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前景其实是个老话题


distancelearning

 

平日里在网上溜达,时不时地会看到不少文章,大多在谈在线教育的前景。各种观点交汇,多空交战正酣,唱衰者和唱响者针锋相对,观点差别还真是蛮大的。其实,在关中客看来,关于在线教育的前景,甚至教育技术有效性之类的话题,都是一个老话题。

多空交战依旧

我们不妨先看看这些观点:多方也就是唱响者的观点很多,也很普遍。他们大多对在线教育看好,认为在线教育“能促进学习”,在线教育的”春天来了”,甚至认为在线教育可以拯救目前的传统教育,改变教育的命运。此种观点也类似于人们所熟知的教育技术是学习的发展方向,是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这些观点大多接近于“技术决定论”。

对于在线教育,也有一部分人唱衰看空,认为在线教育并非教育的拯救者,比较有意思的观点是槐序的观点,他把唱响者们称为“在线教育的乌托邦主义者”。在他的标题为《在线教育能促进学习?别闹了》的文章中,他列举了不少案例来批驳“在线教育能促进学习”的观点。他认为,在线教育能促进学习“这种想法好比穿上西装便有工作能自动找上门一样美好”。他说,“在过去数十年里,公共图书馆资源已经非常完善。每个孩子只需要骑一小段自行车路,便可到达就近的自学点。不过你看到多少个自学成才的儿童了?”

关于在线教育的前景,多空交战依旧。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网校网 CEO 张迪欧认为,“唱衰者多来自传统教育机构,即既得利益者,唱响者多为新入者;在线教育是否取代传统教育、两者的优劣讨论等均为伪命题;目前体制内教育与体制外教育各玩一套互不搭讪。”客观地说,张迪欧的看法是描述了目前的现象的一个侧面,但是,它既不是这个现象产生的根源,更不是这个现象的全部。事实上,在体制内外,唱响唱衰者都是有的,而且都很普遍。

多空之战是老话题

其实,有关在线教育的多空交战,不是今天才有,在教育技术过去差不多100年的发展历程中,类似的辩论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一场以克拉克为代表“媒体无用论”和以考兹曼为代表“媒体相关论”之间的“学媒之争”,实质上是对技术与教育关系问题的争论,它可以看作是今天在线教育前景多空辩论的前身,所折射的是人们对于教育和技术关系的认识之路。

在对技术与教育关系的认识也可以说有乐观和悲观之分。乐观的观点认为,技术是导致教育变革的革命性因素,是推动教育变革的动力;而悲观的观点认为,技术对教育的作用和影响被学者们肆意夸大了。人们对技术与教育关系的不同看法会带来对技术的不同的态度,进而对教育产生不同的影响。

1983年,美国学者克拉克在《教育研究评论》(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杂志上发表了题为《Reconsidering Research on Learning from Media》一文,提出了媒体本身对于学习没有任何影响。
1991年,罗伯特.考兹曼也在《教育研究评论》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用媒体进行学习》(Learning with Media: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文章表达了与克拉克相反的观点,他认为,媒体和方法是共同作用于学习的,学习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受到许多因素的制约,媒体和方法相互作用共同影响教学的效果。

克拉克和考兹曼之间的学媒之争是美国教育技术学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争论之一。这一争论自上个世纪起一直持续到本世纪。在多数学者看来,以大量媒体功效比较研究成果为基础的学习和媒体关系的争论,忽视了媒体功效比较研究在设计和方法论上的局限性。而争论的焦点也表现在如何研究和解释不同媒体对学习结果的影响上。

比较有意思的是,美国人托马斯.卢索尔曾专门建立了一个网站,把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起,他所发现的有关技术对教育影响的所有研究报告整理出来,发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名字叫“非显著性差异现象”。意思是技术对教育产生的影响是统计学上的“非显著性差异”。不过,由此否定技术对教育的功效,实属武断。

从这段历史来看,无论是学媒之争,还是教育技术的有效性研究的不同结论,或者是今天的在线教育前景的不同主张,归根结底都是有关技术与教育关系问题的不同主张,而技术与教育的关系问题是教育技术学的百年诘问和永恒话题。为此,在线教育的多空之战是老话题,相信在未来还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

学习动机和在线参与式学习方法

无论什么形式的学习,学习动机却是第一位的。济慈在雷锋网上发表的文章《在线教育在中国:依然只属于学霸,不会受学渣青睐》指出,中国在线教育的瓶颈是:“因为传统教育的毒瘤,学子动机不纯,学霸依然是主要受众。”

记得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讲过,“只有当新技术与新的做事情的方式方法结合起来的时候,生产力方面的巨大收益才会到来”。用旧的教的方法和学的方法开展在线教育,其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槐序认为,“其实,MOOCs也好,在线学习也罢。都是用来帮助那些已经有足够强学习企图心的人学习的工具。这些人已经找到了学习的方法,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家里,都不会阻碍他们学习的进度,这就是说,你想做的事,没人能阻碍你。” 这和济慈的观点还是蛮类似的。

在关中客看来,在线教育或者其他的教育形式,能否真正取得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学习者的学习动机和在线参与式学习方法则是成功的前提,只有内因外因相互结合,在线教育的前景才会更加美好。而这,也正是关中客为什么一直强调和鼓吹在线参与式学习方法的用意所在。

【Johnnie题注】本文系作者关中客为《中国信息技术教育》杂志撰写的专栏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3 Comments

  1. 需要师生共同创造一个合适的在线学习环境

  2. 在线是一种形式,如何利用这种形式促进教育,值得思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