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胡兰成的《心经随喜》


xinjing   hulancheng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我时常会去里面的书店里溜达,但往往难有斩获。

发现这本胡兰成的《心经随喜》,正是在机场候机时在书店里溜达,在一个并不显眼的角落里,看到了这本红色外封套的小书。

书名用了“随喜”二字,这个词是佛教语,谓见到他人行善而生欢喜之意。因别人欣喜而欣喜。现在常常用委婉地表达为某种善行提供精神上或物质上的辅助支持,故,不拘多少,不拘形式,随意。

心经虽然区区二百六十字,但其本是深奥的,加之宗教观的说教,常常令人感到十分高深。尽管以前时不时有老师朋友讲解,总是难以理解。

胡兰成不是佛教徒,却也喜欢《心经》。他一九六五年在日本,受邀前往茨城县筑波山的讲堂,以心经为题,作了七次演讲。来年,他用日文整理讲稿,出版了《心经随喜》一书。事隔四十六年,此书仍有幸译成中文,在台湾以繁体字出版发行。而已简体字在大陆出版,相对较晚一些。


hulanch
 

而胡兰成的《心经随喜》,用简单的比喻、举例,古今中外信手拈来,完全以现世凡人的体悟,深入浅出地讲解,真是不愧为民国的才子。

王思迅在《读<心经随喜>》 一文中评论说:

“胡兰成讲心经,处处别出心裁,充满惊喜与洞见。有时简直分不清他是在闲聊生活,还是在讲佛学。他避开名相,举日常事例,巧语善譬,引发读者反省,对毫无佛学基础的人,更有一种深刻的感染力。这本书,我是把它当成现代人“佛学生活”入门来读。这个入门,不是学术,不是玄理,而是真实的生活,以及在生活中的修行。”

当然也有评论自有看法。网友“又踏杨花过” 2013年10月17日在当当网上评论道:

讲《心经》时的胡兰成已经六十四岁了,经历抗日与附日的纠缠风雨,为避“汉奸”罪祸,经香港逃亡日本,用他自己的说法是“亡命”,在此状态下读经讲经,难免借他人杯中烈酒以浇自己胸心块垒,处处引喻自况、感怀身世重重,《心经》乃成其荒凉脚注。是故,这样的解经,既是随喜,其实亦是“随忧”,语态勉作潇洒,骨子里却不断替《心经》灌注淡淡愁思,跟经义强调的“无有罣碍”颇有距离。张爱玲在《小团圆》里嘲笑胡兰成对任何人都不放过,男人女人都是。其实,不止呢,他连儒佛释道也不放过,都是他的,他努力占用一切,用无明释己智,如此心经,如此随喜,可真“可观”。

 

 

 

 

 

One comment

  1. 焦老师,您也看《小团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