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原住民的崛起


Natives
 

看着两岁的小外甥 Dashiel 很溜地玩着他妈妈的 iPad,我开始意识到他出生于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随着他慢慢长大,用不了多久,无论是信息的呈现与处理,还是人机交互的方式,都会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大为不同。

移动设备现在是每个人获取信息的必要渠道,但即使是像我们这样对科技非常敏感的人,仍然是属于“数码移民”这个群体。而 Dashiel 则代表着新的一代——“数码原住民”。伴随着他们成长的是妈妈们的智能手机。这是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它将会影响我们所有人,包括企业、用户和整个社会,改变我们理解和使用科技的方式。

新的办公方式

真的很难相信,仅仅是几年前,企业中的 IT 部门要决定员工们使用什么样的电脑、什么样的软件办公。直到 iPhone 的出现,这一局面终于被大大地改变。这款时髦并且功能丰富的设备瞬间就吸引了管理者们的注意力,于是它们被带进办公室,BYOD开始在 2007 年后席卷全球。

今天,公司不仅仅允许员工使用智能手机,管理者们推崇移动办公,利用移动设备进行工作安排,完成商业交流,并希望通过这样做来创造新的价值。Mobileron 正在引领企业移动管理领域的变革;而Bitglass则深耕于透明数据安全领域;Averail专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的内容管理;Lookout想要让每个人的手机更加安全;Mobile Helix则在致力于保护企业移动网络。

正是这些企业的努力造就了这场变革;然而,当数码原住民们开始逐渐步入成年,我们就会看到比现在更加激动人心的变化。出生于移动时代的人们会推动企业重新定义什么才是工作的最佳方式。再过几年,我们会看到由中央工作站、信息控制中心和声控移动设备组成全新工作环境,让工作人员通过可视化的方式掌控全局。硬件和软件系统也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造就了新的用户界面。

当我们开始逐步适应移动办公环境时,我们与同事或者商业伙伴互动的方式也会随之改变。新成立的创业公司开始专注于记忆增强;Refresh这款应用会帮助你在开会之前了解与会者的重点背景,让你在社交场合能够巧舌如簧、广交朋友。这些应用,在我们的数码原住民眼里,将会被看作是必要且必须的。

这些都只是开始,不难预见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把办公室装在自己的口袋里。当出生于数码时代的人们开始以这种全新的方式组织建立他们的公司,这种趋势就只会变得越来越快。

人机交互的进化

当你观察现在的孩子们写作业,你就会发现所谓的“第二屏幕”的概念早已经过时了——电视,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iPod 和平板组成了多维度的信息收集和交互方式。15 年后,我们会进入“多屏”时代,可穿戴设备、摄像头、录音设备和各种实时对话会贯穿整个人们的生活。对于我的侄子来说,他们这一代会对沟通的体验要求更高。举个例子,当他正在通过及时通讯软件与别人聊天的同时跳进一辆汽车,他不想让沟通的过程被打开车门、发动汽车等一系列繁琐的动作打断,这就需要信息传送系统完美地整合进汽车的操控系统中,就像是现在的车载广播和 CD 播放器那样。万一他在开车的时候不小心遇上点小事故,像Snapsheet这样的公司会还会保证保险理赔的过程足够简单。

未来

今天,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够连接网络。而我们的下一代,会希望所有的东西都能连上网!对于那些即将逝去的老人们,他们在哀悼当下社会中人际交流的缺失,没有人会写信,人们也不怎么经常和其他人面对面交流了。但是对于当下的这些孩子们来说,基于移动设备的沟通方式看起来则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本文编译自:techcrunch.com,译文刊发于http://www.36kr.com/p/207592.htm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