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quest及其应用问题——伯尼.道奇访谈录

Webquest及其应用问题
——伯尼.道奇访谈录

焦建利 马秀芳 孟红娟

(广州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 510631)

***************************************************************************

 说明:

          本文是在2004年6月完成的稿子。当时采访由焦建利和马秀芳完成,后由孟红娟同学根据访谈录音整理而成。整理后形成的文本未经伯尼.道奇教授审阅,特此说明!

          后来,我们将此文投寄给国内一家刊物,期望能够被发表,后因种种原因未能刊发。此后,我们将这篇文章发表在网站上。最近,写有关WebQuest相关的一篇东西,居然到处都找不到。好不容易在网络上找到了这篇文章。发在这里,也算是个备份吧!呵呵!

          欢迎其他网站转载本文以及其他本站文本,但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并表明“作者焦建利、马秀芳、孟红娟”。有关本文的问题、评论、意见和建议,欢迎在本文下面在线发表评论,或直接致函 jiao.ferc@126.com,谢谢!

***************************************************************************

          2004年5月31日至2004年6月3日,第八届全球华人计算机教育应用大会(GCCCE2004)在中国香港召开。作为大会主报告人之一,WebQuest的创始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教育技术系教授伯尼.道奇博士(Bernie J. Dodge Ph.D.)应邀做大会报告。会议结束后,伯尼.道奇博士对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进行了简短顺访。借此机会,我们就WebQuest的相关问题对伯尼.道奇博士进行了采访。本文是根据这次采访的录音整理而成的。

焦建利(以下简称焦):

          大约四、五年前,WebQuest传入中国,现在它已经成为一种深受中小学教师欢迎的、比较流行的、基于网络的教学策略。很多中国教师都了解WebQuest,并且也很喜欢在课堂教学中使用它。昨天晚上,我以WebQuest做为关键字在google中进行了搜索,结果搜到了与WebQuest相关的网页有3500个之多。作为一名中国教育技术学专业的大学教师,我想了解一下你的WebQuest的有关研究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问题。你能先就WebQuest作一个简要的介绍吗,包括你从何时开始创建WebQuest、为什么创建WebQuest、以及创建WebQuest的过程吗?

伯尼.道奇(Bernard J. Dodge,以下简称道奇):

          刚开始的时候,WebQuest只是作为我在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所教课程的一部分。当时我教授一门技术课程,并且得到允许可以给想接受更多知识的学生传授比实际课程更多的内容。

          WebQuest的萌芽应该说是在1994年,那时候网络还是一个比较时新的工具,我建议给教师开设第二门技术课–关于网络的技术课。针对这门课我进行了比较系统的描述:就像让孩子们学会如何进行深层次的思考一样,应该让老师们学会如何使用网络这种新的媒体。我们将尝试以这种方式去做,教师要有一定的计划但是没有必要成为专门的程序设计者。这个课程描述我琢磨了六个月,但是当要开始授课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仍然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做,所以我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方法。

          然而,惊喜有时候会在不经意间发生在你的身上,一天晚上,当我正在努力要做别的事情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可以尝试展示给我的学生一个称之为争论模式(argue type)的程序,它将是辩论的模拟形式。虽然那时候我没有现成的软件,但是我想告诉我的学生们网络为我们提供了多么好的教育技术工具。我当时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告诉学生有关这个程序的多种不同类型的信息,然后让他们自己去调查。我做好了评价量表,放于网上,我的学生可以随时参考该评价量表。视频会议建立起来之后,我的两组学生分别就此问题进行了访谈。其中一个组采访的是纽约州的一个软件设计者,另外一组采访了加利福尼亚的一位教师,这个老师实际的使用了这个软件,还有一组学生在网络上查询这个软件。我也给了他们一些具体的任务,如:你们能够使用这个专门为纽约私立学校中富人的孩子们设计和开发的软件吗?你们能够把这个软件应用到圣地亚哥的贫穷学校中吗?带着这个任务,以及为了完成这个任务而从各种渠道得来得大量丰富的信息。我把演讲和辩论这两种方式有机的融合在一起,给他们分配了指定的任务,这些任务迫使他们不得不学习辩论的方法,然后我自己在班内巡视观察。

          1995年2月,我意识到应该深入发展这种教学方法。作为教师,我只是针对整体结构进行了更好的组织。当我听他们会话的时候,我感觉经过这一系列的搜集资料讨论之后,他们变得更有深度、更有思想,他们互相交流着他们通过这次学习所得到的知识以及所得到的信息。我发现这种借助于网络进行的积极学习方式值得推广,于是我向主管领导汇报我所做的工作,在汇报中我详细介绍了任务的设计和资源的获取过程,并在最后的报告中形成了WebQuest的第一个模板。这就是最初的WebQuest。因此可以这么说,WebQuest的创建既不是源于大型项目,也没有特定的文化背景,WebQuest的创建纯属偶然。

焦:

          在香港GCCCE会议的主题报告以及在以前您的一些文献中,你把WebQuest定义为:源于活动的探究,在探究过程中,学生所获得的某些或者全部信息都来自网上。根据你的定义,其它的一些借助网络的教学活动形式也可以划归为WebQuest吗?

道奇:

          不是这样的。在开发WebQuest期间,一个学生和我一起工作,他和我探讨过有关WebQuest编排格式的问题。我们试图把WebQuest和其他研究者们所做的事情区分开来。我认为有很多活动都使用了网络,但它们并没有采用与WebQuest相同的方式进行探究活动,不是基于问题的,而只是一种低水平的教学。我们的确很想在WebQuest和其它的一些事物之间画出一条明确的分界线,以此来明确你所使用的是否是WebQuest这种模式。我们没有把重点放在课程内容上,这样会使技术的使用变得相当昂贵。我们只是在做些事情以促进学生的深度思考。

焦:

          有一种说法是让教师自己融入于技术和课程中,这样做可以使学生和教师得到发展。在中国或者说全球有这么种观点,认为课程和技术整合是一种趋势和发展方向。那么WebQuest怎么使教师和学生受益呢?

道奇:

          哦!我认为WebQuest能够使学生更好的为未来做准备。我经常这么认为:教师准备的是他们自己的过去而不是学生的的未来。很明显,现在的孩子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到处都是信息、随处可以获得信息、工作越来越令人愉悦的时代。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在借助于信息技术把信息传递给他人。这是一个好事,我们必须要成为新时代的好公民,必须理解所被告知的任何信息。我认为我们必须训练现代的孩子们具有这方面的能力。

          所以对于孩子们来说,在大学教育中,我们要培养他们进行深度思考的能力,而不是等待自己想要的东西戏剧性的自动发生。WebQuest如何使教师受益很难说清楚。因为,首先,创建WebQuest是一个艰苦的工作,假如你设计WebQuest,那么就要很努力工作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就像工程师在工程竣工之前必须进行精心的设计,音乐家在演奏之前也要进行谱曲、创作。借助于WebQuest ,当你在创造经验或者说获取信息的时候,你会有很多的目的意图。但是只要你持续而不间断,那么你就不需要每天都要做计划,你也不用时刻思考怎么在黑板上使你的学生们对你选择的课题感兴趣。因为你已经完成了这些工作,现在你的作用就相当于一个教练,你的工作就是和学生们一起工作,听学生做汇报,然后帮助他们纠正一些想法,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工作,你感觉更像帮助学生学习而不是仅仅站在讲台上面做演讲。一些人能够将教书这项工作做的很好,关键的原因是他们全身心的投入,那些教师的作用和WebQuest的作用差不多。

焦:

          据我所知,通常情况下,只要教师在课程教学中采用技术来辅助教学,那么他们就会花费很多的时间。WebQuest也是如此,一些教师报告说他们使用WebQuest或者其它的基于网络的教学活动,但是这样做他们就要花费很多的时间,特别当他们不知道怎么设计网页,不知道怎么从互联网上获得有用的信息的时候。所以,只要教师采用WebQuest或者其它的基于网络的教学活动,那么肯定会提高教学效率,但是同样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和金钱,你这样认为吗?

道奇:

          你可以努力的学习各种各样的查询方法以及从互联网上获取资源的方法。当你学会了这些方法,你就会一遍一遍的使用这些方法。所以,即使WebQuest很费时间,但是只要你学会了它,你就可以在你一生的职业生涯中熟练的使用他。假如你第一次创建WebQuest,那么你就必须首先学习怎么制作网页,我认为制作网页的技术应该是每个人所必须掌握的一门技术,并且这种技术也是创建WebQuest所必须的。

焦:

          我有一个想法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一开始我们就应改提高教师的信息素养,教会他们从网络上检索信息,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法,教会教师如何制作网页,以及如何设计WebQuest。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种策略或许就是为了方便教师使用WebQuest,设计开发更多的简便易用、无须专门技术的设计工具。我们可以开发一个设计和制作WebQuest的平台。我已经完成了中文版,我想这可能是一个好的想法。并且我们已经开始在教学培训中使用这些工具,有些接受培训的老师也使用了这些工具了。我们目前正在设计开发类似“Rubrics 设计平台”这样的教师辅助设计工具。您可以登陆我们的《教育技术学资源网》(www.chinaret.com)访问,可惜全部是中文的,我们将考虑在今后开发英文版的可能性,以方便外籍教师使用。

道奇:

          哦,那的确很好,教师可以无须网页制作技术就能设计开发WebQuest并把它运用到自己的教学中去了。

焦:

          你认为教师如果想使用WebQuest,他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知识或者技能呢?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们什么样的WebQuest可以称作一个优秀的WebQuest?你可以描述一下一个优秀的WebQuest的模式吗?

道奇:

          一直有人给我发送他们所做的WebQuest,让我给他们进行评价。我没有时间给每一个人都评价。但是如果我做评价,我首先就看这个WebQuest是否有一个好的任务。因为,任务可以决定一个WebQuest是不是一个好的WebQuest。一个好的任务不仅仅是发生在学校里面的一些事情,我喜欢与真实世界有关的一些任务。那是为了解决问题而进行工作,对工作中信息的思考。这是我所要考虑的第一件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WebQuest所应该具有的最基本的特征。另外的问题都是脚手架。在过程中,帮助是协助学习者完成一些超出他们自身能力的一些事情。所以这些脚手架中应该包括词汇表的链接,以此让他们了解一些术语,这样才能更好的指导他们去进行顺利的学习,会形成一些有效的群体或者群体联盟。再回过头来看任务,我宁愿使用一个单一的但是很有挑战性复杂的任务,也不喜欢一些没有多大意义的一系列小任务。因为我比较喜欢真实的世界,真实世界中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因此我们有许多必须做的事情。我不介意给学生分配过多的问题以至于让学生感觉有很大压力,因为肯定有些一些资源能够帮助学生解决这些问题,而关键就是学生能够发现这些资源。

焦:

          尽管绝大多数WebQuest有着基本相同的组成成分和结构,但是我们还是发现在实践中不同的WebQuest在其组成成分上还是有所不同。一些WebQuest的组成成分比较多,另外一些可能少些。一些WebQuest有六、七个组成部分,而另外一些也许只有三、四个。对于WebQuest有没有必须具备的组成部分呢?你认为哪些组成部分是一个WebQuest所必须具备的呢?

道奇:

          我认为首先应该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任务。另外关于这一任务或者说问题应该有比较丰富的网络信息资源。很少有人认为拥有一个规则比较重要。另外由于你必须带着不同的目标做事情,所以另外一个关键的部分就是评价。我认为给学生们展示他们怎么融合在一起的这项工作同样很重要,评价就是做这个工作。同时评价也是指导教师行为的一个很好的方法。

道奇:

          我认为WebQuest应该包括介绍,任务,过程和评价,这些部分都是很重要的。在早期的WebQuest中,WebQuest还有一个单独的部分就是资源。但是后来我们意识到我们把资源当成一个单独的部分没有很大的意义。现在我们把资源归结到过程这一部分里面。另外,我认为拥有一个教师主页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借助于WebQuest的学习在学习者们的头脑中进行的。所以教师主页可以使学习者的学习情况得以呈现。另外教师主页还可以帮助其他教师即拿即用。除了上述的这些部分我认为其他的组成部分都不是特别的重要了。

焦:

          我认为把教师主页作为WebQuest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一个时新的观点。教师主页可以帮助教师对以往的一些教学观点等进行回顾。在中国,有许多教师已经这样做了。我的下一个问题比较简单,你知道MiniQuest吗?在中国好多老师使用MiniQuest。但是我不是很清楚到底MiniQuest是什么?WebQuest和MiniQuest之间是否存在着根本的区别?

道奇:

          我猜想MiniQuest应该大体包括WebQuest的几个部分,假如有些东西和WebQuest类似,然而他们叫其他的名称,那么这是一个好现象。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叫WebQuest,因为这一术语中不可能包含所有的意思。

焦:

          你认为在将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基于网络的学习模式呢?你打算再开发新的教学活动或者教学工具吗?

道奇:

          是的,我会,因为我知道WebQuest不可能包含所有,所以我会去开发新的教学样式。在这三天中我一直在考虑WebQuest是一个什么样子?

马秀芳(以下简称马):

          在你的blog和个人网站上,我发现你是好多国际会议的主要发言者。并且你是好多研讨会的成员。这些听众大部分都是K-12的教师,并且他们也都是WebQuest的使用者。你可以描述一下什么是WebQuest的使用者们关心的问题?他们在使用WebQuest的过程中比较关注于哪些问题?

道奇:

          第一个障碍就是比较费时,这就是我开发了webquestpost.com这个网站的原因。这个网站就是一个在线服务系统。她可以给要创建WebQuest的教师提供我所能提供的问题。首先确定你应该做什么也就是WebQuest的目的,然后选择一个好的设计方案。我们给了WebQuest一个结构化的理解。WebQuest的使用者不需要学习FTP或者其他一些复杂的技术。排除了这些技术上的障碍,把计算机放在任何地方你都可以继续你在WebQuest上的工作。并且他们可以联系其他人和其他人交换意见。只要你在一个WebQuest系统下面,那么你可以寻找其他的WebQuest以及一些你想做的一些类似的事情。

马:

          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你对喜欢使用WebQuest的K-12教师说几句话好吗?

道奇:

          好的,我感觉你认为的阻碍了教师使用WebQuest的一些问题已经不是我以前听说的问题。如果教师使用WebQuest来教授一些不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或者说他们创建WebQuest只是为了教授学生记忆性的知识,那么我的建议是不要使用WebQuest。

焦:

          后面几个问题是稍微超出WebQuest方面的。首先你能描述一下你是如何进入教育技术这个领域的好吗?你对教育技术这个领域有什么看法?我想这些问题对于中国年轻的教育技术学家是有帮助的!

道奇:

          我尽量做个简单的陈述。我大学的时候是学习的专业是工程学。因为我比较喜欢对问题解决的思考。但是甚至直到我毕业的时候我才发现工程学并不是我想学的,因为它是关于事物的,而且仅仅关于事物!我发现人类问题比较有趣,我毕业的那年的夏天我和一个老师一起工作,我发现我喜欢做一名教师,并且我擅长于教学。所以我就谋得了一个职位做一个数学老师,当我回到我大学所在研究机构的时候,研究机构的领导给了我一个工作,那就是设计程序,设计课程,为工程师设计项目。我喜欢这种设计的想法,使一些事情系统化的做法,这不是一个暂时的想法,而是我想终身从事教育电视这个专业领域的研究。我在研究生培养方向中寻找教育电视方向,结果发现了另外一个领域就是教育技术。我不能记住确切的数字,但是在教育电视中的确有很多的研究项目。

焦:

          在最近的几年中,有好多不同的术语来描写这个领域,比如教育技术,教学技术,教育传播和技术,教学设计和技术等等。那么您怎么看待教育教育技术的未来?

道奇:

          我认为随着教育技术这个专业越来越流行和广泛使用,教育技术就很难给自己做一个明确的定义。不同的实践会产生不同的观点。在美国,一些教育技术工作者是在学校和老师一起工作,而另外一些则在商业培训领域中。这两种教育技术工作者们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专业组织。在商业培训领域中工作的教育技术工作者们懂得培训,懂得教学设计,但是他们不知道现在学校中正在进行什么,他们中的一些人逐步的转入了绩效技术这一领域。

焦:

          现在很多人都既使用绩效技术也使用教育技术,并且经常交叉使用他们,那么在二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道奇:

          两者之间是有些区别的。绩效技术专著于解决问题,但是教学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绩效技术可以改变环境,改变结构。它的目标是提高绩效。

焦:

          下一个是一个小问题,你只要直接给出答案就好。在你所写的这些书和论文中,你认为哪一些比较好并且比较有意义?

道奇:

          我一直在等待我的第一篇比较令我满意的论文。我写过一篇论文标题是“创建WebQuest的五种方法”,这篇论文包括了其他地方我没有讲过的一些观点。另外是关于WebQuest和公开调查之间的幅度或者说区域问题的一篇文章,关于这个问题我和我的同事讨论过。我写了一本书,标题是“关于WebQuest”,这本书已经被纽约州立大学的Harrison Yang Hao(杨浩)教授翻译成中文。

焦:

          Harrison也是我的朋友,我们有过多次会晤并一直保持着联系。我期待着早日读到你的这本著作及Harrison的译本!谢谢你的推荐!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想中国使用WebQuest教师与学生会在运用WebQuest教和学过程中不断探索,努力改进教学的。

          希望您能有机会再次访问中国!谢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