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支持任友群教授对NSF的呼吁

               早上和二年级几位同学又一次讨论了他们的学位论文选题,问题还很多,时间已非常紧迫了,希望他们能够加把劲,把开题的准备工作做好,做得再充分一些。

               之后出席了学院2010届毕业生学位授予仪式。这是我们学院第一次搞学士学位授予仪式。对314位同学表示祝贺!祝他们前程似锦!

               回到办公室,在网上看到了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学习科学研究中心任友群教授在上海世博会”科技创新与城市未来”主题论坛“教育与人才培养”圆桌会议上发表的讲话。很受鼓舞,尤其是任教授在最后对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 的呼吁,Johnnie本人也非常认同,并表示强烈支持。

               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有问题。这个我在《两百万分钟的忧思》一文中有相关评论,这不在赘述。而对于基础教育研究的投入,也实在是一大问题。我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与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相比,在基础教育研究方面的投入非常不足,甚至甚至对于基础教育相关研究不予资助。其结果就是国内包括基础教育在内的教育研究,经费严重不足,有关研究主要依靠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资助,而全国教育科学研究规划资助面很大,资助额度非常有限(最多不超过人民币10万元,绝大多数项目资助额数区区几万元),这就使得我们的教育研究撒了胡椒面了,研究非常多,成果也非常多,但是真正高水平的好的研究并不多见。

               相反,美国NSF资助并持续资助了许多有关基础教育的研究项目,对美国基础教育乃至整个教育科学的发展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资助额度大,资助时间长,并有持续资助。远的不说,如教育技术学界熟悉的WISE项目,IMMEX项目,TELL项目,甚至探索亚特兰提斯(QA),等等,那个不是受到美国NSF的资助甚至长期资助。

               因此,我认同任教授的观点和建议,并强烈支持任教授对NSF的呼吁,并希望中国NSF支持包括基础教育研究在内的教育研究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至于教师教育,我觉得我们也值得好好反思。自2000年以来,我们对教师教育的投入大大增强。这个是事实。但是,教师教育的仍有许多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值得我们改进的地方。除了友群教授谈到要重视科学教育,加强非正式学习以及做好教师教育研究几个问题之外,我们觉得教师教育的机制不能再搞纯粹自上而下的一刀切式的教师教育模式,应该突出个性化教师教育,突出实践社群对教师成长的影响,突出在实践与反思中的学习等等。

               以下转发任友群教授的讲话全文。图文出自世博网,转载未经许可,仅供学习研究,特别鸣谢!

 

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任友群: “基础教育中的科学教育与教师教育的责任”

2010年06月20日

               任友群:谢谢。接到这个题目以后我一直在考虑,出于这个主题要谈科技创新与城市未来。我想讲一讲目前科学教育中的一些问题,这既跟基础教育有关,也和师范大学的责任有一些关系。

               科学技术人才的培养和公众的、一般的、老百姓的科学素养的提高,都离不开科学技术的发展。老百姓的素养提高了,其中才有人成为顶尖的科学家。科学的改革和发展,有量和质两方面的途径。一方面让更多人学科学,另外一方面用的时间更多一点。另一方面是质的,我们更希望我们的学习者用更高效的办法学习科学。

               我们一直在谈老百姓的科学素养,也一直在谈所有的教育都是从孩子做起。那么科学素养的基本内涵,按照我个人的理解可能有这样几个,一个是概念性的知识,一个是科学的理智,一样是科学的伦理,还有是科学与社会、人文、技术之间的关系。基于这几点来考察中小学科学教育的现状,我大概做这么一个判断,就是我们的科学教育不管是分科的,还是综合性的课程,存在的比较大的问题是过于强调科学知识,而忽视科学方法、科学思维和科学态度的培养。科学知识比较容易考试,后者做起来是比较费劲的事。而传授上比较注重灌输式的,而这两者也有关系,强调了知识才会有灌输的方式。对于情感、态度、价值观等问题关注的就不是很够。

               解决乐观方式,用探究的方式改革我们的教学,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是非常复杂的。我有一个观点,基础教育中的问题一般来说都是教师教育中的问题,因为基础教育出问题,肯定是老师出问题,可能是师资培养方面有一些问题。上半场我们讨论得非常热烈,我一直觉得教育的规律是受制于整个社会的大规律。有时候在教育里看这个事情,明显不应该这么干,但是还这么干,因为有大的规律罩着我们。

               基础教育是一个层面,高等教育是一个层面,等等方方面面的规律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要区别的对待。对于科学教育在基础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如果要通过教师教育来解决,一方面要提高科学教师的科学素养,还要提高整个师资队伍的科学素养。比如我想到的措施,对科学哲学和科学史的课程要有比较大的加强和改造,照本宣科的方式有时候是很有问题的。

               我们有很多的笑话,比如说教育管理系的课程安排是非常混乱的,说商学院的老师的股票都是套牢的,都会有这方面的问题。我们觉得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恰恰你在这方面表现不是很够。像科学史这样的课,如果还是这样的方式教给未来的人民教师,我们很难想象他们会用探究的方式教育我们的下一代。

               另外就是用探究的方法,科学探究应该是提升科学素养的基本方法,基本特点也很简单,一条是实证,一条是逻辑,一条是怀疑,批判性思维。这些我们的老师都知道,教育工作者也不断地在讲这些问题。我们对传统的教育进行反思,有很多的问题,我们一线的老师大概也都知道。

               那么要解决,我倒是觉得有几条小建议:一条是基础教育和教师教育都要研究科学家的科学研究和学生们的科学学习的异同。这和沈主任这边比较有关系。科学家面临的是人类的新问题,这些问题怎么干大家都不知道。而学生面临的是对自己来说是新问题,答案是存在的,但是我只是在学习这个问题。这里面有一些异同,往往会导致学生有一些惰性。我知道有标准答案,做出来和标准答案一样就OK了。

               如果学生知道了他学习的东西都有明确的答案,而且老师也是用明确的答案评判他,他们可能就会觉得没有理由去做自己的探索和实验。我们在自己成长的时候,也有很多这样的体会。所以必须要在中小学中培养学生自己动手进行思考,去探究、聆听和信服,同时要相信自己的结果,哪怕和牛顿做出来的不太一样。

               这样就要一改我们目前的教学传统,进行一些探究性的事情。这个要深入分析也可以说很多东西,教育界也有很多研究,实际上是非常难的。

               第二个小的启发,就是基础教育和教师教育都要研究信息技术的发展对科学教育的改革目标提供了现实的可能性。技术增进了学习帮助了理解,也可以实现探究。这也有很多具体的文章。我是从事教育信息化的研究,我也有一些心得,我们一直在研究怎么利用新技术帮助学生建构自己认知的工具。

               第三个小启示,基础教育和教师教育都要研究非正式的学习环境。我非常希望一线的中小学老师非常认真地来理解非正式学习环境这个概念。我个人理解,世博就是非常好的非正式学习的环境。像纽约、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都有很多这样的资源,博物馆、科技馆等等。非正式学习环境有它的优势,优势就在于能够对科学的态度、科学的技能、科学的情感、科学的认同等等方面,可以产生比灌输式教学更好的方式。比如表征方面有很多很好的方式,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又有很多反思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可以和伙伴们合作,形成共同体。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你会有共同的身份认同,来探究这些科学知识。

               我们学校有很多同学和老师,都参与过在哥伦比亚教师学院的培训,我两个同事刚刚回来,他们在美国跟大都会博物馆进行博物馆教学的探索,回来也准备在上海进行,如何用博物馆和科技馆的资源,对中小学生进行探究式教学的探索。

               国际上有一些借鉴,我举一些例子,可能在座的很多老师都知道PISA,大家也知道上海从去年开始参与了PISA的考试,成绩到今年年底才会正式公布,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次成建制的、官方的参加PISA。实际上就是考察15岁的学生对科学知识的理解。题目非常的活,可以举一个例子,PISA的问题是怎么出的。一共有几个数字,去年一个小国家GDP总量是这么多,今年增加了,是那么多,去年这个小国家的军费是这么多,今年增加了那么多,稍微增加一点点。去年到今年有一个通货膨胀率,就这五个数字,请你写两段话,你作为这个小国家的国防部长,第一个给你的将军做演说,证明我们对军事很重视。第二个是对和平组织做演讲,说我们没有增加军费。用这样的题目来测试学生。PISA的研究是基础教育界认同度比较高的方法。

               第二个是美国的一个先进经验,AP课程,就是美国到了高中以后,我们中国的高中生应该说通常只读一年半的新书,后面一年半都是在读老书,不管读得好还是读得差,都要为高考拼搏,这有很多中国的因素在里面。美国鼓励那些学有余力,到了高二以后能力高的同学可以先修大学的课程,都是科学为主的课程。这里面有很重要的理念,比如放弃复制、追求卓越。还有学生的资格,要准入,要真正的优秀学生。中国人什么事情一弄都会弄成一窝蜂。比如奥数,真正喜欢数学的人会去学奥数,而中国成为了加分的手段。所以AP课程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刚刚严正老师也说了,上海一些名校长到了美国,严正老师也组织了一些其中的一些安排。其中一些老师回来讲了一些话,听得我也受到一些震动。我们一直觉得我们的基础教育比美国好,上海一个非常著名的中学的校长回来跟我讲,如果说美国最顶尖的高中生和中国最顶尖的高中生拿出来PK,我们还未必赢得了他,我们输的面还大一些。对我的震动也很大,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学生在这方面是不错的。当然美国也由美国的问题,我们两国应该吸收对方的长处。

               我的结论有三点,第一,中小学的基础教育有一些问题,我们需要更正视这些问题。第二,中小学科学教育对全民科学素养很重要,对高端人才的培养也很重要。所以我很想呼吁以沈主任为代表的中国的NSF对中国的基础教育有更多的投入。中国的NSF更多的是在高精尖上,对基础教育投入不多。而美国可能有比较多,NSF、NASA这样的一流科研机构跟中小学走得很近。

               第三,教师教育更加应该重视科学教育,要加强和改造科学哲学和科学史的课程,加强对非正式学习的研究,用好博物馆、科技馆、世博馆等资源,做好这方面的探究工作。

               谢谢大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