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卧槽泥马”现象

            “卧槽泥马”是什么?是一个典故?还是一句成语?其实,它什么都不是,而是网友的一种文化恶搞,是由那句国骂的谐音演绎而来,确切地说,是网友炮制的一颗“网络地雷”。

            就是这样一颗地雷,偏偏在2月23日被上海某高校的一位博士不幸踩响,在炸得自己很受伤的同时,也使我们几近崩溃。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博士在为上海某大型报纸传媒解释“跳槽”与“卧槽”时煞有介事地说“卧槽泥马”一词是出自《战国策》。此话一经报道,引来一片哗然。有评论说,一个纯属子虚乌有的“卧槽泥马”将一个博士的独立思考能力打出了原形。

            “卧槽泥马”一说现于网络,时间不详,撰者不详。其辞曰:《战国策•楚策四》——伯乐多良马,其有邻亚犁,曾与人言:“我亦善识马,有一骏马,伯乐不及”。人皆疑,欲观之。亚犁恐,乃以草泥置一卧马于槽中。众人视之笑其蠢,皆曰:“此何良驹,卧槽泥马尔。” 但是,翻遍《战国策》,你也找不到这样的典故记载。可惜,这位博士却被这一网络恶搞结实地忽悠了一把。

            随着这颗网络地雷的一声巨响,“卧槽泥马”一说顷刻窜红大江南北。在我看来,这位博士的不幸被“雷”,并非是一桩孤立的笑话或事件,它切实反映了当前一种值得深思的网络文化现象,姑且称之为“卧槽泥马”现象。这一现象既反映了网络资源良莠不齐,泥沙俱下,鱼目混珠,混淆视听等方面的网络生态问题,也反映了网络用户望文生义,主观臆断,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等方面的网络应用问题。而种种这些问题的症结,归根到底则是用户信息素养的严重缺失。

            我们已行进在Web 2.0时代,Web 2.0的最伟大之处在于解放了沉默的大多数,回归了大众的话语权,颠覆了传统的知识权威和权力结构形式,催生了草根智慧的充分涌流,网络用户不仅是内容的消费者,更是内容的编辑者和贡献者,每个人的主动和互动成为Web 2.0的灵魂。

            在Web 2.0时代,面对波涛汹涌的网络信息海洋,我们很难简单地用网络伦理道德来绑架草根的网络文化表演,惟有依靠我们自身的批判性思维能力,这一能力是指对现象和事物具有独立的、综合的和建设性的评判能力,本质上是一种质疑、分析、分辨和判断的技巧,是每个人重要的智力资源和信息时代所倚重的素质。信息素养的核心就是以各种信息工具和资源为基础,运用批判性思维实现问题求解、决策和创新的能力。美国教育家Paul说,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最可悲的是“无批判性的人”。遗憾的是,“卧槽泥马”现象却反映不少网络用户成了或正在成为“最可悲的人”。批判性思维能力的缺失,你不仅会相信“卧槽泥马”,而且还会相信宋代的陆游是写过《卧春》这样一首古诗: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如果你执迷不悟,那就只好让某个网友帮助你用山东方言朗读一遍,达到如下效果:《我蠢》,俺没有文化,我智商很低,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俺是驴,俺是头驴,俺是头呆驴。

            技术的进步意味着素养的刷新,Web 2.0呼唤信息素养2.0。芬兰学者Kynaslahti(2008)认为Web 2.0时代的核心信息素养之一是“核验知识的可信度”。在我看来,核验意味着警觉、质疑、查阅原著、征询多方面的意见或类似科学研究中的三角检验法。我想,如果这位博士能信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治学原则,稍微核验一下这则“典故”的来源,那么就不至于被这种网络地雷炸得灰头鼠脸。如果你不喜欢核验,我也没有办法,你尽管去相信文艺复兴时期是有一位著名艺术家叫玛勒•格碧(Melle Gebi,1462-1543),佛罗伦萨人,意大利木雕师、雕塑家、建筑师。1491-1692年,他为佛罗伦萨的圣玛利亚教堂和韦基奥宫作了大量雕饰。1506年设计了菲奥里教堂圆顶下的鼓形座,因遭米开朗基罗的反对而未实现。其设计风格被称作“玛勒•格碧的”。你也尽管去相信蒙娜丽莎的妹妹叫珍塔玛莎。但如果你是我的朋友,当你读到《苏武牧羊》中“牧羊北海边”之词而执意要报名去牧羊时,我一定会告诉你,此北海非北京故宫西北侧的北海,而是贝加尔湖,以免你去了以后说我不够朋友,没有尽到“劝谏”之责。
也许,我们实在太忙,实在太浮躁,或者已经产生了严重的依赖网络症,对于似是而非的现象或事物,我们不习惯去批判,也不肯去核验,听风就是雨,只知道搜索、下载、复制和粘贴,不管黑白,全盘接纳,在方便快捷的网络世界里悄然丧失基本的分辨力和判断力,像一只温水里的青蛙,生命慢慢地消失在舒服里。

            Web 2.0的确很好,但是只有相应地跟进信息素养2.0才是真好。只要我们一天不具备以批判性思维为核心的信息素养,玩网络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被网络玩,“卧槽泥马”现象就会演变成为一种梦魇般的“卧槽泥马”效应,说不定哪一天“马勒戈壁”这颗网络地雷也会应声而响。

 

            注释:

            本文将刊发于《远程教育杂志》2009年第3期,作者为江西师范大学传播学院钟志贤教授。未经本文作者授权或《远程教育杂志》许可,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特此说明!

2 Comments

  1. 现在老外都知道中国的grass mud horse了

  2. 老师:您好,看了您的论文:《教育技术学元研究论纲——教育技术学若干基本理论问题探索》我有个问题:多元统计分析multivariate statistical analysis与元分析方法Meta Analysis怎么有点联系呢,感觉是这样子的。
    元分析作为一种研究方法,亦称总分析、荟萃分析。其过程和功能是对已有大批研究提供的统计资料的再统计分析和综合(或说分析的分析)
    同样:多元分析法是对具有一定相关性的多个变量的数据,根据不同的分析目的,所进行的各种综合分析方法的总称。您
    期待您回复我邮件,我没有注册这个网站。谢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