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中的一节英文初级课程

            记得去年元旦的时候,在第二人生(简称SL,下同)中的Language Lab里参加过一节课程。那个时候主要是好奇:总觉得在SL里怎么上课呢?在面对面的课程中,教师尚且是不是地需要组织组织教学,而在SL里,怎么组织啊?教学内容如何呈现?教学目标怎样达成?学习究竟如何得以真正发生?那次课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只可惜是TEXT课程,觉得不过瘾。

            最近在SL里认识了一帮“狐朋狗友”,他们介绍我去了一个叫做 Cypris Villege的地方,那里有许多的英语爱好者经常光顾。这几天是不是地串进去,一来溜溜自己日渐生疏的口语,而来进一步感受一下SL里教学的风采。

            前天在里面闲逛的时候,就得到消息,今天有一次课程,是专门面向入门级学生的。早早就感到村子里,等候课程的开始。


            Ivroy是第一次在这里上课,她是菲律宾人。学生并不多,只有5-6个人。课程是语音课程,大家可以用耳麦对话教学,教学的语言也是英语。听完之后,觉得很刺激,很有意思。

            1、课程是开放的。只要你能找到这里来,你就可以参加这个课程的学习。

            2、从教学方法上来看,似乎与传统面对面教学中的手法并无根本性不同。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我的观点。与许多教育游戏相比,SL之类的虚拟世界,以游戏地形态,营造了一个很好玩的环境,而学习在这个环境中发生,这个环境成了教学和学习发生的背景。这样,教育的目的性与游戏的趣味性之间的矛盾被有效地和谐了,消解了。而通常意义上的教育游戏,要么其中的游戏索然无味,要么其中的教育支离破碎。

            3、SL里的教学,小范围比达规模更有意思,效果会更好。当人数增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每位学习者周遭的背景噪音(今天频频听到狗叫声)、各自的行动、迟到或后来者对教学节奏地破坏….,都会使教学效果大打折扣。

            4、昨天的时候,跟 Gael聊到文化的问题。Gael认为在SL里,文化消解了,大同了。甚至我们并不必要了解对方在FL里是干什么的,来自哪里,有什么宗教信仰,背景职业等等。SL就是SL,在这里大家都是一样的。而我觉得,SL与FL有着密切的联系,人们摆脱不掉自己的FL的印记。因此,这就必然涉及到一个文化融合与碰撞的问题。再说了,也许,对SL来说,还有一个世界大同SL新文化的创造问题呢。

            5、SL阿凡达与阿凡达背后的FL里的人,这二者之间究竟一种怎样的关系? SL里的阿凡达是FL里用户的代表?化身?理想?人格的补偿?这二者究竟是一致的?还是互补的?或者根本就是随意的?

            谁知道呢?

            继续关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