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标点符号

焦老师像惊叹号,黎老师像逗号,我像问号

作者 王竹立   2011-10-17 23:59:52    出处:竹立的BLOG 

           一直关注焦老师的自留地、黎老师的东行记,一直在思考他们和我的异同。

           他们写博客的时间都比我早、比我长、比我成功,但关注教育技术的发展、乐意通过博客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学、所悟却是相同的。而且我们的读者重合度很高。喜欢我的博客的读者,往往也喜欢黎老师和焦老师的博客,反之亦然。

           但我们三人也有细微的区别。

           焦老师像一个惊叹号。对一切新事物、尤其是新技术都保持极大的好奇心,他的博客和随笔常常向大家推荐、介绍新技术、新产品、新资讯,还努力翻译介绍国外的最新著作、积极促进海内外教育技术的交流与合作。在他的眼里,一切新鲜的事物是多么令人赞叹称奇!他是西蒙斯连通主义理论最好的身体力行者。读他的博客就仿佛让他领着你周游技术的新世界。

           黎老师像一个逗号,在他的人生长句里,没有句号。他不断地追踪新思想、新观念,并以永不疲倦的热情大力推动新思想、新观念的实行。从积件、教育博客到云计算,再到PPT设计和数字故事,每一个阶段都留下他坚实的脚印。他就像一个永不停步的夸父,永远追寻心中的太阳,同时也点燃我们内心火一样的激情。

           我呢,则像一个永远的问号,总是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这个世界,总在不停的思索和尝试。在我的博客里关注最多的是问题。从异地办学带来的教学成本增加到混合式学习造成学生负担增加的问题,从李克东难题的追问到对教育技术研究范式的质疑,从PPT教学效果的调研到教育技术的“断桥现象”,从网络时代的挑战到创新思维的培养,一连串问题的提出和探讨构成了我的兴趣主线。所以,我给人留下的也许是一个有些保守的质疑者和个人实践者的形象。

           亲爱的读者,你们说呢?

2 Comments

  1. 逗号也好,句号也吧,感叹号也可以,总之,在探索和求知的过程中,既要有逗号,也要有句号,同时也应该有感叹号,总之,我认为问号应该贯穿始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