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闲话之学校英语教学

       春节期间,和朋友在网上闲聊,无意间不知怎么就聊到外语教学上去了。

        其实,在过去我一直对我国长期以来的英语教学感到不满。最早有这个强烈感觉是2001年初,我出席一个国际学术会议,期间与其他与会代表参观,在车上,麻萨诸塞的一个软件企业老总和我临座,他“赞美”我英文讲得好,顺便问了一句,你学英语多久了。记得当时我满脸菲红地回答,“More than 20 years”(二十多年了)。

        后来仔细想,我一直没有停止对英语地学习,甚至直到今天。英语实在是太重要了,对于今天的知识分子或生活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的人们,英语是大家的普通话,不是外语。我也承认我们的英语教学做出了很大的成绩,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在学校教育环境下的英语教学是所有学科教学中,无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都是最最低效率的教学,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失败的教学。

        网上不是也有批评,特别是针对全国绝大多数大学把国家四六级英语考试与学生的学位挂钩这个做法。君不见,现在的大学生把大学四年里相当相当大的时间和精力用于英语的学习,尽管如此,依旧有许多同学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是没有能够获得4级证书。而那些获得了四级证书的同学,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又有几个见了老外不直打哆嗦地呢?

        想起来真叫人感到遗憾。我们高等院校为什么要叫学生花费自己人生中最富有创造性地、最青春的、最宝贵的四年去学学了又不管用的英语呢?教育部曾有声明,说教育部没有强行要求高校把英语4级证书和学位证书挂钩。越来越多的教师和学生都深深地感受到把英语4级证书和学位证书挂钩的危害,可为什么就不能叫他们脱钩了呢?

(未完待续)

2 Comments

  1. 刚刚看了一篇文章《我不想在清华呆下去了

    》,长长的,很完之后,只能够一声叹息。一个敢于对教育体制又疑问,而进行思考,进而反抗的人,他的最后却只能是““我不想再玩下去了”,陈丹青说,“我知道,这样做是一种奢侈。”

    文章链接在此http://www.people.com.cn/GB/news/37454/37459/3263060.html。

    希望可以看到你的文章写完。

  2. :) 还好,我们学校已经将四级和学位脱钩了,否则还有一大批的受害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