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没时间觉得老

没时间觉得老

今朝钟响

                  让我们先来看一位先生的学术履历:1980年,60岁,创办学术期刊《电化教育研究》杂志;1984年,64岁,创办电化教育专业专科;1985年,65岁,创办电化教育系和电化教育专业本科;主编出版中国第一部富有影响力的电化教育学著作、高等学校教材《电化教育学》,后被台湾购买版权;1993年,73岁,领衔组织团队,获教育技术学专业硕士学位授予点;1995年,75岁,主编出版高校教材《教育传播学》;1998年,78岁,主编修订出版《电化教育学》(第二版);2003年,83岁,领衔组织团队,获教育技术学专业博士学位授予点;2004年,84岁,与时俱进,提出电化教育的新发展是信息化教育,主编出版中国第一部高等学校教材《信息化教育概论》;2007年,87岁,领衔倡导在西北师范大学与中教科技合作建立教育技术学博士后科研活动站;同年,主持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课题“中国电化教育(教育技术)发展史研究”;2010年,90岁,主编修订出版《信息化教育概论》……

                  这棵学界的常青树是谁?如果我隐匿具体的学术事功,不一定有人知道这位传奇的先生就是电化教育学(教育技术学)的一代宗师南国农教授。

                  先生是一个“功、言、德、寿”神奇的结合。有人说,先生是史上最牛的博导,是身心和见识永葆常青的学者,其治学时间的跨度和深度,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心灵震撼,让我们知道这世上真的有一种风采叫奇迹。

                  都说“人过中年万事休”,“人生七十古来稀”,可为什么先生竟有如此强盛的生命和学术活力去证实“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都好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为什么先生竟能充满希望去体验“难得几度夕阳红”?奇迹的后面究竟蕴藏着怎样的秘密?

                  不少与先生熟稔的人曾多次追问。先生总是略带羞涩地说,我这个人很随便,做人顺其自然,尽量淡化人生。至于长寿秘诀,先生笑曰不足以道,哪有什么秘诀,顺其自然而已,我还有很多不好的习惯呢!(有学界人士打趣地将先生不好的习惯概括为长寿之道:抽烟、喝酒、睡懒觉、从不锻炼,一时引为学界内外的趣谈)。长寿重在乐生,要学会“三个基本忘掉:忘掉恩怨、忘掉疾病、忘掉年龄” 。朴素的言语,可谓“大音希声”。

                  随便或顺其自然,就是顺乎性情,与己方便,身心平和;就是活在当下,乐以忘忧。与顺性的心境相比,还有什么更重要的长寿秘诀呢?活在当下是指关心此时此刻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任务情境,关注一个个稍纵即逝的“现在”,立足和运筹“今天”,浸润于现在手头上的事,乐在其中。每个现在都是永恒。禅者的生活态度是现在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禅者的人生真谛就是“此人!此时!此事!此地!”

                  先生不喜欢大谈空谈什么人生目的和价值,而是实实在在做人、做学和做事。他热爱生活,在任何境况下都能用积极的人生态度摆正自己的位置,享受生命的愉悦,保持内心的平静,理智处事、随遇而安、广交朋友、冷观得失,笑对逆境。

                  “三个基本忘掉”是一种旷达和超然的人生。亲历新旧时代的风风雨雨,先生的内心早已是“曾经沧海”。淡定从容、平易近人、幽默潇洒是先生的风格,举重若轻、人淡如菊、心清如水是先生的写真。相濡以沫,相守以死,不如相忘于江湖。放下恩怨的纠葛,超越疾病的忧烦,卸载年龄的包袱,在人生的旅程中,先生始终保持着愉悦的心理和青春的活力,表现出向前的人生姿态。

                  向前的人生姿态,是世间最美丽的造型。96 岁还在编舞的美国现代舞之母玛莎葛兰姆(Martha Graham)是这样,100岁还在摄影的台湾著名摄影大师郎静山也是这样……多么令人感动的身影。

                  佛光禅师门下弟子大智出外参学二十年后归来,问其师别来状况,佛光道:“很好,很好,讲学、说法、著作、写经,每天在法海里泛游,世上没有比这更欣悦的生活了。每天,我忙得好快乐。”大智很惊奇地问:“师父,分别这二十年来,你每天的生活仍然这么忙碌,怎么都不觉得你老了呢?”佛光禅师淡然地说:“我没有时间觉得老呀!”

                  没时间觉得老,是世界上最烂漫的忘我。著名的国画大师李可染先生是这样,一代才女苏雪林教授也是这样。李先生在耄耋之年依旧精神矍铄,神情俊朗,当人们问起他高寿时,他竟幽默地回答“年方九十”。当台湾学界朋友庆贺苏先生百岁寿辰时,苏先生一身大红夹袄,满面喜气,并不忘一再向诸亲好友和媒体强调“我哪有100岁,我今年才98哪!”多么可爱的回答。

                  孔子有个自评,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这些老人的生命姿态和忘我境界,实在是他们作为人生典范最令人尊敬的地方,也着实应该令许多未老先衰的年轻人深觉羞愧。

                  我常想,为什么大师的创造力能永续不断? 这是不是与他们永远保持年轻有关? 在他们心里,没有生命衰老的消极,也没有生命终结的惶恐,有的是认真地活好每一天,活着一天就要实践生命的意义。活在当下,故而“不知老之将至”;因为热爱,所以“没有时间觉得老”。

                  至今,先生已有三个三十年,前三十年少年得志,意气风发,中间三十年,人生低谷,静默无声,花甲后的三十年,雨后红日,老树新花,构成了一个“U”字型的人生曲线。我们惊叹,先生一生最重要的学术事功,基本上都在花甲之年后做的。谁说年龄是个问题?如同今天的天才投资大师罗杰斯所说,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年龄与你想做什么事并不相干。这在先生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2010年8月2日,全国电化教育学界将为先生举办90大寿庆典。我以此文深深地感念先生的智慧人生,遥祝先生健康长乐。我相信,先生的学术思想、学术人格和人生智慧必将惠泽一代又一代的学人。

 

                  *****************************************************

                  注释:本文系今朝钟响君为《远程教育杂志》2010年第4期撰写的随笔文章,转载获得《远程教育杂志》的授权,特此向作者及《远程教育杂志》表示衷心地感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