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数字土著(Digital Natives)

             不同的经历产生不同的大脑认知结构。当今的学生,由于其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数字化世界)的不同,他们的思维模式已经发生根本的改变,他们是“数字土著”的一代,他们的教育者则是“数字移民”。当今教育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这些作为“数字移民”的教育者,说着过时的语言(前数字化时代语言),正在吃力地教着说着一种全新语言的人群。为此,应改革教育方法与内容,教师必须学会用他们学生的语言和方式与之交流,并加强“未来”内容的教学,而“教育游戏”则是方法与内容最佳的结合体。

数字土著-数字世界

             埃米莉·费尔德是 “新行星”上的居民。表面看来,这名 20 岁的大学生住在伦敦。实际上,很多时候,她生活在另一个星系中——那个由网站、电子邮件、短信和移动电话组成的数字宇宙中。专家称,数字科技正以前所未有的形式影响着费尔德和她同龄人的行为,将她带到了一个前人从未到过的境界。数字科技甚至可能将成为人类进化的下一步,改变我们的大脑和思维方式。

             费尔德说:“每天早晨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手机短信,喝杯茶,然后浏览电子邮件。我可能会浏览一下facebook.com(一个大学生网站),看看和我有链接的 80 个人是否有人给我留言。我真的对这个上瘾。接下来我还会浏览网上的其他信息。如果对雅虎上的哪条新闻感兴趣,我会点击阅读。”

             “没带手机会让我惊慌失措。我需要将手机时刻带在身上。有这种感觉的不只我一个,我认识的所有人几乎全都如此。人人都通过网络或是手机与他人交流。信息技术是我每天学习和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些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正是这些将埃米莉塑造成为一个从来没有离开即时通讯设备的“数字土著”。她的妈妈克里斯蒂娜则是一个“数字移民”。虽然 55 岁的克里斯蒂娜能够欣然地网上购物并给朋友发送电子邮件,但在内心深处,她仍生活在过去的世界里。她不解地说:“今天的孩子乐此不疲地从网上下载音乐,上传照片,发送电子邮件,他们觉得坐下来读书甚至看电视节奏都太慢太过无聊。我真的无法想象现在的孩子能够拥有一项自己独特的爱好,例如观察鸟类等过去孩子喜欢的东西。”

数字土著-数字代沟

             代沟向来就存在,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明显。就在上个月,广告界老前辈洛德·萨奇几乎同世人宣告了传统广告的死亡。他说,数字技术正在改变人们接收信息的方式。由于在成长过程中所接受的数字信息,“数字土著”的大脑结构已与前人不同,“ 他们的大脑对信息进行重组、过滤,记忆的内容比过去少”。萨奇表示,传统电视广告的记忆度已经下跌,如果想要抓住这些精力旺盛的数字土著人的注意力,各大公司必须能够用简单的词汇来概括自己的品牌。

             对于一些人来说,一个充满无尽的数字信息的世界很是恐怖。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个世界则充满了机遇和各种令人着迷的问题。数字土著们难道真的正在改写人类智慧的发展方向么?如果真是如此,人类大脑会变得更加聪明么?很多家长仍害怕每天长达数小时待在电脑屏幕前会让他们的孩子最终变成不善交往的呆瓜。家长们认为,网络上充满了垃圾,电脑游戏则全是盲目的暴力。但一些专家称,网络其实并不像家长们所担心的那样糟糕,而且随着使用者对网络的控制力和分辨能力的增强,情况还在不断好转。

数字土著-数字变革

             在马克·普连斯基这样的数字时代狂热拥护者看来,新式交互式电脑游戏是一种“深刻而复杂的体验”。对于人类智慧来说,玩电脑游戏远比被动观看《老大哥》更具挑战性。普连斯基认为,人们通过聊天室和网上论坛进行社交,不仅要遵守其中规矩,还要克服旧有偏见。而作家史蒂文·约翰逊在他所著的《所有不利因素对你都有好处》一书中表达了相似的观点。约翰逊表示,现在的很多大众文化并没有变简单,而是越发具有挑战性。与 30 年前情节单一的电视节目相比,现代电视剧多是情节错综复杂、具有多重叙事线索、例如《黑道家族》和《24小时》等。

             有学者称,这种复杂性正在影响人类。牛津大学进行“增进认知能力”方面研究的安德斯·桑德伯格博士说:“有人已经证明,电脑游戏能够提高我们注意力的某些方面,例如对视线范围内目标的数量进行快速计算的能力等。这是一种不同的思考方式么?可能有那么一点。在数字信息:世界里,快速掌握目标数量或许是一项有用的技能。很多证据显示,人们的观察能力愈发胜于语言能力。有人声称,一旦电脑能够听懂人的语言,人便可以跟电脑说话,那样的话,阅读和写作就都没必要了。”

数字土著-未来一族

             数字土著们如何作出明智的判断,而他们又对什么感兴趣呢?那些希望学校向孩子灌输知识和技能的家长可能或许注定要失败。在普连斯基看来,一些孩子之所以不愿专心学习,是因为他们觉得与数字体验相比,传统的教学方式单调而乏味。现在,同龄人之间多通过数字网络交流。如在线百科全书Wikipedia ,就是集上千人的智慧和学识而成。网络决定了数字土著们的知识和兴趣。最明显的一个现象就是博客。曾几何时,孩子们只向日记本倾诉自己的心声,而现在他们把日记搬上了Myspace.com中的博客上,任他人阅读并发表评论。

             更快的网速、更易操作的界面和体积更小的硬盘……科技创新速度之快,以至于数年前科幻小说的内容如今都慢慢成为了现实。例如,人类大脑在实验室已经实现了与计算机的直接连接。

             印第安纳大学认知科学院前院长安迪·克拉克称,现在,我们应该可以将自己看作电子人了。我们的思想已经不单单在大脑中进行,它和我们所使用的工具紧密相关。

             人类会因此变得更加聪明么?有人说这已经成为现实了。多年来,智商测试的得分一直在上升,没人知道其中原因。牛津大学人类未来学院院长尼克·博斯特伦说:“人类是越来越聪明了,不然以现在的标准来看,100年前的人岂不都是白痴。”他说,其实,我们的思考方式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人类越来越多地运用抽象思维,这可能使得我们在智商测试上的得分越来越高。”

             同时,博斯特伦认为,数字技术正在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人机日常的互动注定要产生深远的影响。’,似乎许多数字土著都善于一心多用,就是同时做几件不同的事。然而,没人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影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正在进行一项大规模的试验。新一代人在全新的环境中成长,却不知道他们身上到底会发生什么。”

数字土著-参考资料

[1]参考消息 http://cankaoxiaoxi.blogspot.com/2007/02/200692712.html

原文出处:http://www.hudong.com/wiki/%E6%95%B0%E5%AD%97%E5%9C%9F%E8%91%97。特别鸣谢!

One comment

  1. 嗯,能感觉到这种变化,而且写的也尽是身边的现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