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学校教育印象

            假借由SIDA主办Ramboll AB承办的EE&ESD高级研修之机,笔者有幸于4月26日至5月18日在瑞典访问三周。在完成正务之余,走马观花式地考察了三间中学、一间小学和两个学生课外学习中心,徜徉在金黄的油菜和蒲公英花的海洋,穿梭于满眼是绿的斯堪德纳维亚田野。与自然环境和人文景观给予人的视觉愉悦一样,瑞典的学校教育给笔者留下了极为深刻地印象。

(一)、快乐是学习的根本

            学习理应是快乐的。然而,在国内的许多学校中,学生鲜有快乐的感受。笔者的小女就自称自己是“特困生”。升学的压力、繁重地课业和应试式的教学,使得学生的睡眠都难以保证。在这样的学习氛围中,学习自然不可能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在笔者参观的Lundellskaskolan中学,学生的商业课程中,教师将话剧表演引入到课堂教学中。首先,教师介绍课程的任务,接着由四、五个学生扮演公司商务活动中的不同角色,自编情景表演话剧。在第一遍表演的时候,其他人只能观看。而在第二遍表演的过程中,其他同学、老师以及我们访客,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喊停,指出表演中存在的不合乎商业管理理念的问题,导演“演员”依照自己的观点来表演,甚至可以替换演员亲自来表演。最后,教师对课程教学的内容与教学的收获进行总结归纳。在整个课程中,在令人捧腹大笑的快乐的氛围里,教学活动取得了令人难忘的效果。

            瑞典学校的课程与教学是启发式的、参与式的、个性化的。每个学生都有充分表达自己意见和参与教学活动的机会。由于都是小班教学,每个学生的需求都能够得到充分地照顾,因而学校的学习生活是快乐的。

(二)、学生是真正的主人

            在Augustenborgsskolan小学,带我们参观的校长遇到一位波兰裔的学生,立刻可以询问该学生全家迁回波兰的事情的进展,与学生会的干部平等讨论学校事务,同从身旁走过的学生聊他们班里的事情。这个几乎可以叫出全校300名学生姓名的校长,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同样是在这间学校,学前班的每个教室门上,都张贴着这个班学生与老师的合影。而学校走廊上悬挂和张贴的是学生的作品。在我们旁听的一节课上,学生可以随时发问插话,打断教师的教学。学生会的主席能如数家珍地跟你介绍学校的历史与建筑。

            这间学校与当地社区合作,在学校附件的居民区为家庭住房面积较小的孩子们办起来一个“兔子宾馆”,孩子们可以将自己的小动物存在“宾馆”里,其他的孩子也可以来这里分享同学的“小伙伴”,而老师则将孩子们的课外游戏与科学学习紧密地结合起来。

            在瑞典的学校,你很难看到“一切为了学生”之类的口号和标语。但是,从课程设计、教室规划、教学组织、学校的氛围、日常活动等等几乎所有的环节和场合,你看都能感受到这种以学生为中心的理念渗透其中。

(三)、实践是最好的老师

            在乌普萨拉,热衷于木偶的Staffan Björklund老人,在租来的飞马花园(Pegasus Garden)里建起了一个木偶剧场((Puppet Theater )。这里,不仅是他的木偶作坊和木偶剧场,同时也是孩子们学习和实践的天堂。

            来自各地的学生,在这里观看由蔬菜、瓜果和树枝等自然材料制作的木偶的表演,与老师和小伙伴一起自己动手学习、设计、制作木偶,用自己亲手制作的木偶表演。孩子们在Staffan Björklund老人自己设计的环保厕所,了解太阳能和水资源的利用,在花园的田野里,自己动手种植采摘蔬菜瓜果,品尝劳动的果实。

            “从做中学”是孩子最好的学习方式。实践是最好的老师。所谓的学习,并不是旁人告诉你怎样做,你就机械化的重复去做。学习需要主动的思考、尝试与实践,发现事物发展的原理,进而去认识这个世界。在飞马花园,寓教于乐、从做中学、协作学习、综合实践等等这些教育理念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四)、大自然是最好的课堂

            在开往斯德哥尔摩市郊的车子里,窗外一望无际、翠绿翠绿的田野上,金黄的油菜花与蒲公英花争奇斗艳,远处的森林郁郁葱葱。一幅幅油画般的自然景致令人流连忘返。位于纳卡地区依山傍水的纳卡自然学校(Nacka Nature School),为学生们提供了拥抱大自然、在感受自然的魅力的同时,感悟自然、学习科学、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绝佳机会。纳卡地区乃至整个瑞典的学校可以直接与纳卡自然学校联系,预定上课时间,然后带领学生在美轮美奂的大自然中开展体验式教育。

            清晨,漫山松林间的小道上,扮作瑞典博物学家,动、植物分类学和双名制命名法创始人林耐的老师,给孩子们讲述林耐的故事,带领孩子们学习动物和植物课程,学习野花的命名和分类,观察昆虫的形态与习性。下午,在纳卡自然学校的水处理演示室里,老师在给孩子们介绍水的利用、水资源保护和水处理的原理。这个被戏称为“厕所培训”的水处理模拟,真实地展示了污水处理和水资源利用的方法。傍晚,在清澈的湖滨,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研究湖水的污染与鱼类的生长。

            这里是孩子们的乐园,是世界上最好的课堂。“活的教育,正像鱼到水里鸟到树林里一样”。“活的教育、好像在春光之下,受到了滋养料似的,也就能一天进步似一天,一天新似一天”(陶行知语)。大自然是最好的课堂,学校要在生活里找教育,为生活而教育。

4 Comments

  1. 我国的教育体制什么时候能改啊!

  2. 呵呵,一直期望我们的教育能够如此,但目前看似乎没有任何希望。
    其实一个国家的教育体制、现状或发展方向,与其政治制度密切相关,看看我们目前的政治运作体制,特别是权力的授予、监督、解除这一现代公民社会最为核心的机制是什么样,一切都不难于理解了!

  3. 老师,我的论文里想引用您在这里的一些观点。
    不知道出处如何注明?

  4. 卡卡小镇:欢迎你引用我的任何东西!至于标注方式,请你参见《美国心理协会写作手册》里面有非常详细地关于不同类别的文献标注的方式。

    如果你想引用我的BLOG上的文字,你可以这样标注:

    焦建利.(2008) 瑞典学校教育印象. [网络文献]见:http://www.blogbus.com/public/tb.php/1227/21740826/6feb8b6894068fbbbcfd403283f97f38. 访问日期:2008/7/12.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