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课堂:当前的问题与挑战

去年年底,应邀在一个场合做《翻转课堂:十年回顾与前瞻》的主旨演讲。

如果从2007年美国科罗拉多州立伍德兰德帕克中学(也译林地公园高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的两位化学老师, Aron Sams 和 Jon Bergmann 最早提出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教学模式至今,正好10年。

最近,我又有一次机会讲这个专题,这还真不是偷懒炒冷饭,而是十年过去了,我们真得需要静下心来,仔细回顾和反思一下,这十年,翻转课堂到底发展到那里了。

这一次和之前讲这个专题,我特别加上了一个部分,『翻转课堂:存在的问题』,我把我自己观察到问题,归纳为三个方面:

【1】翻转课堂常态化实践依旧是困难重重;【2】系统和平台的封闭性使得效果大打折扣;【3】单向度思考,缺乏系统设计是根源!

常态化实践依旧困难重重

十年过去了,在国内,翻转课堂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是也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其中之一,就是常态化实践困难重重。

受到传统教学常规、学校的学习文化、教师和学生的信息素养,尤其是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教学法等诸多因素的制约,开展常态化翻转课堂教学实践的学校或者一线教师凤毛麟角。

在实施翻转课堂的学校,或者在硬件方面准备不足,或者软件方便不够充分,或者教师信息化教学能力有待提高,或者学生并没有准备好自主学习和在线学习必须的方法和技巧,或者家校沟通工作准备不充分,不但无法获得家长的积极配合,甚至不少家长无法理解,甚至抵制此类教学实践。

翻转课堂常态化困难重重。

翻转课堂在一些地方似乎进入了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局面。

系统平台封闭性使得效果大打折扣

过去十年,在国内涌现出了林林种种许许多多的系统和平台。

学校在启动基于移动终端的教学改革项目的时候,往往第一个考虑的是管控,这本身无可厚非。

但是,由于绝大多数企业的系统和平台是排他的和封闭的。无法便捷融通外部资源和网络资源。

学生不允许自行安装系统之外的APP,绝大多数教师不知道需要安装那些专门用于具体教学活动的APP。

不少学校,禁止学生把平板电脑带出教室,结果,他们的所谓『智慧教室』,只不过是三十年前的【计算机房】而已,无非是用小的平板电脑,替代了过去的大显示器台式机,用不稳定的无线网络取代了过去的稳定的有线网络。不是吗?

系统和平台的封闭性使得教学效果大打折扣。

单向度思考,缺乏系统设计

就目前已经开展翻转课堂或类似教学模式改革的学校的情况来看,较为普遍存在着单向度思考、缺乏系统设计的现象。

一线学校和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所积极推动的教学改革项目,要么侧重教学法,要么把希望寄托于教育科技,也有个别学校开始考量和反思学校的学习空间设计。

但是,很少有学校能多向度思考,进行系统和全局设计,把移动终端、系统平台之类的教育科技,与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法、以及设计精良的学习空间等多个维度,有机统整,系统规划和设计,来推进课堂教学的改革。

行文至此,您也许会觉得有些悲观!真的不需要悲观!

看上图,这是在 EdSurge上,去年十月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十年后,为什么说翻转学习还会依旧强劲?》(Why Flipped Learning is Still Going Strong 10 Years Later)。

所以,悲观不需要,正视当前的问题和困难倒是非常紧迫!

各位,在您看来,当前的翻转课堂教学改革实践,还有哪些问题和困难,如何突破这些困难?

欢迎你跟帖发表!谢谢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