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钟志贤 《第一需要》

第一需要

钟志贤

                今天,如果猛然问你什么是第一需要,你兴许会讶然,但如果你偶尔还会在传媒空间逗留,稍许环顾一下百变流转的世界,检视一下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态势,你不难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今天的第一需要是学习。

                学习成为第一需要,其背后的推手是“变化与适应”。面对目不暇接的变化,以前以为“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只是一种语言游戏或语词噱头,现在却是弥漫在我们周边的一幅真实图景,流布于我们的各种感知通道,我们很容易触摸,变化是这个时代的体温。即便是头鸵鸟,即使把头深深地埋在沙土里,每片羽毛和每个毛孔还是能感受到席卷和浓郁的变化气息。

                一切都在变。拿知识图景来说,科学技术的“裂变效应”导致知识更新速度的不断加快,知识的半衰期不断缩短。今天,全球印刷信息的生产量每5年翻一番,《纽约时报》一周的信息量就相当于17世纪学者毕生接触到的信息量总和,全世界每天发表的论文达13000多篇,每年登记的新专利达70万项,每年出版的图书达50多万种。据美国《科学技术信息手册》统计,最近20年来所出现的科学技术成果超过了此前的总和。近30年来,人类生产的信息已超过以往5000年信息生产的总和,今天的知识到2050年仅为届时总量的1%,99%将是新创造出来的。今天,我们的知识中有一半是10年前所不知道的。在过去的十年中全球知识量增长了一倍,而且正以每18个月翻一番的速度继续增长。“摩尔定律”无所不在,目前流行一个知识折旧律,一年不学习,你所拥有的全部知识就会折旧80%。于此,美国著名知识管理学家德鲁克得出一个精妙的判断:知识的本质是经常发生变化的!

                变化的何止是知识,拿我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来说,当前我国的经济发展形式面临着严峻的新老问题挑战。一直以来,“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率”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特征,而今,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又产生了日益严重的“不协调、不平衡、不和谐、不安全”的新问题,导致环境承载能力下降、自然资源严重不足、国际贸易摩擦加剧、社会冲突增加等等。更为严重的是,传统的经济发展惯性依然严重,如忽视生态环境成本,忽视经济增长质量,等等。

                面对变化,我们只有积极寻求应对。达尔文说,存活下来的既不是最强壮者,也不是最睿智的人,而是最善于应变者。通用电气公司董事长兼CEO杰克.韦尔奇警告说,当外在的变动速率赶过内部的变动速率,尽头就在眼前。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对人类历史上若干强盛文化的兴衰进行深刻考察后发现,文化发展的过程乃是对环境的挑战做出应答的过程。凡是依赖以往成功的经验,应对新的挑战的文化都被淘汰了,只有不断更新自身的文化,对新的挑战做出创造性应答的文化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面对变化,一劳永逸成了我们追忆的精神标本,以不变应万变不是一种自慰的神话,就是一种现代版的五迷三道。UNSCO曾就此发出警世之言:除了不断学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别的办法。适应变化,不论提多少能力,包括创新能力,最为基本的还是学习能力。学习力是一切组织和个人的核心竞争力,现代竞争的重磅筹码就是如何比他人学得又好又快。现代学习型组织的管理理论有一个公式:L<C=D,Learn(学习)的速度,如果小于社会发展的速度(Community),就等于死亡(Die)或被淘汰。德鲁克说,知识社会要求其所有成员学会如何学习,“有教养的人”是学会了学习的人。早在1972年和1995年,UNSCO先后强调指出,明天的文盲是不知道怎样学习的人。学会学习是现代人适应21世纪生存和发展的必备能力。今日之世界,学历和专业技能是谋生的第一、第二本护照,强劲的适应能力和创造力是数字化生存的“第三本护照”,而这三本护照获签与续签的根本条件在于学会学习。

                对现代人而言,学会学习关键是掌握信息素养和终身学习。2003年和2005年,UNESCO分别发布了布拉格和亚历山大宣言,认为信息素养是人们有效参与信息社会的一个先决条件,是终身学习的一种基本人权。信息素养和终身学习是信息社会的灯塔,照亮了通向发展、繁荣和自由之路。信息素养是终身学习的核心,它能使人们在整个一生中有效地寻求、评价、利用和创造信息,以达到其个人的、社会的、职业的和教育的目标。它是数字社会的一种基本人权,能促进所有国家的社会内涵。

                变化是时代的主基调,学习是应变的不二法门。2002年11月8日,党的十六大报告把“形成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之一。2007年10月15日,当“发展远程教育和继续教育,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首次写进党的十七大会报告的时候,2009 年9月15日,当党的十七届四中全提出建设“学习型政党”的时候,意味着学习已不再是精英阶层的专利,学习是成为各行各业的头等要务,也意味着学习是全社会的迫切需要。

                时代已翻开底牌:应变的唯一方法是学习。学习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是第一需要,是创新生命力的DNA。恩格斯曾说,一个社会如果有了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推动社会前进。

                *******************

                注:本文系钟志贤教授为《远程教育杂志》撰写的随笔文章,将刊发于《远程教育杂志》2009年第6期。特别鸣谢!

5 Comments

  1. 唉 还沉迷于自己营造的所谓变化的氛围里。

    像这样的 杂志的每一期的随笔 可以休矣

    并没有新意
    无法在一个主题下组织了几段材料而已

  2. 呵呵 承蒙焦博士垂询,俺的建议是:

    刊登案例,真实而详细的案例。

    一线老师的一线教学的案例。

  3. 可以啊,那就借焦老师的宝地把我写作的课堂实录展示给大家吧。
    地址:http://hi.baidu.com/zhguoq/blog/item/397aeed3367a48d5a8ec9a60.htm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