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向KISS致敬

              乍一看这标题,想来你会被雷得不轻,那我要说你联想力够丰富。你是想多了,我所说的KISS是英文“Keep It Simple and Stupid”的缩写,至于其意,恕我不再翻译,以免辱没中国数十年来普及英文教育之功。

              KISS是软件设计之至善至美的原则。这一原则精神代表着高质量和Useful,即能满足用户的需求,确保软件产品易于开发维护,也意味着用户少费神。人人都喜欢简单,这正是KISS原则的人性化体现,也是其高明之处。

              你一定看出,我在这里讲KISS原则,肯定“别有用心”。不错,我要说的是学术文风问题。时下的学术文风的确问题不少,其一是表现出诸如故弄玄虚、诘屈聱牙、装腔作势、深奥艰涩等现象,其间的潜台词似乎“就是不让你懂”或“谁让你要看”。

              为了印证我并非信口雌黄,我可以给你举一些例子。不过,我得先声明,我不能举自己学术领域的例子,唯恐好事者对号入座,担心开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因为六度间隔理论无所不在,我们生活在一个无尺度的网络世界,世界很大,又很小。此外,这样做也可以达到横向比照和自我反省。对于这点出自本能的“狡猾”,还请你多多谅解。

              例一,“闻花香很愉快”。这显然是KISS式的文风。但如果把它写成“审美主体对于作为审美客体的植物的生殖器官的外缘进行观照产生生理上并使之上升为精神上的愉悦感”,相信你不会愉悦。

              例二,“一群蚂蚁在一根枯枝上,枯枝在湍急的河流里漂行。如果蚂蚁各自逃生,有可能跌入河水而丧生;如果它们抱成一团,树枝或许因此在某个河湾搁浅,这群蚂蚁就会因此而得救”,相信你很容易读懂,可是如果有人把它写成“枯枝上的蚂蚁,如果不能从更为宏观的全部自然情境把握自身的行为,不能摆脱经验层面的认识原则,不能顾及各种动态与表态的综合效应,仅仅凭借观念史中原子化个人主义主张行动,从广义的后果论观察,它们就会步入误区。在原子化个人主义的支配性语境中,蚂蚁群体的集体无意识将使自身解救活动趋于低效甚至完全失败。如果枯枝上的蚂蚁能凭借某种集中化手段,以聚集的组织模式为活动框架,达成一种互惠的构成方式和因果关系,而不陷入已被充分形式化的既有分析框架,从而对现有情境作出新的创制与解释,使自身的行动建立在更深层次的原则上,消除个体与群体二元对立固有语境,那么,借助其肢体语言建立的集体意识,可以实现新的规范层面的积极义务与消极义务的统一,在这样的一些群体行为的解构下,达到集体主义后果论意义上的获救”,你还不满头雾水,还能逃生或获救的话,我就只能算你狠。

              例三,“这是一堆萝卜”,行文就像萝卜般的清脆,但如果把它写成“这是一堆由多个萝卜要素组成的,诸萝卜要素之间相互联系的和有一定结构的,在一定条件下会发生突变效果的萝卜整体”,你可能立马要发誓一辈子不再吃萝卜。

              好了,相信你自己也有不少素材。我称这种文风为“一种变相的语言暴力”。想来你在阅读某些学术的时候,也常会遭遇这种语言暴力的“暗算”。读这类文章不仅了无KISS之感,倒有一种被钝刀KILL的痛苦。人间的悲剧不是对牛弹琴,而是牛在弹琴。

              这类文风的主要问题就在于“艰涩”,把“学问之美”搞得“使人一头雾水”。其原因可能是作者能力不济、功力不逮,更可能是故作高深、刻意求异、自言自语,或者玩的是文字游戏或文字杂耍。窃以为,能力问题,暂且可以原谅,而故意“装×”,则值得鄙视。

              固然,学术表达有特定的格调,有严谨的规范,但并不包括“艰涩”在内。对此,董桥先生有精妙的高论。学术表达的根本要求是要写清楚,而不是搞糊涂。如果你有兴趣,不妨Google或百度一下,看看美国《读者文摘》的CEO,那个“一生只做一件事”的E.Thompson是如何教育我们写清楚的。“艰涩”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是用高难度的自选动作去实现一个简单的目的。“艰涩”是对KISS原则的彻底背叛,是对读者的一种“语言虐待”。如果要清算其“罪行”的话,可以说是“妨碍文化交流罪”也不为过。

              Meyer法则说,要把事情复杂化很简单,但要让事情简化却很难。简单是一种返璞归真的高强本领,需要长时间的浸淫之功;简单是一种彰显才气的LOGO,讲究简洁、精准、效率和干净;简单是一种富有共情感或同理心的美德,体现的是理解和尊重读者。武功一流者从来不弄花拳绣腿,基本上是轻描淡写,简单直接,比如李小龙的截拳道,《东邪西毒》里的洪七。拿腔捏调,花里胡哨,无病******通常都是内虚的表现。连《手机》里的严守一也转达费墨先生的研究教导我们说,把简单搞复杂了,人就会有病。

              只要人类存在,就离不开做学问,做学问离不开表达,任何人都有表达的权利,但当你表达的时候,拜托你千万不要“艰涩”,你喝醉了没关系,但不要拉着读者的手胡乱地说话,不要只顾自己心中压抑的想法狂乱地表达!否则,你难免遭遇被读者DROP掉的惩罚。

              向KISS致敬!走简单的路,让艰涩找鞋去吧!

             Johnnie注:本文系江西师范大学传播学院院长钟志贤教授为《远程教育杂志》撰写的专栏文章,经作者本人以及即将看法的刊物许可,本站首发。未经作者以及即将刊发的《远程教育杂志》的许可,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特此说明。

5 Comments

  1. 精彩,随笔能如此以小见大、故事感中穿插哲理,可谓是妙笔生花了~
    期待焦兄的龙井芳香~

  2. 学习了,认同作者的观点。
    谢谢焦老师的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