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盛满时间的空酒杯

缓慢阴暗的夜晚
时间
潮湿地 生长
我们 将被包围
我们 已经被包围

12/22/09 摄于马来西亚Nexus Resort

           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先请你回答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从今天开始,每天多了八个小时,你的生活会如何改变?

           我的生活我做主,这每天八小时的礼物你会用得好好的。是吗?

           可能不见得。我相信,兴奋劲儿过去之后,空虚感会潮水般地填满这多余的八个小时。就像是一桌过于丰盛的自助餐,你东张西望不知如何下手,塞满了肚子却还是觉得亏得慌;或者是一个潮湿闷热的热带丛林,你一直在走,却不知要去哪。

           Clay Shirky的这篇文章里有趣的一点,就是提醒读者——这一点是那么地不证自明,结果被忘记得干干净净——所谓“free time”(自由时间)是可以被生产出来的,而且将不断地被生产出来。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效率的提高,自由时间越来越多。我们失眠在这过多的时间中,不是不知如何打发它们,而是不知道如何有意义地去打发掉。

           剩余,变成多余。

           这样的多余曾经袭击过我们一次。当工业革命把所有的农民圈进城市,我们变成流水线上熟练的部件,时间就像新鲜的果汁被挤得喷射出来,或者——是烈酒。很久以前有位学者提议,在工业革命把人类带入文明新纪元的过程中,最关键的“技术”不是别的,而是杜松子酒的酿造和推广。所谓人生几何,唯有杜康。面对这突然出现的剩余时间,只有推杯换盏,才能让人晃晃悠悠地把持住。

           过了很多年,这些多余才被慢慢消化掉,变成歌剧院,变成百老汇,变成电影院,变成博物馆——端的是摇摇晃晃,且醉且醒。

           二十世纪到现在,技术愈加发达,效率越来越高,紧张而规律的五天工作日普遍实行,在制造更大的心理压力的同时,也生产出更多的自由时间。为此,大众的第一反应,是急需更强大的杜松子酒,把自己放倒在不断的微醺之中,让那些多余的时间蒸发掉。完成这项艰巨任务的尖刀连,正是电视肥皂剧。据统计,美国人一年花在肥皂剧上的时间有两千亿小时之多。

           按Shirky的推理,人们会从肥皂剧的迷魂药中慢慢苏醒过来,找到杀死这多余时间的灵丹妙药。人们将高举鼠标,昂首冲进网络,袭击传统媒体的生产模式。他们将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媒体消费者——坐在电视机前被喂养的小白鼠,他们将积极参与生产,积极地共享,他们要做主人。

           真是一套非常、非常可爱的逻辑。而且,必须承认,在不少重要的领域,变化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引发了根本性的变化。

           就像维基百科中的词条,足以挑战传统百科辞典的权威性,而且实时而新鲜。在我这些文章中如果需要给出某些概念的出处,这部完全由网友来写作、更新和维护的现代百科,是我的首选。对维基百科的作者来说,参与这个项目没有任何名利上的诱惑——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消灭掉原本会花费在肥皂剧上的多余的时间。

           而维基百科整个工程的工作量,大概是一亿个人工小时。这似乎是个天文数字,但消耗在肥皂剧上的时间足以支持两千个维基百科。

           Shirky的这套演算之所以有些乌托邦,是因为从消费到共享到创造,成本是急速增加的。有统计表明,只需要轻轻一键,完全是举手之劳的网页推荐(比如Digg),其参与率也在可怜的0.05%左右。而创造的门槛就更高了,Youtube里面最顶尖1%的视频,比腰部以下全部加起来的要多几百倍。技术上的进步在于把创造的门槛尽可能放低,再往后,就要看天赋,而不仅仅在于参与的愿望和热情。

           而在中国,房子这座大山正压得年轻人喘不过气儿:没有自由,还能提什么自由时间?

           所以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假如可以每天白赚八小时,却必须一生放弃三十年,你的生活又将如何改变?

 

          ******** 注释:这篇文章是竹人为科学松鼠会写的精彩导读,介绍的是《美国技术写作精选2009》。
竹人老师写文章轻松调侃,读来舒畅。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副院长,这一次写技术,正对了他的胃口,对了Johnnie的胃口,也希望对了你的胃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