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德分子的情怀

            勒德分子(Luddite)是指这样一种人,他们害怕或者厌恶技术。

            19世纪初期,英格兰一位纺织工 人名叫内德•勒德(Ned Lud),在眼看着那些新发明的织布机就要替代自己,使得自己失去用自己的特殊才能养家糊口的机会时,他砸毁了那些新奇的发明,破坏工厂设备,来抵制那些节省劳动力的技术带给工厂的改变。1813年英国政府以所谓的“破坏机器”重大罪行将包括内德•勒德在内的十七个人处以吊死之刑。后来,人们开始使用勒德的姓,以“勒德分子”这个词,来指代一群人,即害怕或者厌恶技术的人。

            在今天的学校,的确存在一些勒德分子。他们并不认为技术能为教育带来什么,坚持认为自己一支粉笔,照样也可以将课讲得精彩异常。的确,这样的老师也是客观存在的,并且不在少数。他们同样是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

            极端的勒德主义,例如肆意破坏技术,现在已经非常罕见了。因为当今社会已经成为一个技术化的社会,技术已经渗透到了人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了。但是,人们在使用勒德分子这个术语时,仍然包括那些认为技术对社会产生的损害要多于益处的人;强烈反对机械化自动化的人;想方设法阻碍技术进步的人。当代的勒德分子认为社会变得太信赖技术,尤其是计算机。“当然,新的勒德分子坚信,无论如何我们失去的一定会远远大于所能得到的,所以我们只应该坚决抵制并将其埋葬” 。

            与勒德分子相反,还有一种极端的怪人,狂热分子(Freak),他们是技术迷(Technofreak),技术狂分子,他们是那些言必称技术的人。这些技术迷坚信技术必胜,他们时不时地会发表一些光明的、前进的电子化未来的豪迈的千年语言。《世界是平的》一书的作者弗里德曼曾说,“技术能为我们带来某种便利,赋予我们某种能力,我们何乐而不使用它呢?比如电话、手机、互联网,可以让我们和世界更好地联系,你怎么可能拒绝它们?而且,技术本身就创造人们使用它的意愿。”

            最近半年来,随着开心网、校内网、聚友网等一些社会性网络(社会性网络服务,SNS)在国内的火爆流行,“抢车位”、“偷菜”的人越来越多。“先偷菜,再上班”几乎成了这些人的生活写照。可是,自4月19日开始,由八匹马传媒网发起的“反庐舍联盟”,将开心网等网站列为主要打击对象,不惜以辞退等强硬手段,禁止员工上班时间沉迷SNS游戏。

            在勒德分子看来,开心网之类的社会性网络,顶多是昙花一现,它带给人的更多的是负面的东西,在今天还能让人兴奋的哇哇大叫,到明天就会使人厌烦的哈欠连天。而在技术迷看来,这简直就是互联网正在爆发的革命,真实的生活和虚拟的网络其实已经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分别,它是互联网发展史上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技术可以影响我们的生活,这个影响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不可否认,“反庐舍联盟”的出发点是好的,在上班时间“收菜”、“偷菜”、“抢车位”,理应受到企业制度的制裁,如果有这样的制度的话。沉迷于社交网,和沉迷于麻将纸牌又有什么区别呢?人们要思考的是,反庐舍联盟,究竟反对的是什么?反对的是技术本身吗?是社会性网络吗?在关中客看来,不仅不是,而且不能。“反庐舍联盟”应该是反对上班时间“买卖奴隶”、“种菜”、“偷菜”、“抢车位”。反庐舍联盟反的是滥用技术,给人带来消极的影响。这和反对上班时间闲聊天、干私活,不务正业、“煲电话粥”是一样的。反对煲电话粥,并非反对电话。从这个意义上说,种菜偷菜抢车位不是SNS的错,而是制度的缺失。一味地不假思索地反对显然是不明智的。

            勒德分子与技术谜,正好构成了人在技术态度上的两个极端。在对勒德分子的情怀评头品足的时候,人们时刻也不能忘记技术迷们的“技术决定论”思想倾向。在勒德分子和技术迷之间走第三种路线,正确认识和把握技术价值与功用。

            如果用今天比较流行的术语来分析,技术迷可以说是游戏设计师和教育家马克•普伦斯基(Marc Prensky)所说的“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s)。他们热爱技术,熟谙技术,喜欢用技术去解决问题,习惯富含技术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当今教育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这些作为“数字移民”的教育者,说着过时的语言(前数字化时代语言),正在吃力地教着说着一种全新语言的人群。

            轻轻地放下勒德分子的情怀,学习数字文化,感悟越来越真实的虚拟时空,迅速适应数字文化,学会与数字原住民打交道,这恐怕是摆在我们这些“数字移民”唯一正确的道路。

            ************************

            注: 本文系关中客为《远程教育杂志》撰写的随笔,该文将刊发于《远程教育杂志》2009年第6期。转载获得作者及刊物授权,特别鸣谢!

3 Comments

  1. 一直认为技术是负荷着人类价值的,技术是人类创造的,在其创造的过程中人总会把自己的一些目标和追求附于技术之上,某种技术的产生也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某种需要,众多SNS游戏之所以被那么多网民们宠爱,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满足了人们的某种需要,在工作和生活等诸多压力下,人们需要一个释放感情的空间;也满足了人们交流的渴望,特别是工薪阶层,大家都在为生活而奔波,甚至不知道住在自己对面的是谁,他们的交际圈是很狭小的;而SNS游戏正迎合了人们的这种需要,只有能满足人们需要的才会是长久的。“反庐舍”我觉得更多的是在反我们自己,我们只看到了现象,而没有看到隐藏在想象背后的原因,为什么那么多人去“偷菜”“抢车位”“买卖奴隶”,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工作的时间去“开心”,我认为那是因为他们工作或生活的“不开心”,如果说现实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工作是有意义的,视工作为一种享受,那么谁还会去或者谁还有时间上“开心网”去寻"开心"。有了现实的快乐,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去寻找虚拟的快乐。所我觉得,我们应该丰富人们现实中的生活,享受自己的工作,把虚拟的开心当做一种佐料。

  2. 其实网络游戏的盛行,其中的内在原因都是相通的。

  3. 当今教育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这些作为“数字移民”的教育者,说着过时的语言(前数字化时代语言),正在吃力地教着说着一种全新语言的人群。
    技术在以让我们不可预料的速度发展,如果一个只专注于教科书的教师能在过去和未来的一段时间上演一堂精彩的观摩课,那么这种可能性在逐渐减小。技术在发展,我们面对的人群在变化,相互的交流如何进行?不了解学习者的教学必然是失败的,所以,“数字移民”要随时准备好新的迁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