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受教记之南下广州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和许许多多高校青年教师一样,我的个人发展处于一个瓶颈期。我特别期望能跟随学界前辈学习,希望得到他们的指导和帮助。 1994年,我开始在陕西师范大学电化教育系从事教学工作;到1997 年,刚刚由心理学讲师晋升为教育技术学副… Read More

新作《慕课与全球开放教育》上架

经过几年的奋战,尤其是在最后阶段的反复修改和多次的推倒重来,《慕课与全球开放教育》日前上架,终于开始和广大读者朋友见面了! 《慕课和全球开放教育》将为你展现全球范围内慕课与开放教育的全新图景。 全书共包含八大部分29个章节,经由60多位来自… Read More

全球教育科技展会:TOP8

前些日子,和几个企业届的朋友在一起聊,聊他们的产品走出国门,杀入国际市场的可能性与有效的途径。 当时,我们就聊到了中国的教育科技企业应该多一些走出去,去参加全球的教育科技展会。这样不仅可以看到全球教育科技的最新进展,而且也可以接触到世界各地… Read More

一个有关微信朋友圈的调查

昨天傍晚,我在朋友圈发布了一个消息: 据说,在网上晒花花草草的,更多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这是真的吗? 在这个消息中,我还配发了9张我拍摄的花卉的照片。 这可好,一石激起千层浪。短短一个小时,这个朋友圈消息获得了我的朋友中92个赞,73条评… Read More

儿童可视化编程教育随想

昨天上午,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香港工作的 Mo 先生,在简短地早餐会之后,Mo x先生便开始介绍他们编程学习的平台、项目和课程。原本计划一个小时的会谈,被我们聊得拖延了两个半小时。 回到宾馆,回想我们国内的儿童编程教育,还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 Read More

做一名主动的慕课学习者

过去,我常讲这样一句话:我们很多人,批评慕课,认为慕课不靠谱。 其实,在我看来,慕课靠谱不靠谱,在人,不在慕课本身。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情况是: 许许多多的慕课学习者,把在传统学校教育情境中的那种被动学习(坐在教室里被动听课)的学习文化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