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大学到底像什么

                 童年时没现在孩子们这么大的学习压力,也没现在这么多充满诱惑的娱乐方式。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无聊时经常仰望天空猜天上的云彩像什么。云不停地变幻,孩子们的想象力无边无际,所以某块儿云彩到底像什么也总是莫衷一是。

                 现在看我们的大学,就和看云一样,到底像什么,还真有点说不准。

                 大学像企业。企业追求做大做强,大学也一样。企业要多盖厂房多进设备好多出产品;大学要多占地多建楼多进教师好多招学生。企业扩大生产要融资;大学扩大规模靠贷款。企业有兼并重组;大学有挂靠合并。大学越办越大,大学的名也越叫越大。以城市命名的改为以省命名;以省命名的改为以区域命名;以区域命名的改为以国家命名。照这么下去以后说不定全国大学合成一家,就叫中国大学了。

                 企业分国企私企;大学有公办民办。企业追求高盈利;大学收取高学费,高到从各国人均支付能力比较来看在世界上遥遥领先。

                 教育部组织专家定期对各大学进行评估,评估内容几十方面几百条目,事无巨细都有标准都要打分,全国向一个标准看齐。这样看来大学不仅像企业,还是像个大企业。教育部是总公司,各地大学都是连锁店。

                 企业讲销售额;大学讲就业率。企业产品需要推销;大学毕业生需要推荐。企业四处跑订单;大学八方争聘用。企业讲销售理所当然,大学管就业闻所未闻。

                 高等教育产业化,这句话其实就是要明确地把大学办成企业。

                 大学不仅像大企业,还有点像小餐馆。餐馆直接为顾客服务的叫厨师、服务员,大学做相同工作的叫讲师或教授。餐馆是什么卖的快就上什么菜,大学则是什么专业火就上什么专业。餐馆最流行的口号是“顾客就是上帝”;大学现在常说的是“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为了一切学生”,异曲同工。

                 餐馆做菜要根据顾客的口味,大学的课应该怎么上还要看学生好恶,学生的评价几乎成了检验教师教学水平的唯一标准。顾客在餐馆消费完以后,可以把对服务员的意见写在意见簿上;大学一般是通过毕业生测评写在调查表上。餐馆要照顾到各种消费层次的顾客,菜肴分高中低档。大学的授课内容也分层次,既要满足高分进来的、学习好能力强学生对知识深广度的追求,也要照顾低分高费进来的学生,他们之中好多人连中学的课程都没学好,还要给他们补习中学的知识。

                 现在研究生时兴把导师叫老板,其实有些导师叫师傅更确切。导师是师傅,你就是学徒。学徒可不仅是学手艺,更要帮师傅干活。师傅的项目需要你查资料,做试验需要你代劳,甚至写论文也得你捉刀代笔。你的劳动成果师傅可以共享,署名师傅还要在前面。干不好师傅不让你出徒,干好了师傅也不愿意让你出徒——这么能干还白干的徒弟,师傅怎么舍得让你走呢。

                 大学还有点像过去的生产队。生产队把各种活换算成公分年底按分分红;大学把课时、项目、成果、获奖换算成工作量,分出三六九等,按此发放岗位津贴和评定职称。教师就是挣工分的社员。生产队的庄家年年种,年年收;大学的课要年年上,成果要年年有。授课的时数就是金钱,文章的数量就是效益。过去一个学者一生最多只出几本书,现在有的教授几天就出一本书。出一本书的最短时间记录连续刷新,“学术卫星”不断涌现。板凳要坐十年冷?那不得饿个半死才怪。自己的地种不好,难免就去别人的庄家地里偷。大学从领导到教师,窃别人成果的事好像隔三差五就能听到吧?

                 大学有点像机关,不,更像过去的官场。学术行为就是行政行为,立项目评成果,招聘教师引进人才,领导比专家说了更算。教授都想追求个一官半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没有行政职务的教授简直算不得教授。外要论厅级处级;内必称书记院长。官大一级压死人;相府门前七品官。君不见一个女孩儿本来是一个学校的普通教务人员,估计平时想见校长都难,就因为临时抽调到评估组做点秘书工作,某大学像对待钦差大臣一般,全体领导班子献花并合影留念。所谓“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荡然无存。

                 大学专业的设置也已经开始向行政部门靠近了。行政管理专业早就有,最近竟听说有大学设置了信访专业。照这么下去,哪天听说有了人事、宣传、组织、工会等专业也不应该是值得奇怪的事儿了。

                 大学还像个体育运动员,主要任务好像是竞技。天天讲排名,个个喊着要创一流,就没一个说想创二流。其实和世界上其它大学比,我们真能当上二流就不错了,实际状况是世界前100都进不去。好在一流这词儿具有很强的模糊性,自己感觉是一流就行。

                 大学还像个水库。水库是蓄水,大学是蓄人。就业高峰来了,高校赶紧扩招,就如洪峰来了水库要加高大坝,把水暂时先挡里边慢慢泻。大坝挡不住了,就在大坝之外修中坝、小坝——扩招完本专科再扩招硕士、博士。有人调侃说博士毕业后或许还可以继续读壮士、圣斗士,如还找不到工作,那就攻读烈士学位。现在这个水库都快变成我们头顶的堰塞湖了。

                 大学还像个颁奖机构,经常把入学资格和学位当奖品,莫名其妙地奖励各级各类模范人物。从娱乐明星和获奖运动员,凡是人尖儿的都在奖励范围之内。最近四川地震中被救出时说了句“我要喝可乐”的“可乐男孩”也“获奖”,被上海财经大学免试录取。据校领导说理由是其“乐观精神”。看来,这个“大奖”开始向精神层面扩展了。过去那些经常说“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拉”的草莽英雄们实在是没赶上好时候,不然凭这种“乐观”劲儿没准也被保送上了大学……

                 哎,我们的大学什么都像,就是不怎么像大学。

 

                 注释:本文转引自林奇先生的博客,转载未征得原作者本人同意,在此特别鸣谢!

5 Comments

  1. 这哥们太有才了,句句经典。

  2. 哎,我们的大学什么都像,就是不怎么像大学。 这句很是经典.

  3. 像什么无所谓,是什么才该较真。

    问题现在是,连社会主义是什么都不能搞清楚,何况社会主义国家里的大学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