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山坡上的微博记忆

 

        【Johnnie 题注】本文系黎加厚教授为《远程教育杂志》2011年第2期撰写的随笔文章,转载获得杂志社授权,特别鸣谢。这篇文章是加厚老师在春节期间将自己的所见所想,以微博的形式记录下来,在寒假结束之后,将自己的点滴随想以及相关的评论,加以系统整理而形成的一篇随笔文章。加厚老师将寒假期间的碎片化的灵感和心得,加以整理,为我们展示了微博应用的一种模式。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山坡上的微博记忆

黎加厚

        寒
假,我回到四川绵阳老家,特地到当年下乡当知青的石马乡重游。突然闪出一个想法,用当今最给力的新浪微博文体,来记录一路上的“碎片化”见闻和感悟,实践华南师大焦建利教授所倡导的“微博与学习”,体验中山大学王竹立先生创意的“积件式写作”和“零存整取”式学习。

       
微博,140字,可以随时随地随意写作与共享,神马与浮云、叙事与心情、虚拟与现实、纵横与联结、发帖与评论互动在Web2.0,很适合存储脑神经元的跳跃式思维。

       
新浪微博Jiahou(以下简称JH):寒假去农村看看,是我一直的心愿,42年前,知青生活情景恍如昨天,1969年我下乡的农村,该有哪些变化呢?

       
JH:从市区到石马乡,我那时要走半天碎石马路,还要爬很长的山坡,现在乘公交车,约40分钟就到了。

       
JH:汽车沿着盘山的水泥路快速行驶,这里曾经是我们公社一大队的山坡丘林,如今已是高楼矗立的科学城,这是电视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故事发生的地方之一,中国“两弹元勋”邓稼先的感人故事在我心中浮现。

       
JH:……(此处略去1800字)
JH:记得前几天从成都到绵阳,沿途各种名义的“开发区”和地震灾后重建的工厂,绵延数十里地,占的全是良田好地。
评论:各地建设城市和工业用地大量占用良田,今后十多亿人口的粮食来源令人担忧!

       
JH:石马乡街上,人民公社大院和办公室已经毁败,只剩下残垣半壁。附近,新建的石马乡政府和街道、灾后重建的乡中学、远处伸延而来的高高的桥墩,那是建设中的高铁,一起构成了现代化的崭新面貌。

       
JH:当时帮助过我们的一些长辈,已经先后过世。我找到了过去在一起劳动的农村青年,他们告诉我农村这些年的诸多变化。

       
JH:农民的茅草房,现在都
换成了砖瓦房,好几家都有摩托车。村里每家都用上了电,都有闭路电视。我问及电话时,他们告诉我,过去有几家人安装电话机,现在都不用了,大家都有手机,
有事用手机联系方便。村里还没有网络,农民家都没有计算机,有时学生需要上网,就到乡镇街上的网吧。
评论:手机替代电话机座机,不仅在农村,现在城里许多家庭也不用座机了。手机与网络结合,可能是未来社会信息化的主流方向。

       
JH:我们住过的知青住房已经不复存在,猪圈旁的宿舍已经变成平地,另一间知青集体房间已经残破,被农民当作临时的养猪棚。但是,整个村里都没有看到农民养猪。我的农民朋友老叶说,现在养猪的饲料成本太高,生猪卖不起价,养猪亏本,我们都不养猪了。

       
JH:公社医院早已关闭,房子快要倒塌,大队医疗站也没有了,农民看病都到市区的医院。谈到医保,几位农民朋友很高兴说,现在看病,自己只需付很少一部分医疗费,大部分由医保负担。

       
JH:记得知青时候过年,知青家的门口会围满了农家孩子,还有院子里那几条大狗,都挤在一起,向我们张望。我们会给孩子们发糖果,满院的热闹气氛。

       
JH:这次,一个小孩也没看到,我准备的一大包糖果只好给老人。走了几个农家院子,没有张灯结彩,看不到门神,也没有当年转乡拜年的狮子和龙灯队。总之,没有过年的气氛,学者们称之为“农耕文化的衰落”。

       
JH:村里年轻人初三就出外打工,小孩大多也跟父母外出了。远的到上海和昆山做工,近的在绵阳城里帮人。地里的活都留给了家里五六十岁的老人。整个村子静静地,除了几声零星的狗叫,显得十分萧条。
评论:大国敝村,如同《乡村八记》和《中国在梁庄》。

       
JH:我转了几个农家院子,只见到七八个老人,小的五十多岁,最大的是当年的生产队队长苟大爷,已经83岁高龄,还拿了把锄头在地里干活,红光满面。自公社撤消后,他就没有当队长了。现在,村上的干部由村民民主选举。

       
JH:农民现在干活真安逸,不用牛耕田,村里再也看不到放牛的牧童了。现在时兴“休耕”法种地,需要耕地时,小拖拉机可以在山上巴掌大的土坎边犁地。不用插秧,春天把秧子抛到田里,水稻苗几天就长立起来;田里有杂草,也不用薅秧,撒些除草醚,稗子和杂草就死了。

       
JH:村里的土豆(马铃薯)种植有一个传统,每年生产队都要组织农民到平武、北川等高寒山区换土豆种。换回的土豆种第一年会丰产,长出的土豆又大又多;但是,如果用本地当年长的土豆再做种,第二代土豆枝叶繁茂,但是长出的土豆又少又小。

       
JH:土豆是块茎无性繁殖作物,在温暖肥沃的地方生长,容易感染多种病毒而导致植株“退化”。只有用高寒地区生命力强的土豆做种,才能形成地下块茎的高产稳产。

       
JH:老叶告诉我,现在种土豆,不用自己到大山里去换种了,镇上有专门做种子生意的老板,他们会进货,不仅土豆种,还有玉米种、水稻种,都上街去买。
评论:农民“土豆哲学”的启迪,富二代、官二代、学二代……,会因为“在温暖肥沃的地方生长”,“容易感染多种病毒”而导致“退化”。如何建立一种类似“换种”的机制,并制度化,以保障代代“高产稳产”?

       
JH:由于学生减少,村小都撤消了,学生读书一般都到镇上中心小学住校。当地的所有中小学经过灾后创建,都是崭新的校舍,装备了网络和计算机等现代化教学设施,教育局的领导告诉我,当地的教育现代化跨越了20年的发展。

       
JH:午夜,当我乘坐的春秋航空班机平稳地降落到上海虹桥机场,寒假结束了。

       
JH:春秋航空,中国的一家民营航空公司,它的网络售票,开启了的航空低价竞争的先河。从绵阳飞上海有时仅299元,机票比火车票还便宜,而春秋的“秒杀”机票仅9元。
评论1:“网购”和“秒杀”是虚拟经济的新创意。
评论2:我顶!世界正在以“秒”为时间单位变化。

       
JH:出租车穿行在上海市区的高架路上,窗外飞速晃过五彩射灯映照的摩天大楼轮廓造型,我心中有一个遥远的记忆,那是一个被人们遗忘的山村。

2 Comments

  1. 感谢焦建利教授的转载和点评,希望我们进一步努力,促进微博在教育中的创新应用。

    黎加厚
    2011年3月7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