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今起恢复更新

           春节过完了,元宵节也过去了,年的味道是没有了,新学期开始了,又开始忙碌了。自留地也开始修整恢复更新啦!

           今天是正式开课的第二天,照例,这个学期本科生的课程还是《逻辑学》。虽然和教育技术学关系似乎不大,但是我还是很享受上这个课。尽管当年在读大学的时候,修读过逻辑学课程,但是那个时候很不喜欢这个课程。而工作这几十年,回头看看,自己缺乏的东西就包括逻辑学。

           下午尚博士带领北京大学教育技术学系一帮同仁访问我们,3点30有个座谈会。可以好好听听,北大的同行在干什么?在想什么?相信可以从中学到不少。

           早上处理春节积累的一大堆邮件,有不少好消息,也有不少负担和压力。John和我投寄给ICICTE2010的会议论文被采纳了。而KEN兄邮件告诉我,去年,我,EGG以及DAN三人合作给ICICTE投寄的一篇会议文章,被加拿大一所大学的刊物录用,目前在修改之中。

           英国的Ian兄的两个虎子都在中国发展,他们很喜欢中国。Ian老兄想在中国开展大学前教育与培训,想法是不错的,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准备。

           澳大利亚的LIAM兄发来邮件,希望我能帮他审读他的一个博士生的博士学位论文。朋友之托,再辛苦再忙碌似乎也无法推脱。

           年前冒险启动的柯蒂斯邦克的新著《世界是开放的》一书的翻译计划,进展还算顺利,昨天了解了一下,大伙基本上都完成了各自的初稿翻译任务,接下来的任务更加艰巨。我跟DU说,可能需要尽快启动交叉审读以及后续的通读通校。PENG编辑邮件告诉我,版权已经没问题了,可以启动翻译了。我回邮件说,我们已经快把初稿弄完了。

           我一直觉得,我们应该利用信息技术,在不断提高图书出版质量的同时,也要压缩图书的出版周期,不然,新书好书,翻译出版,已经成旧书了。昨天,跟万卷方法的策划LEI社长在QQ里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信息技术对图书选题、编辑、出版、以及营销都可以说是大有作为的。不过,《瑞士军刀》收尾工作依旧没有做完,实在惭愧和难过啊。

           自留地今起恢复更新。是为开篇!

One comment

  1. 老焦同志总算开始更新了,恭喜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