、抄袭指责

腾讯旗下康盛团队推出微社区,来往跳出来说,这是微信内抄袭我家的“扎堆“。网易指责百度新闻抄袭其家客户端,此前腾讯新闻客户端也被指抄袭他家。今年还有网易Lofter指责新浪轻博客抄袭,云音乐指责百度音乐和QQ音乐抄袭……还有手机嚷嚷也很厉害,最近几家手机都说步步高Vivo涉嫌抄袭。最夸张的是,魅族说iOS7.0部分设计抄袭Flyme3.0!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但哭得多了就不会有效了。别再嚷抄袭啦!

互联网产品的抄袭本来就是很模糊的概念。UI相仿、模式相似的产品不要太多。究竟多大程度的相似才算抄袭也并无权威界定。况且任何一款互联网产品,均会有模仿、借鉴的痕迹,不可能有100%的纯原生态的产品,如果你搞一个全新的菜单导航方式反而有悖用户习惯。而且,难不成有了4个圆形轮子的汽车之后,其他车厂就不能做了?

为什么在移动App设计上大量出现类似的指责呢?手机屏幕就这么大,再加上iOS和Android官方已经有相关标准规范UI、UE,自然更容易出现界面相仿的情况。

我始终认为,软件产品界面相仿根本不算抄袭。当然,如果你能为你的界面、交互申请一个专利,并且能够通过诉讼让你认为“抄袭”的对方赔钱,这个“抄袭指责”是有效的。

否则,你的哭喊要么是矫情,要么是博眼球,或者是恐惧。

五、众筹模式

我们众筹去趟东莞吧!

如果你听到这样的号召,不要奇怪。2013年众筹在中国兴起,大有泛滥之势。从创业项目,到图书出版再到电影,甚至公益,众筹模式都开始流行起来。

我理解众筹是大家筹钱去做一件事情。它与AA制不同,AA是消费完后大家平均付款。与传统创业者通过天使投资入股不同,众筹基于网络平台,人人皆可参与,是协同创造。罗振宇的“会员招募”也可以算一种变相的众筹,还有淘宝合买彩票。

众筹之所以盛行,既得益于互联网带来的信息透明、交易环节缩减;也与民众的参与诉求和投资热情离不开关系。众筹可以很好满足人类参与并促成某事的成就感。

现在,这个模式正在被一些凑热闹或者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味道正在慢慢变化。例如一些P2P借贷网站推出众筹项目,圈到资金后出现无法投资者无法取现,网站消失的情况。

众筹模式很好,信用体系是短板。参与众筹,可要擦亮眼睛。

六、公众平台

自打微信去年8月推出公众平台之后,1年多便已形成一个生态。围绕它的媒体、企业、开发者越来越多,公众账号数量也达到百万级别。在经历消息骚扰、公众账号折叠之后,微信公众平台已经明确了互动、服务为主。

将公众平台当做独立产品来看也算中国首创,腾讯终于洗掉了“复制”的恶名。但它的公众平台正被纷纷效仿。飞信、易信推出公众平台,阿里则有三大公众平台:来往,淘宝微淘,支付宝竟然也有1个。打开支付宝,看到的不是常用的功能菜单,而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广告消息,例如机票-淘宝旅行这类号发红包之类的,这个不改版简直就是折磨用户。

阿里投资的新浪微博也搞了一个公众平台,微博通过私信推送消息,本来微博噪音就不少,广告也多,还这样直接骚扰,太不“互联网思维”了!

显然很多公众平台的产生,是战略需求抑或推广需求强奸用户需求的结局。可别忘了,跟随者往往难以突破,差异化才是出路。

七、微信营销

“让您的企业触达数亿会员……,还在等什么?微信营销广州总裁班即将开课,微信营销大师XXX亲自授课,优惠套餐8888元”。2013年时不时收到类似邮件、垃圾短信。向WeMedia等打听,几乎都没听说过那些“大师”。

这些微信营销大师,大都没有操盘经验,讲的东西分两类,微信大师给企业打鸡血:微信营销牛!落地的就是讲公众账号如何注册,如何群发。讲师水平更是让人捉急,有连微信和微博的区别都说不出来,被现场揭穿扭送派出所的,让人咋舌。

笔者去听了一位大师的亲自授课,只能感叹传统企业,人傻钱多。据说,“成功学大师”陈安之也转战微信营销了。这就跟李阳从疯狂英语转向安利一样极具讽刺意味。更巧合的是,微信营销正在被某些直销从业者渗透。难怪有人说,微信营销是属于骗子的市场。

微信说了,微信真不是营销工具!世界上本来有微信营销,被玩烂了,就没了。

八、企业诉讼

搜狐等企业以中国反盗版联盟名义起诉百度侵权,百度因360违反Robots协议起诉后者,360起诉腾讯垄断案今年开庭。更有好事者列举了360在各次诉讼中的败诉和胜诉比例,看完不免让人感叹,法官真忙!

互联网企业诉讼早已有之,近年来却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企业更有法律意识,走法律途径维权,不过现实是,该道歉的难以执行,赔偿数额几乎可忽略不计,很少看到起到震慑、威慑和补偿效果的判决。

当然,这对起诉和被诉企业都是双赢的,在注意力是稀缺资源时,他们刷了存在感,收获了注意力。官司输赢与否,都没那么重要了。互联网企业之间的诉讼与反诉讼必将常态化,“未来最热十大职业”名单“科技知识产权类律师”或许会上榜。

九、免费理论

“开一家饭馆,饭免费吃,播放电视广告赚钱”“拨打电话免费,但是需要先收听1分钟广告”,当你听到这类免费设想是不是觉得很扯淡?还真有人捏造出各种“真实案例”,在朋友圈散播。《150辆大巴免费坐,但盈利却上亿》就到处出现,尽管其经不起推敲。朋友圈是一个适合鸡汤、伪干货和案例传播的地方,所有这些大都是有人有目的地制造的。

当某大佬将手机免费理论抛出时,我认真将他推崇的《免费》拿来学习了一下。看得出互联网免费理念被牵强附会到手机上了。手机完全免费逻辑上说不过去,因此被演化为“无利润或者薄利润”。

免费需要具备几个条件,用户达到一定规模,且成本与用户规模没有线性关系;产品需求较为标准统一,不会存在手机这样的高中低端,性能、功能五花八门的个性化需求;成本和利润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回。显然,手机不满足这些条件。靠广告、应用分发、App增值赚回来手机成本,仔细算一下就只能呵呵了。

而且,免费的手机我们真的需要吗?当年山寨机可以把价格做到几十块,但是你买了1天吸费50,敢用吗?

开一家妓院,ML免费,靠杜蕾斯赚钱的设想一样,不靠谱。

十、产品发布会

2013年,产品发布会已成为企业向世界传声的标配。

产品发布会得到重视大概是苹果和乔布斯传记的影响。众所周知苹果每一次的产品发布会都会成为果粉的盛典,科技界的经典。

对此,先是国内“X布斯”模仿,从舞台布局到PPT再到发布者着装,甚至,演讲姿势。现在已经发展成具备中国特色的发布会文化。

砸钱拼场所,你在国家会议中心,我到水立方,798太low;拼明星,你请芙蓉姐姐,我请苍井空老师,看谁能吸引眼球;拼记者数量,你要搞双十一,我提前一天搞WE大会,让记者忙不过来。

发布者既有阿里这样的豪掷千金的土豪,也有屌丝办的草根发布会,甚至连“越狱App”这类不太适合“发布”的事情也要搞一个高大上的发布会。记者很忙,写稿子的很忙,企业公关也很忙。

下面三个公司大家猜猜分别是谁:

1、公关:我们明天下午有个发布会,你们来吗;

记者:发布什么?

公关:来了你就知道了

2、公关:我们抢票浏览器……

记者:……

公关:很重要的,应该上下页面……

记者:……

公关:新浪都已经发了,你们还不发?

记者:……

3、公关:我们开……

记者:放购买了是么?

公关:……

不过,可以理解。世界很吵闹,就看谁的声音大。

作者微博@互联网阿超,微信公众账号SuperSofter,扩展阅读:《2012年互联网十大滥用》

本文转引自虎嗅网,作者罗超,特别鸣谢!

用微信搭建英语课堂互动系统

昨天,跟小党他们几个人在办公室里讨论,他跟我说看到一个不错的微信应用开发,将微信用于英语学习,他觉得很有意思,就安特给我了。昨天没时间看,早上正好有一点点时间,就浏览量一下相关介绍,发现还真是蛮有意思的。这里就全文转载。原文的标题为《微信还能这么玩:Geek大学生利用微信搭建英语课堂互动系统,将社交参与性和实时性带入课堂》,原文于2013/05/22-09:17由WANGJINGYU发布于36Kr,在此对作者以及首发网站 36Kr表示衷心地感谢!

以下为正文:

 


111

小马哥不止一次说过,腾讯只会搭建微信的平台和规则,至于具体怎么玩还要靠大家发挥想象力。在见识了各种奇思妙想的微信公众账号后,来自苏州科技学院计算机专业的同学再次颠覆了微信的玩法。该专业 6 名大二的同学利用微信公众账号和微信官方提供的开发接口,搭建了一个简易的英语课堂互动系统,将微信引入课堂教学。再次诠释了什么叫“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让微信飞起来!”

由于英语课堂教学气氛比较沉闷,于是来自苏州科技学院计算机专业的大二学生王彦云和同学一起组建了一个 6 人团队(基本为 92 后,情何以堪呐~),利用微信公众平台设计了一套简易的英语课堂互动系统,将社交的实时性和参与性引入课堂。整个互动系统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学生的微信端、老师的手机控制端和课堂大屏幕,这三者之间,利用微信公众账号“移动语言学习”进行互动。


222
公众账号和学生微信端的显示,可以参与大屏幕的互动

首先是学生的微信端,每个同学在关注“移动语言学习之后”,都会提示和学号进行绑定。绑定之后,可以在课堂上利用微信和老师进行互动(互动的结果显示在课堂大屏幕上)。课堂上老师提出的问题,学生可以直接用微信将答案回复给老师;也可以通过微信进行小组讨论;另外每节课不同的 Presentation 可以通过微信提交;甚至是一些阅读填空类的作业都可以通过微信进行提交。当然作为一个公众账号,还能接收到各种上课信息,如提醒大家带某本教材,或者临时更换上课教室什么的。简而言之,利用了这套系统,同学和老师的互动可以通过微信完成,同学之间的讨论和互动,也可利用微信完成。


333
老师移动端的显示,可控制大屏幕和学生进行互动

其次是老师的手机控制端,老师的移动控制端其实是一个特定的网站(基于微信公众账号进行开发的),老师通过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访问该网站,就会自动出现如上图所示的控制界面,可以控制课堂大屏幕(等下会介绍)。通过该控制端面,老师可以发起一个问题到大屏幕上,引导学生利用微信回复答案、收集学生的答案进行点评、控制大屏幕上的消息墙、查看小组讨论的情况等等。之前提到的学生可以利用微信提交答案和作业,而老师则可利用这个控制端,选取某个同学的回答进行点评。此外有时候英语课堂需要视频教学,老师的控制端还可以进行频播放状态、字幕中英切换、隐藏字母中的关键词等功能。


444
课堂大屏幕的显示,由老师利用手机进行控制

课堂大屏幕则可以将老师和同学的互动状况展现出来,利用教室的投影仪将画面投射到幕布上。本质上课堂大屏幕也是基于微信二次开发的一个网页,由老师通过手机端进行控制,学生通过微信进行互动。课堂大屏幕分为 MrQ、Video、WritePad、Group 和 PPT 四个部分组成,其中 MrQ 是课堂收集问题的模块,有点类似“微博上墙”的概念,使用它老师只需要描述一个讨论的话题,然后同学们将答案用微信发送上去即可;Video 则是英语演示视频,老师可以在移动端进行播放控制和字幕切换控制;Group 是同学的小组讨论(同学已经利用微信公众账号完成分组),老师可以根据颜色的深浅看出每个小组讨论的情况;WritePad 是一个记事本;而 PPT 则可以播放演示文稿,这些均是通过老师的手机移动端进行控制。

总的来说,这个微信课堂互动系统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学生的微信端、老师的手机控制端和课堂大屏幕。在课堂上,学生可以全程利用微信回答问题,参与小组讨论、提交作业、和老师进行互动;而老师可以利用手机控制端查看学生的上课情况,把控整个互动的节奏;然后有一个大屏幕可以连接老师和学生的互动,并将互动情况展示出来。

王彦云向36氪表示,现在大班教学课堂气氛沉闷,老师辐射范围有限,难以了解掌握某个学生的学习状态,而利用微信这样的社交方式,则可以实现跨时空的分享知识和交流想,并且社交的参与性、实时性是课堂教学的理想状态,因此想到利用微信公众平台开发这样一套课堂互动系统。现在“移动语言学习”这个微信公众账号已经有超过 2000 个粉丝,全校至少有 4 个英语大班在使用这套系统。在英语课堂上引入微信互动之后,课堂的气氛明显比之前活跃得多。王彦云表示,接下来将为不同的老师定制他们比较感兴趣的功能。

微信的玩法千奇百怪,但将微信作为社交方式引入课堂教学还前所未见。王彦云表示,和现在很火的“在线教育”相比,他们的这套系统专注于课堂互动,毕竟用技术改变现在的教学模式还太激进,但互动是教育的基础,社交的实时性参与性是课堂讨论的理想状态,而微信又恰好可以同时满足社交性和互动性两大特征。除了继续完善现有的平台,以及为不同的老师开发差异化的功能外,王彦云和他的团队还在尝试进一步将微信和教育相结合。

另外,由于这套英语课堂互动系统正被该校的老师和同学使用,为了不影响人家的正常教学秩序,就没有放出相关的网站链接。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添加他们的公众账号“移动语言学习”,微信号“Mobile_Learning”感受下(不过貌似没有绑定学号就无法体验),也可以关注王彦云的个人微博 @WhySoSil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