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品读曾凡《大暑》

今个儿大暑。真应该离开岭南,去到西北或者东北,或者像一些朋友那样,躲到海边或者山里去才好啊!

大暑,就是最热的时候来了。陕西民间饮伏茶,广东民间吃仙草。现在人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无论如何,无论在哪,各位亲!各自珍重啊!

早上起得晚,这是很少的情形。随手翻开案头的诗书,时值大暑,就读宋曾凡的《大暑》吧!应试应景也纳凉吧!呵呵!

大暑

宋 . 曾凡

赤日几时过,清风无处寻。

经书聊枕籍,瓜李漫浮沉。

兰若静复静,茅茨深又深。

炎蒸乃如许,那更惜分阴。

烈日炎炎,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清风也像躲起来了一样,无处寻觅。难怪有那么一堆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想做,任凭东玲美玲和Serlina不断地敦促。

炎热烦闷,烦热中的懒散,让人将正在阅读的书卷杂乱无章地扔在床上,甚至躺在上面。这么热的天气,那管他瓜田李下,世事沉浮。

兰若在佛教中指的是森林,茅茨指的是茅屋。因为太热了,四周一片寂静。

天气热成这个样子,那真是更应该珍惜光阴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