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允许学生在考试期间使用互联网

              根据11月5日Zee的报道文章,在考试规则的革新上,丹麦政府已经走在了前面,它们已经允许学生在考试时充分利用互联网来获取更高的成绩。

              目前,丹麦全国大约有14个学校正在进行试点,到2011年,所有学校都将应邀这么做,学生们可以在考试时通过笔记本电脑查询答案,但是不可以通过网络与其他人联络。访问互联网自己寻找答案几乎已经让作弊成为没有必要的事情,当然也对试题本身提出很高要求。

              丹麦是一个历来都欢迎现代技术的国家。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学生们一直都可以在计算机上输入他们的************。据丹麦政府的看法,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个个人的天内在组成部分,日常的生活现在应该在考试教室内。

              在格列韦负责该项目Sanne Yde Schmidt说:“如果我们要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学校,教他们东西,为他们相关的现代生活中,我们要教他们如何使用互联网。

              丹麦教育部长Bertel Haarder说:“我们的考试必须要反映课堂里的日常生活,而课堂上的日常生活必须要反映社会生活。互联网是必不可少的,包括在考试的情况下。我敢肯定,在非常短短的数年间,大多数欧洲国家将和我们站在同一线上”。

              我的几个思考题,欢迎大家发表高见:

              1、如何防止学生借助CMC找“刀客”帮忙?!

              2、允许学生使用网络的考试题目,应该具有哪些特点?

              3、这样的考试,对教学和学生的学习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1 Comments

  1. 老兄,这个信息透露出许多教育未来发展或改革的走向,建议围绕这一话题写个随笔,呵呵,这个月底完成哦

  2. 答: 1)作为老师是最熟悉自己学生水平的,如果学生找刀客帮忙,可以通过向论文答辩的形式对其进行提问。

    2)考试题目也应该是开放性的,只要能自圆其说就行。

    3)对教与学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教的人不用照本宣科,可以引进课外的、最新鲜的观点;学到人不用在考试前通宵达旦的背划的重点,考试的答案能多元化。教和学的人真正做到教学相长。

    P.S 关于找刀客的问题,没人能保证每场考试都是干净的,水至清无鱼。

  3. 1)关于考试题目,我认为其答案不应该是现成的,通过互联网查询后需要分析、综合后才能做出解答;另外,答案应该是个性化的,而不是唯一的。比如做评述、设计方案等,从布鲁姆的目标分类学角度来说,应该属于较高层次的目标考核。
    2)作为问题作答来说,我认为应该要求学生不仅要写出自己的答案,而且必须写出答案求解的过程。
    3)我认为,评价方式一定程度上对教学和学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那么丹麦采用的这种评价方式,必然要求课堂教学的日常化,即互联网像在生活中一样成为课堂教学结构中必不可少的要素,最终数字化学习和教学就会成为一种习惯,我们才能真正“从技术中学习”转变为“用技术学习”!

  4. 我觉得这种考试得有个前提就是学生的平时成绩也要很注重。要不只这一次的考试来决定学生的最后成绩难免有失真实。因为偶然性很大。包括学生发挥,包括运气,也包括作弊等的因素。

  5. 第一及第二點
    可以使用無限題目,要求解答過程的方式.以排名的方式給分,解答過程是作為老師評核的參考,對有問題的學生進行答辯.當然要有最低合格標準的設定

    第三點
    對教師出題及評核能力,對學生的理解能力要求會提高很多,當然同時也會使學生產生僥幸的心理.

    剛開始寫blog,希望老師也來看看我的blog,對文章給點意見吧^_^
    http://moswind.blogspot.com/

  6. 焦老师:
    您好!我在blogbus上无意中搜到您的博客,惊喜之下用两天拜读。搜索起因“教育硕士”,您既有理论上的思考,也有实践上对学生论文的点评(可惜加密了呵呵),对教育硕士生开题易流于个案无法概念化的情况分析尤为恳切。我们杂志计划做一期教师攻读教育硕士的专题,想向您约稿。能否加我msn?gxqtz@hotmail.com 祝好!盼复!教师月刊编辑部

  7. 前几天我从BBC新闻听到这则消息。
    同时记者也问了英国的教育学者类似这里的第一个问题,其回答大意:
    当然不能排除会有这种现象出现,那起码这样的做的学习有这样的人力资源和利用他(她)的人力资源的能力。而问题的关键是,既然丹麦能开这个例,我相信他们教育历对自己的学生有充分的信心,相信他们有这个素质和诚信不去做这些事情。
    而我,是赞同他的这个观点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