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教育世界的十二个致命问题

开放教育世界的十二个致命问题

关中客

           在《世界是开放的:网络技术如何变革教育》一书中,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柯蒂斯.邦克教授提出了开放教育世界中的十二个致命问题。他认为,如果不回答这些问题,那么,任何促进更加开放教育世界的活动都将嘎然而止。他提出的十二个问题,对我们今天的教育信息化不仅具有极为重要的指导意义,而且也可以说是极为及时的警世钟。这里关中客简要概述柯蒂斯﹒邦克提出的这十二个问题,跟国内同行朋友共勉。

           1. 竞争不断加剧

           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加剧了竞争。许多企业、系统、产品和项目,因没能吸引到足够多用户的眼球就败下阵来了。竞争的结局是每次只有一个赢家,但却很可能有许许多多的输家,尽管他们的的确确想对教育产生一种正面积极的影响。尽我们所能去尝试吧!在现今的经济状况下,输家的数量肯定会攀升。在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对教育信息化企业而言,对教育工作者而言,请不要失去希望,请不要放弃开放教育的计划与愿景。

           2. 网络接入的普及

           目前,全世界大约还有六十亿人仍需要接入网络,访问网络上的教育宝藏。如果网络接入是开放教育资源的入场券的话,那么,就会存在大规模的世界性的失败。会出现一个受过数字化教育的精英阶层吗?在未来,地球上可能会有两种类型截然不同的人:一类人拥有大量在线教育机会;而另外一类人则没有这些技能和体验。因此,每一位政治家、教育工作者、基金会领袖和慈善家们的首要任务便是:使那些现在还不能接入网络的人可以访问网络。

           3. 保证质量是关键

           任何以学习为目的而使用网络的人都认识到质量问题是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非常明显的一个问题是,在评价或认证质量的指标上目前几乎还没有达成一致。更普遍的担忧则是在线课程和项目的质量问题。网络教育与教育信息化,保证质量是关键。

           4. 网上剽窃

           接受任何类型网络学习的最大挑战之一便是网上剽窃。随着人们获取信息与技术的日益增长,欺骗老师和考试作弊的机会也将大大增多。技术不仅开放了学习的世界,也开放了作弊的世界。

           5.  版权问题

           开放知识也导致了隐私和版权等问题。很显然,并非所有被共享的知识原本是要拿来共享的。假如人们共享了机密的、不恰当的、或者未经授权的知识,那会怎样呢?当人们无视文件与内容的版权声明时,或者在未征得授权的情况下就共享这些东西,又如何挽回所造成的损失和导致的后果呢?毕竟人们很难收回或者撤销自己错误的知识共享行动。

           6. 为谁而开放

           当知识成为免费的、开放的、协同共享的,并且可以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为人们所用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即世界信息将会落入到坏人的手中。一些人士认为,通过让世界上每个人都相信他/她能学习,较乐观的人士可能会将开放学习世界看作一种消减恐怖主义的工具。果真如此吗?

           7. 懒惰学习者的滋生

           由于所有事情都依赖于网络,学习者和教师在思想上可能会变得懒惰。如果所有知识在五秒或更少时间内都可以从网络上找到,那么人们又何必去学习呢?人类将会变成一种更加懒惰的物种吗?

           8. 英语沙文主义

           浏览网页的任何人很快都会发现,大多数在线文档都是英文的,尽管世界上只有20%至25%的人将英语作为他们的母语或者第二语言。当英语统治了网络的时候,世界各地许许多多人的语言和文化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呢?如果学习是做人的根本,并且很多学习只能用英文来进行,那么,在追求学习与人性的过程中,它是否会强迫人们不仅要吸收一种语言,还要吸收整个一种文化呢?

           9. 一个都不能少

           关注有特殊需求的人。这些人不仅包括无法访问网络而被落下的那些人,而且还包括有某种残障的人士。那些具有不同残疾或障碍的人们究竟如何与网络进行互动对话和协商呢?如果我们的目标是让我们所有人都学习,那么,理应无人例外。

           10. 教师培训

           没有了充足高效的师资培训,世界仍然不会对许多学习者开放。有些教师需要接受网络究竟是什么以及如何将其用于教学方面的基本训练,其他教师也许希望在理解Web2.0所带来的机遇这方面获得支持和帮助,那些仍不情愿使用网络,甚至抵制使用网络的人们,可能需要不同类型的培训项目和机会。政府和教育机构,不能因为已经有了数以百万计的播客、博客、学习门户站点及其他类型的在线资源和材料,就奢望学习会自然而然地发生。

           11. 数字原住民的信息素养

           与教师培训相对应的问题就是学生培训。为了让学习者充分利用网络技术和资源优势,他们同样需要接受培训,需要熟悉什么是可用的。他们可能认为自己知道怎样使用所有的最新技术,但是,那些专供学习使用的技术可能会有所不同,也许并不为他们所熟悉。绝大多数情况下,如果缺乏了数字读写能力,学生就不可能成为成功的学习者。随着每年有几千万人新接入网络,他们既需要接受在线培训,也需要接受面对面的培训。我们需要开发培训项目,并不断对其进行完善。

           12. 问题究竟是什么?

           技术是解决方案,那么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呢?今天与明天的技术是截然不同的——它们不是孤立的或分离的,相反,它们正以各种方式汇聚在一起,这些方式向我们呈现了用于变革教育的教育体系。但是,目前,教育工作者还没有表现出利用技术进行学习创新所必须的愿景。因此,教育还是一个尚未被技术所改变的社会领域,至少到目前还尚未有改变。不过,为了真正理解现在究竟什么才可能成为现实,人们仍需多年的进一步规划、实验与共享。

 

           注: 本文系关中客为《远程教育杂志》撰写的随笔文章,该文将刊发于《远程教育杂志》2011年第三期。文章编译自即将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柯蒂斯.邦克著 焦建利 主译《世界是开放的:网络技术如何变革教育》一书。这里对Curts J. Bonk教授以及《远程教育杂志》表示衷心地感谢!

2 Comments

  1. 焦老师,你就是“关中客”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