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自行车游杭州

       杭州之行是一个月之前就安排好的。在我们的SKYPE在线会议上,得知瑞典拍档Umeå University
的Limin博士再4月底5月初到杭州公务,在我们TETPD项目的在线会议上,大家约定我抽时间前往杭州,跟Limin博士会面,讨论项目的后续进展及相关问题。当初我们就决定,我在4月29日或30日前往杭州,跟Limin会面。后来,接到福建省电教馆的邀请,要我在他们的全省中小学教师教育技术能力项目会议上演讲。所以,真正成行,我还是先从广州到福州,在从福州到杭州,如果再加上前面的一站惠州,呵呵!可以算是一次“三州之旅”了。

       惠州和福州这里先按下不表,单说杭州。30日一大早,我边出发前往杭州,下了飞机,坐大巴感到武林门车站。站在路边等了半个小时,居然没等到一辆出租车。情急之下,干脆先解决肚子问题,再前往宾馆入住。吃罢饭,还是没有TAXI。忽然看到一辆三轮摩托,一问,人家乐意前往。这才解决了从武林门到浙江大学边上的金都宾馆。洗漱完毕,给limin博士电话,如约在大堂的茶吧开会。中间, Mid-Swden University的 Ola Lindberg博士上线,我们三个人又在SKYPE里就有关问题进行了讨论。这次会议可以说是一次面对面和在线同时举行的混合会议,尽管参会人员只有三人。

       四点四十分,《远程教育杂志》的陶侃编辑如约前来宾馆。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一通,重点是有关杂志的一些事情。晚上,热情好客的邓主编、陶主任和小孙和小陈,设宴款待Limin、Limin的同事玛格丽特以及我。 Limin是《远程教育杂志》的第一位瑞典籍作者,玛格丽特博士将会成为下一位瑞典籍作者,我是杂志的顾问(我可真的是问的!呵呵:)。大家详谈甚欢。

       第二天上午,正在房间里为HANDBOOK辛勤工作,接到小孙童鞋的电话,她要带我去看看西湖。说真的,去杭州那么多次,每次披星戴月,急急忙忙,居然西湖都没去看过。小孙盛情难却,正逢五一佳节,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两人午餐之后,出门直奔西湖。在路上走了一段,还是无法搭到出租车。这杭州啊。公共交通还真是有点问题。不过,在楼口等红绿灯时人行道上的凉棚,我在国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算是杭州之一美吧!

       向前又走了一段,小孙灵机一动,说我们还是骑自行车得了。我连忙应道,好啊好啊!过去,我们的阿冰总是鼓励大伙骑自行车。没想到在杭州居然给骑上了。杭州无处不风景。

       我用手机给女儿发了短信,用四个字形容杭州给我的感受:“唯美妩媚”,女儿回短信说,“没想到老豆语文功底还不错哦,四个字就将杭州描写得令人心旷神怡”。这家伙,居然小瞧自己的老爹!哼!

       杭州的公共自行车很给力,网点很密集,值得更多的城市仿效。只是我觉得还可以进一步改进。

       第一、增加网点和覆盖面,如果在各大宾馆能有卡出售,相信对杭州的旅游大有好处。

       第二、应该鼓励企业单位参与,比如,在大学校园里(通常都很大),学校或企业自己购置车子,维护和运营由市政府的公共服务部门实施,既加大了覆盖面,又方便了企业单位的人,同时还减轻了政府的负担。

       第三,在车子后轮外面的广告位上加上一个网点地图,对外地人来说,还车子的麻烦就小很多了。

       五一的西湖,游人如织。我们在熙熙攘攘地人流中穿行而过。后来,在小孙的建议下,我们转入三台山路,这里幽静,游人较少,景色秀美。没骑多久,我们便转到了浙江宾馆,这里实在是个优雅的好去处。两人骑到后院,看到了宾馆的千岛湖啤酒吧。于是决定,干脆在这里下午茶好了。

        下午茶后,两人先是直奔在浙江宾馆后面的林彪当年的704工程,后骑行穿过杭州植物园,直达宾馆,拿了行李,直奔武林门车站。急急忙忙上了机场大巴,交通那个堵啊,真闹心!紧紧张张赶到萧山机场,没想到航班延误两个多小时。原计划晚上10点半到家,结果实际到家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上1点钟了。看来,正如网友们所说的,“航班延误是正常的,正点是稀有的!”  呵呵!

        感谢小孙给我如此美妙别致的杭州之旅!

 

 

One comment

  1. 广州应该多搞几个自行车站点,华师也应该设个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