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读书三境界

            王国维《人间词话》云: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这是一段很著名的词话。作者用具象的画面相当深刻地描述了做事业的学问的三个阶段,而这三个阶段又是层层递进的,以“无意而得之”的境界为最高。

            我读宋人笔记,久而发现,读书有三境界。

            第一境是“开卷有益”。王辟之的《渑水燕谈录》云:

            “御览”三卷,因事有阙,暇日追补之。尝曰:“开卷有益,朕不以为劳也。”

            这一境界意在功利,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有自颜如玉”是也,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也。宋太祖读“御览”,无非为了经邦纬国,要从书中参考政之得失、国之兴亡。功利目的,皎然可察。

            第二境是“厕上读书”。欧阳修的《归田录》云:

            钱思公(钱惟演)虽生长富贵,而少所嗜好。在西洛时,尝语僚属言:“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顷刻释卷也。”谢希深(谢绛)亦言:“宋公垂(宋绶)同在史院,每走厕必挟书以往,讽诵之声琅然闻于远近,其笃学如此。”余因谓希深曰:“余生平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盖惟此尤可以属思尔。

            这一境界已超脱功利,读书纯属嗜好,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故高于“开卷有益”。三人中,钱惟演的读书习惯稍嫌刻板,欧阳修的“三上”仍未脱功利之形迹,惟宋绶的厕上读书最为有趣,憨态可掬,品位最高。

            第三境是:“以诵佐酒”。龚明之的《中吴纪闻》云:

            美(苏舜钦)豪放,饮酒无算,在妇翁杜正献(杜衍)家,每夕读书以一斗为率。正献深以为疑,使.弟密察之。闻读《汉书?张.房传》至“良与客狙击秦始皇帝,误中副车”,遽抚案曰:“惜乎!击之不中。”遂满引一大白。又读至“良曰:‘始臣起下沛,与上会于留,此天以臣授陛下。’”又抚案曰:“君臣相遇,其难如此!”复举一大白。

            将读书当作下酒的菜肴,无怪乎其岳丈知之大笑,曰:“有如此下物,一斗诚不为多也。”苏.美的读书不只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已化为其生命的一部分。读书到了思与神接、物我两忘的地步,这种境界自然要更高于“厕上读书”了。

            **************************

            转引自:http://www.govyi.com/gongwenxiezuo/duhougan/200711/199979.html,作者不详,特别鸣谢!

One comment

  1. 焦老师,我也正在琢磨着王国维的《三种境界》, 做人,做事,读书都一样, 做多也只能达到第二种境界,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呵呵。至于第三种境界,只能是望而兴叹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