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加公路零公里标志及两个人的生命之旅

在来加拿大之前,一直都有一个想法:想自己驾车,从西向东,横贯加拿大。

可是,来到温哥华郊区乡下之后,被家人强力阻挠,加上舒适的环境,使人意志消沉,连外出旅游都不想去,更不要说自己驱车几千公里奔劳了。

从落基山回来,旅行社有促销政策,老顾客可以享受一个优惠价格的维多利亚一日游。有优惠不享受,似乎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于是两人于12日一大早,乘车赶往集合地点,开始了维多利亚一日游。

 


Mile0

(Mile zero of Trans-Canada highway, Victoria, BC. Photoed by Johnnie)
 

这维多利亚一日游中,有个景点,叫做加拿大1号公路零公里起点。

加拿大1号公路,也叫横加公路、加拿大横贯公路 (Trans-Canada Highway),是一条横贯加拿大的公路。是全世界最长的国家级高速公路。该公路主线西起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维多利亚,东至纽芬兰省的圣约翰斯,全长8,030公里。

在1号公路的东西起点,各有一座“零公里”标志,这两个零公里标志都是木结构,圣约翰斯市的“零公里”标志高约5米,上边写着“加拿大1号公路零起点,从这里到西部的维多利亚,全长7775公里”。而维多利亚市的这个“零公里”标志(Mile zero of Trans-Canada highway, Victoria, BC.)高大约也在五米左右,三层横木结构由两侧的石砌固定而成。

在维多利亚市和圣约翰斯市,一般游客都会来到这两个地方,在这两个零公里标志处拍照留念,心中悠生意中,千里之行,始于此地的自豪感。

不过,如能驾车自西向东,横贯加拿大,豪迈情绪不言而喻。

希望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


Terry_Fox_monument
 

Terry Fox statue in Beacon Hill Park, Victoria, British Columbia
 

在距零公里碑十几步远的地方,有一尊泰利·福克斯(Terry Fox, 1958-1981) 的独腿长跑的雕像。雕像上有Terry 的一句名言, Somewhere the hurting must stop….

泰利生于1958年7月28号,1977年被诊断患有骨癌,第二年右腿被锯到膝盖以上15公分处。泰利在医院治疗期间目睹了许多癌症病人的痛苦,他决心以跑遍全加拿大的方式,为治癌研究募集资金。

1980年4月12号,带著一条假肢的泰利开始了他名为“希望之马拉松”(Marathon of Hope)的横贯加拿大的长跑,目标是每位加拿大的公民爲癌症研究捐献一元钱。 1980年9月1号,泰利被迫停止了长跑,因爲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他的左腿和右肺。在这143天里,泰利用一条真腿和一条假腿累计跑完了5373公里(平均每天26公里)。1981年6月28号,泰利死于癌症,终年22岁,距他的23岁的生日只差一个整月。

泰利生前为人类征服癌症而跑的“希望之马拉松”,后更名那个为“泰利·福克斯长跑”(Terry Fox Run)。自1981年起,在加拿大并迅速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展开。在2002年,有53个国家在620处地点举办了“泰利·福克斯长跑”。

Terry告诉人们:

Dreams are made if people only try.(梦想只有当人努力了才可能实现。)

I believe in miracles…(我坚信奇迹,)

I have to…because (我也必须坚信,因为)

somewhere the hurting must stop. (这种病痛迟早要被扼制。)

其实,在零公里表示的底座上,有一块金属牌子,上面也书写了另外一个人“生命之旅”(Journey for Lives) 的故事。


DSC00562
 

故事的主人公叫斯蒂夫.福佑(Stephen Fonyo)。福佑曾经是加拿大的阿甘,在八十年代在加拿大红极一时。12岁时,因骨癌福佑失­去了左腿,他沿着Terry未完成的道路,于1984年3月31日从东部圣约翰斯市1号公路零公里处出发,于1985年5月29日,完成了全长7924公里的“生命之旅”,为加拿大癌症协会(Canadaian Cancer Society)募集用于癌症教育、癌症患者护理、研究的基金1400万加元。

福佑20岁的时候,被授予了加拿大勋章,也是当­时最年青的勋章得主。后来,Fonyo学习了机械以及飞机维修,但他挣扎于毒瘾和忧郁症之间。1996­年,福佑因为携武器袭击,诈骗以及偷窃等罪名认罪,被判处18个月的徒刑,缓刑两年。在2­008年Fonyo又因酒后驾驶等行为再度入狱。后福佑被撤消了加拿大勋章。迄今为止,在历史上共有4人被撤消了加拿大勋章的荣誉称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