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很生气,后果不严重

看到《南方日报》的消息,说教学博客被“扫黄”教授很生气

立刻想到电影《天下无贼》里的一句经典台词,“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其实,教授博客被“扫黄”、被过度严格的“被过滤”、“被锁定”、“被……”。教授很生气,生气又有何用?后果不严重。

中国的互联网,不知道会向那个方向发展。

Twitter不能用,Youtube不能用,NING也不能用。似乎是比较好的Web2.0网站都不受欢迎。

前些日子谷歌声称要“退出”。不是也是“谷歌很生气,后果不严重”吗?

比较可乐的是,谷歌没退出,谷姐倒是冒出来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呵呵!

以下为《南方日报》的报道,自留地转引自《南方报业网》。特别鸣谢!

特别声明:因为担心一不小心又无法使用,所以本贴谢绝评论!请朋友们多多谅解!

 

委员热议网络实名制:能否网住网民心?

南方日报讯“不少群体性事件是通过网络组织起来的!”昨日下午,省政协委员、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省委政法委秘书长朱穗生建议实行网络实名制。多名委员提出异议,有委员说:“用刀杀人,不能说凶手就是刀,群体性事件并非网络惹的祸。”

朱穗生建议加强对网络的监管,因为最近几年不少群体性事件都是通过网络组织起来的。“最近网上号召网友一起跳街舞,定好时间、地点,一下子可以聚集几百、上千人,跳一分钟就闪。”朱穗生说,这些“快闪族”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后果将会很严重。

他建议赶快建立手机和网络实名制,“日本的手机和卡不分开,美国所有手机卡全部是实名登记,所有通话都有录音,管理实际上非常严格。而我们通过IP地址查找地点和人,要花很大人力物力。”

听到朱穗生谈“快闪族”,省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主席朱振中插话说:“为什么网民一召集,就有那么多人参与,而官方开展这么多教育却没人听?这应该引起反思。”朱振中回忆说,早些年有政策规定广东人不能收看香港电视,党员一旦收看,还要开除党籍。现在,大陆的电视台办得好了,收看香港台的人也少了。

省政协委员、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守进说,现在官方组织的网络评论员业务水平仍待提升,“他们写的一些东西,网友一看便知道是官方组织的人写的。”他认为,应该充分利用网络舆论领袖的作用。

此时,省政协委员、省通信管理局局长古伟中插话说,有人利用网络和手机组织群体性事件,并非网络、手机惹的祸。“这就好比有人用刀杀了人,就说凶手是刀一样荒唐。”

古伟中说,网络是现代社会的产物,要发展与管理并重,首先要发展,其次才是管理,没有发展,管理也就不存在了。“互联网谁都可以用,关键是看谁更善于利用。”

■相关

教学博客“被扫黄”教授很生气

在昨日下午的政协分组讨论时,省政协委员、中山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副所长王竹立副教授就自己的教学博客“被扫黄”一事放炮,他说:“我的教学博客全是关于学术上的讨论,为啥被限制外界访问了呢,只有博客‘圈子’里的人才能登录?现在搞网络扫黄也要分清对象啊!”

王竹立说,不仅他的教学博客“康乐园教育书
院”出现这样的问题,另外上海师范大学、华南师范大学一些著名教授的博客,包括“东行记”、“我的教育技术学自留地”等,或者现在已经被封,或者有被封的
经历。“这些老师都是在博客上与学生们进行学术上的探讨和交流,既不涉黄,也不涉及政治。”

王竹立说,网络扫黄是好事,有利于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但是“封博”要分清对象。对于学术和教育博客还是要先看清内容再说。

雷辉李强陈枫张胜波

实习生赵琦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