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6日,教育部高等学校2013—2017年教育技术专业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在湖北武汉华中师范大学科学会堂,举行了《教育技术学专业教学质量国家标准》研制专业调研座谈会,洛阳师范学院、东北师范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邮电大学、廊坊师范学院、西北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扬州大学、山东师范大学、曲阜师范大学、浙江师范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湖北大学、河南大学、扬州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湖南第一师范学院、西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湖北大学、佛山科技学院等来自全国各地开办教育技术学专业的22所本科院校代表出席了会议。

合照 (1)

(本照片由华中师范大学会务组提供和授权,特别鸣谢!)

会议由教学指导分委员会秘书长,华中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杨九民教授主持会议,教学指导分委员会主任委员,华中师范大学杨宗凯校长介绍标准背景,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委员浙江师范大学张立新教授代表《标准》工作组汇报标准编制工作进展。

与会专家围绕《标准》相关的专业定位、培养目标、课程结构、教学模式、人才培养规格等一系列问题充分发表了意见和建议。6日下午,行业代i表10多人也分别用职场和人才需求的角度,就教育技术学专业人才建设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在会议自由发言阶段,结合前些日子我们在学院教育技术系教师中征集的意见和建议,我就《标准》谈了几点看法:

1. 《教育技术学本科专业教学质量国家标准》的研制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既极为紧迫,又非常关键。

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欧美为代表的发达国家教育改革的共同特点可以概括为“世界教育正进入基于标准的提高质量时代”。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积极推进以学习者为核心的全民教育质量框架;欧盟委员会在大力发展以“关键能力”为指向的教育质量监测体系;英美等国的教育工作者积极倡导以结果为导向的教育质量监测框架;而印度则主张推进以保障为主的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框架。我们的《教学质量国家标准》的基本理念是什么?值得思考。

2.教育技术学专业的 办学方向问题。在我看来,教育技术学应该是一个应用型本科专业。其实,高等师范院校本身就是职业特色鲜明的应用型高校。实习实践环节异常重要。我们国内做得不好,教育技术本身也做得不好。我们不能为了片面追求“高大上”偏离了办学方向和学科前景。 技术是超级功利的东西,不打粮食的技术,注定是要灭亡的。

3. 教学质量标准的结构问题,从今年五月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提供的《标准》结构范本,其实并不十分清楚。这个《标准》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标准?是否应该全部涵盖课程结构及其标准、教学规程及基本要求、学生的知识能力水平标准与要求?是基本要求?还是倡导的方向与目标?如何解决国内各高校的差异化发展问题。

4. 所谓标准,在我看来,应当是达标和合格基准。理应兼顾基本要求和个性差异。特别是各个学校的情况。

5. 《标准》应当技术基础和新技术兼顾、教育(心理)与技术兼顾、当下现状与未来发展趋势兼顾。突出设计。

6. 《标准》应当充分考虑和重点突出专业特色,应突出和强化实践性(对在线课程应有基本要求、对将公开课、OER、慕课整合进大学本科教学做出基本要求),倡导混合学习模式,从而通过教学模式创新实现学科专业价值。

据悉,此次《标准》座谈会后,工作组将充分考虑和结合各方意见与建议的基础上,进一步修改《标准》。根据教育部高等教育司的工作进程安排,包括《教育技术学专业教学质量国家标准》在内的各个学科国家标准将陆续出台。自留地将进一步跟踪此项工作的进展,并及时跟朋友们分享和报告!

有关意见和建议,读者诸君如有话想说,也请跟帖发表!谢谢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