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丰子恺画画不要脸?

http://www.zikai.org/tk/cartoon/pic002.GIF       http://www.zikai.org/tk/cartoon/pic054.GIF

        丰子恺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漫画家,也是书法家、散文家。在绘画、文学、音乐、书法、艺术理论与翻译等各方面都作出了贡献。尤其是他的漫画,深得人们的喜爱。叶圣陶曾在《子恺的画》(代序)中说,欣赏他的漫画,“超越了形似和神似的鉴赏,而达到相与会心的感受”。

         20世纪30年代的一天,上海《新闻报》一到,读者争相传阅。为什么呢?原来,报上登了一篇题为《丰子恺画画不要脸》的文章。大家深知画家丰子恺画技超群,作品特别注重人体的行动和气质、蕴藉哲理。而作者为啥血口喷人,说他“画画不要脸”呢?

         据说,画家丰子恺看到这个题目之后,也大吃一惊。心里想:我与作者素不相识,也没结下梁子,为何竟遭受如此的辱骂?等他读完文章之后,却发出了会心的微笑。许多读者读后,也都恍然大悟,皆叹服道:“此文标题太妙了,太绝了,太吸引人了!”原来文章是称赞丰子恺绘画技艺的高超,说他画的人物的脸部虽然没有眼睛、鼻子,却惟妙惟肖,非常生动形象。

       “不要脸”这个语词可以做不同的理解。既可以是说一个人品德低劣,当然,也可以把它理解为绘画作品没有脸部细节。不过更多的时候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是取前者的意义。《丰子恺画画不要脸》一文如此引人注目,除了选材新颖外,关键在于它有一个好标题。文章的作者巧妙地利用了人们在“不要脸”这三个字上的歧义,收到了出乎人们意料、刺激读者阅读兴趣、令人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

          从逻辑学角度讲,这涉及概念的歧义问题。类似歧义的语词和概念也很多,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是随处可见。比如,“新年画展”,既可理解为在新年为庆祝新春举办的画展,也可以理解为不同于旧年画的“新年画”的展览。显然,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概念的含义是不同的。

         我们在表达思想的时候,一方面要注意避免不同的语词代表同一概念时所产生的重复,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同一语词概念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下所表示的含义,尽量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歧义、误解和误会。当然,在特殊情况下,如能象《丰子恺画画不要脸》一文的作者那样,巧妙地利用概念的歧义,故意使概念发生歧义,有时会产生类似此文这样绝妙的效果。

         在我们写文章的时候,拟订题目时也需要进行一番创造性的构思,反复推敲,力争给文章取个新颖、引人入胜的好标题。比如,《我是女博我嫁谁?》、《中国历史的后门》、《在小吃店遇见凯恩斯》等书名,无不挑逗着读者的眼球。

http://www.zikai.org/tk/cartoon/bio_fig_16.gif

参考资料:

丰子恺

丰子恺先生纪念馆

丰子恺散文

丰子恺作品选

补记:

记得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由于当时有什么事情赶我,所以匆匆收尾了!“路过”先生显然是以为我主张以华丽的标题取代文章或书籍的内涵了,所以在他的评论中写了一些我真的很喜欢的“不中听”的话!

不过,我虽然喜欢“路过”先生的批评,写这段文字也算是个悔过自新的表现,但是我还是觉得“路过”先生的打击面过大。我顶多算是中国教育技术学阵营中的一小分子,显然是无力代表中国的教育技术学的,教育技术学是一个年轻的学科。更有甚者,指望我把中国教育给毁了,显然是过高的估计了我的能量。我过去也常发表一些比较激进的观点。想必路先生同样也是处于对教育技术学的关爱吧?!

我提倡文章或书籍的标题要新颖别致,前提自然是要建立在内涵的丰富与饱满的基础上。如果脱离了真正制胜的内容,在华丽的标题也是无益!更准确的讲,如果有了真正制胜的内容,再加上新颖别致的标题,岂不是更美?!

另外,我在我的BLOG标题中始终没找到“学术”二字,只是找到了“术学”,不知道该不该删除?这还得路先生指教了!

至于笛卡尔那句话,权当装饰又何妨?!“他老先生地下有知,会不会痛苦”?即便他老先生痛苦了,我也只好先委屈他老人家了!呵呵!

再次对路先生的批评表示感谢!

Johnnie 3月3日再记

14 Comments

  1. 恰好在2006.1《近代史研究》上看到一篇文章《漫画:在何种意义上成为社会史素材——以丰子恺漫画为对象的分析》

  2. 在我们写文章的时候,拟订题目时也需要进行一番创造性的构思,反复推敲,力争给文章取个新颖、引人入胜的好标题。比如,《我是女博我嫁谁?》、《中国历史的后门》、《在小吃店遇见凯恩斯》等书名,无不挑逗着读者的眼球。

    如果大学教授们都靠玩弄这些小技巧来做学问,这样的学问不做也罢。看到这样的话才觉得从小学到大学,基本没有什么分别,教育就是这样毁掉。

    也许有人认为我小题大作,选择出自眼界,而我无非路过。

  3. 重新看了标题,原来blog的主题就是教育技术学阿,难怪,时下的教育学教授多半都是只知有技术,拜托您把后面的“学术”两个字拿掉。还有笛卡尔那句话,估计也就是拿来装饰,郁闷的是连哲学的深层追问都被拿来做了时髦,不知道他老先生地下有知,会不会痛苦。

  4. 各位好,这是李翔的博客地址,欢迎来访。

  5. 哈哈!! 多谢路过的XXX仁兄先生领导老师………指教!

    哈哈!

  6. 并不是说华丽的标题就一定是豆腐渣内容呀,脍炙人口的文章加个吸引人眼球的标题岂不是画龙点睛,不亦乐乎~~~So,看你怎么理解了~~~

  7. 我看了焦老师很多的文章,就此请教一哈,我也是教育学的门外汉,让我看到的是焦老师是一位想在教育领域开出一片新天地,但就是不明白是不是大凡学者多是从一个个寓言笑话开始论证自己的观点。这就是我们是要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呢,还是应该从根本上去解决教育中的核心问题?是选择胡适,还是鲁迅?历史书上教我们的好像是后者。

  8. 焦老是师对此有何想法?

  9. 原来焦老师也喜欢丰子恺。丰先生的话与文都充满了温情,蕴藉着哲理,一直以来也很喜欢赏他的画,读他的文。

  10. 文章或书籍的标题要新颖别致,前提自然是要建立在内涵的丰富与饱满的基础上。有了真正制胜的内容,再加上新颖别致的标题,岂不是更美?!
    非常敬佩焦老师的率真与智慧!

  11. 老焦与路过的对话都有精彩之处!呵呵,老焦的博客上这样的对话是太少了,客套话、赞美的话很常见。而路过的评论更是看得出路过本人的风采,看得出老焦另一面的风采。是好事哦

  12. 那丰子恺画画不要脸中丰子恺于题目取苹果有什么关系

  13. 小孩的脸与标题要什么关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