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创造力世界倒数第五

            看到两篇报道,觉得很吃惊。一篇是丁慎毅在2009年08月23日《观察》上发表的《中国孩子创造力世界倒数第五》,另外一篇是孙武臣在2009年8月20日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是什么束缚了想象的翅膀?》两篇文章都谈的是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世界21个国家的调查的发现: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而创造力却排名倒数第五。

            我在网络上找了半天,没找到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世界21个国家的调查报告,这个组织是不是NAEP(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也不大清楚,从名字上看,似乎不是。NAEP是美国国家的,不是国际的。因为没看到这个调查的全文,所以也不好发表什么评论。这里就把提及这件事的两篇文章转摘附后。如哪位朋友看到这个调查报告的英文版本,请顺便提供文章地址。谢谢先!

是什么束缚了想象的翅膀?

孙武臣 发布时间: 2009-08-20 07:29 来源:光明日报

            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世界21个国家的调查显示,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而创造力却排名倒数第五。青少年时期,创造力更多地体现为想象力。创造力的匮乏,无异想象力的匮乏。

            那么,究竟是什么束缚了孩子们的想象力、拖了“第一”的后腿呢?

            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持续的自主创新能力,是一个社会进步的原动力。而创新能力的有无和强弱,固然需要相当的知识水平为基础,但“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几乎概括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它推动技术进步,它甚至是知识的源泉”(爱因斯坦语)。试想,如果没有人类自古以来“上天入地”的想象,怎么会有今天的“星际航行”和“洋底漫游”?想象力是青少年的天赋。如果这一天赋得不到培养和延续,如果孩子们想象的翅膀早已折断,我们如何寄望未来?

            然而,又是什么束缚了青少年想象的翅膀?审视一下现实,就不难找到此问题的答案。畸形的应试教育,让孩子们气喘吁吁,沉溺于高分数的竞争和记忆性知识的重复之中。进入大学前,连喘息的机会都得不到的孩子们,如何在想象力最丰富的阶段展开他们想象的翅膀?也许大家都还记得一则故事:一个小女孩把弯弯的月亮比喻成长长的香蕉,妈妈认为孩子的想象很形象很有人情味,但另一个小女孩却说,“错了!我们老师说了,标准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书上说的像小船”。我还亲耳听过老师嘱告高考生,作文时宁可四平八稳,也不要独树一帜。在无尽的说教下,思维路数和标准答案都是既定划一的,学生哪里还有展开想象的空间?

            由想象力问题,我不禁联想到近来颇有争议的另一个话题:高中要不要文理分科?中学阶段进行文理分科也是应试教育的产物,从长远发展考虑,极不利于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其实,文理二者相辅相成,在素质教育中,一个都不能少。法国作家福楼拜将科技和文艺比作两座“塔”,它们在“塔底 ”分手,在“塔顶”牵手。这个比喻既道出了两者的不同,也道出了两者可以融合也必须融合的真理。比如,文艺为人们提供了无尽的想象空间和不同的角度,以使人们去观察和感悟社会人生,这种艺术想象的作用完全可以平移和借用于科学思维中,用以扩展科学发现的视角,增多科学思考的灵感,从而提升创新意识与能力。想象力需要多种“肥料”的滋养,人为的单向度培养只能窄化思维空间,扼杀原创的活力。

            “倒数第五”的排名是一种尴尬,也是一个有力的警策。当然,解放青少年想象的翅膀,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全社会从点点滴滴做起。

中国孩子创造力世界倒数第五

作者:丁慎毅 《观察》2009年08月23日

            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世界21个国家的调查显示,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而创造力却排名倒数第五《中国孩子创造力世界倒数第五》(8月20日《光明日报》)。当你看到这样的消息时,亲爱的教育部,你哭不哭?现在的孩子求学越来越早、成家越来越晚、毕业越来越难找到工作。有个孩子说,我背了一麻袋钱上大学,换回一麻袋书,毕业了,用这些书还换不回一条麻袋。播下龙种,收获跳蚤,这就是当今中国大陆教育的现状?教育部现在的主要任务好像是不时下个不疼不痒的通知出个不咸不淡的措施,让大家别忘了这个部门的存在,比如近日又瞎折腾什么调整44个汉字的写法。令人奇怪的是如此“中庸”的教育部官员们却坐稳了位子。亲爱的家长,你哭不哭?在当今教育的比赛场上,我们被告知这样那样的规则,咱们一群大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望女成凤、望子成龙,给孩子在学习增加了更多的束缚和压力,从小上各种培训班,为的就是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而创造力却排名倒数第五?

            失去了想象力的教育体制,只看眼前利益的政府官员,被捆绑了做奴隶的家长,终于联合创造了今天的教育奇迹。也许接着教育部门会出来说话了,说这个调查不全面,或者举出几个美国英国日本没有创造力的例子来遮羞,但是,除了由大陆的统计部门来调查或许可以得出一个让教育部门满意的结果来外,我看,再换一个国际组织调查也不过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事。

            青少年时期,创造力更多地体现为想象力。创造力的匮乏,无异想象力的匮乏。爱因斯坦曾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且是知识进步的源泉。”但是,你说我们失去想象力了吗?好像不是。我们只是失去了正常的想象力。咱们还是说两个现实的例子吧。

            《瞭望东方周刊》第30期作者王军有个小品文叫《全家作业》,篇幅不长,全文照录吧:

            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自学校带回一项家庭作业,要求如下:1、写两篇歌颂某事的文章 (要求打印在A4纸上);2、自己设计并绘制一份手抄报纸(A3纸);3、三张表现家乡变化的照片。注:上述几项要统一装订,打印封皮,并写明XX校XX班XX。

            我仔细一琢磨,这份家庭作业竟然涉及电脑、打印机、办公软件、中文输入法、绘画、各种规格的纸张、相机、摄影、照片冲印、装订等多设备和程序—分明是专业秘书该干的活儿,还得外加一名画家和摄影师——这,三年级小学生能独立完成吗?

            儿子却轻松地说:“没事,我都想好了,让爷爷画画儿办报纸,老爸你去照相片,然后拿到冲印店冲洗,我自己动手写作文,我妈负责打印兼装订。 ”末了,他还特意叮嘱:“一定要把我们班主任的名字打在封皮上,前面加注‘指导老师’四个黑体字。 ”

            读到这里,你能说我们的孩子没有创造力吗?但是孩子们的创造力似乎走上了歧途。

            再来看个美国的例子。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高钢有篇文章叫《我所看到的美国小学教育》一直被网民们不断转发。录个片段吧:

            有一次,我问儿子的老师:“你们怎么不让孩子背记一些重要的东西呢?”老师笑着说:“对人的创造能力中有两个东西比死记硬背更重要:一个是他要知道到哪里去寻找所需要的比它能够记忆的多得多的知识;再一个是他综合使用这些知识进行新的创造的能力。死记硬背,就不会让一个人知识丰富,也不会让一个人变得聪明,这就是我的观点。”

            高钢说,他的感受可能正是两种不同的基础教育体系所造成的人之间的差异。中国人太习惯于在一个划定的框子里去施展拳脚了,一旦失去了常规的参照,对不少中国人来说感到的可能往往并不是自由,而是慌恐和茫然。我常常想到中国的小学教育,想到那些课堂上双手背后坐得笔直的孩子们,想到那些沉重的课程、繁多的作业、严格的考试……它让人感到一种神圣与威严的同时,也让人感到巨大的压抑和束缚,但是多少代人都顺从着它的意志,把它视为一种改变命运的出路。

            韩寒说,中国孩子第一次说谎话就是从第一次写作文开始的,看似偏激,实有道理。那种“说真话”教育的优点就是,在语言运用上,它比任何强行规定的教育更为实用:只要学生言之有物,而又觉得非说不可,他也就有了交流思想的真正技巧。而我们呢,我们的教育是教你怎样按别人想的去想,而人家的教育是叫你按自己想的去想。这就是差异。

            现在都说中国是世界工厂,但是中国自主创造的高端产品很少似乎可以说明问题。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现南开大学滨海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赵启正说:“ 作为一个拥有5000多年文明史的文化发源地,只出口电视机,不出口电视机里播放的内容,也就是不出口中国的思想观念,就成了一个‘硬件加工厂’。”

            看来中国的创新教育不是没有人明白,可怕的是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人本来糊涂装明白,有人本来明白又被糊涂,有人本不糊涂却又被明白。

22 Comments

  1. 什么样的教育制度,就催生什么样的受教育者。这一问题的症结并不复杂,可怕的是人们意识到多年了,为什么没有丝毫改变???建议老兄写个随笔深度剖析~

  2. 大家都是受中国教育,我们读了那么多年书,到底学会了什么相信都深有感触,绝对是一个民族的悲哀,几篇文章能改变什么呢?

  3. 主要是考试制度的影响

  4. 现在,对教育感到可怕的不是教育制度本身的问题,而是大家基本上都知道有问题,却眼睁睁的看着这种制度继续下去!没有对它有所动作,麻木的继续着!

  5. 我猜这段引文来自这个文章的译文吧。从网上看,似乎这个调查至少10年都不搞了。

    a recent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IAEP) survey of 21 countries found that Chinese children were top of the class for computer skills, while their creativity was fifth from the bottom, compared with children from the other 20 countries.

    Only 4.7 percent of children interviewed described themselves as "curious," the study said

  6. http://chinaview.wordpress.com/2009/08/18/china-schools-kill-imagination/
    费了半天劲,查到这个消息最早是来自8月18日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这个电台….
    我觉得国内翻译的人很多都特别可恶,不但不提供出处,甚至有意隐藏出处,好独占消息。把原来很容易核实的事情,变成非常麻烦的事。

  7. 半杯水,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诸位看中国足球,这么些年被骂成什么样了,可是踢得还是那么臭,骂来骂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每个人都去努力做一些对的事,做的人多了,国家就有希望了,不是吗?

  8. 期待更新,楼主的文章写的真好,我会推荐给我的朋友

  9. 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体系述评
    发布时间:2004-11-16

    周 红

    [摘 要] 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又称为国家教育报告卡(The Nation,s Report Card),是美国国内唯一连续、长期的中小学生学业成绩测量体系,其首要目标是向美国公众报告学生的教育状况。自1969年开始,NAEP已有计划地对美国中小学 4、8、12年级及 9、13、17岁年龄段的学生在多个学科领域的学业成绩进行了评估,正式发表了200多份评估报告,为美国国内的相关研究提供了有力的背景资料。本文从产生与发展、评估结构与运作等方面对NAEP进行述评。

    [关键词] 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 产生与发展 结构与运作

    [作者简介] 周红/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 (南京210097)

  10. 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体系述评
    发布时间:2004-11-16

    周 红

    [摘 要] 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又称为国家教育报告卡(The Nation,s Report Card),是美国国内唯一连续、长期的中小学生学业成绩测量体系,其首要目标是向美国公众报告学生的教育状况。自1969年开始,NAEP已有计划地对美国中小学 4、8、12年级及 9、13、17岁年龄段的学生在多个学科领域的学业成绩进行了评估,正式发表了200多份评估报告,为美国国内的相关研究提供了有力的背景资料。本文从产生与发展、评估结构与运作等方面对NAEP进行述评。

    [关键词] 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 产生与发展 结构与运作

    [作者简介] 周红/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 (南京210097)

  11. 中国的教育部应该好好反思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