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CT的1977定义:经典文献导读之3

背景介绍:

          这个定义是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的5个列官方定义中1977年那个(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al Communications and Technology. 1977. The definition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 A summary. In The definition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 1-16. Washington, D.C.: AECT.)。在网络上没有找到这个定义的正式文本。

          这个定义是非常特殊的。它由16个命题组织。在开篇,作者就声明:

          “象教育技术学复杂的一个概念,需要一个同样复杂的定义。下面这个定义——共16个部分——应当被看做是一个整体;没有那个一个部分能构成教育技术学的一个充足的定义。”(A concept as complex as educational technology requires an equally complex definition. The following definition—All 16 parts—are meant to be taken as a whole; none alone constitutes an adequate definition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

定义摘要: 

          1. 教育技术是一个涉及人员、程序、观点、设备和组织的复杂的、完整的过程,其目的在于分析问题和设计 、实施、评价和管理与人类学习的所有方面有关的那些问题的解决方案。(Educational technology is a complex, integrated process involving people, procedures, ideas, devices, and organization, for analyzing problems and devising, implementing, evaluating, and managing solutions to those problems, involved in all aspects of human learning.)。

          这里AECT将Educational technology看作是这样一个过程。那么,根据形式逻辑所讲的概念的特征,我们可以断定:这里的Educational technology应当被翻译为“教育技术”,而非“教育技术学”。这一点在AECT其他各个定义中是不多见的。其他定义的定义项要么是“理论与实践”,要末是“”
“在教育技术中,问题的解决方案采取所有学习资源的形式,它们被设计和/或被选择和/或被利用来引发学习,这些资源被看作是信息、人员、材料、设备、技术、和情景。”(In educational technology, the solutions to problems take the form of all the Learning Resources that are designed and/or selected and/or utilized to bring about learning, these resources are identified as Messages, People, Materials, Devices, Techniques, and Settings.)。

          2. 教育技术经常与“教育中的技术”(technology in education)混淆。

          3. 教育技术经常与“教学技术”(instructional technology)混淆

          4. “教育技术的定义构成了一种理论,因为它符合这样一些标准:存在一种现象、解释、总结、导向、系统化、差距确认、生成研究的策略、预测、以及一个原则或一组原则”。

          这一段话很有意思。其实是将定义的意义和价值,特别是定义的理论特色。记得在国内,以前曾有人觉得“教育技术学领域整天就是讨论定义”。这个批评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所有人都研究“定义”是有问题的。但是,定义问题,作为这个学科的基本问题之一,一定而且必须有人研究。

          5. “教育技术有一个独特的智慧技巧——一种问题解决的方法”。

          这个判断也很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人们对教育技术的批评,我想在一定程度上也缘之于这种作为“独特的智慧技巧的问题解决的方法”还没有显现出其威力,所以许多教育实践者失去了耐心,表现出不满。

          另外一点,这个1977年的论断,似乎就已经表现出一定的“建构主义”特色。至少在这个论断上表现地比较明显。在Johnnie看来,教育技术是技术的一个分支,技术是教育技术的上位概念。而技术最鲜明地特色就是“合乎人的目的性”,如果不能帮助人们解决问题,还硬是要人们接受这个昂贵的“玩意”,未免有点太不讲道理了。

          6. “教育技术有实际应用。学习资源的存在、开发和管理功能的绩效,构成了这种实际应用的最基本的和最明显地证据”。“不仅如此,教育技术的应用还影响着教育的组织结构”。这里作者列举了3个原因:

          (1) 它将教育技术的影响转移到课程策略的层次。

          (2) 它使可能4种教育模式成为可能:单独人力资源、被人利用和控制的资源、与其他资源共享责任的人、单独其他资源(借助媒体教学)。

          (3) 它使得促进学习的各种组织形式的存在成为可能,并能这些各种不同的机构服务。

          7. 教育技术对培训和认证有指导作用。

          8. 教育技术对领导力的发展和实施提供了条件。

          9. 教育技术有一个协会和专业社群。

          10. 教育技术通过其专业协会和专业协会的活动,而被公认为一个专业(职业)。

          11. 教育技术在一个大的社会情景之内运作。

          12. 教育技术在教育的整个领域内运作。

          13. 由于这里呈现的定义符合一个理论存在的所有标准(见第四条),因此,教育技术是一个关于人类学习问题如何被识别和被解决的理论。

          14. 如果在教育技术的理论框架下、运用教育技术的智慧技巧,执行那些归入教育技术领域的活动时,那么,人便是教育技术领域的成员。

          15. 人是教育技术职业成员,如果他们已经符合在这个领域内行事的标准;将他们的大多数时间用于从事教育技术领域中的一个或者几个领域;支持这个职业的标准和道德;接受这个职业所要求的培训和认证;参与到他们的领导能力的发展;成为协会的成员,并通过阅读协会刊物、出席协会的会议等形式,参加协会的交流;关心职业——检查他们的技能是否达到职业要求,并接受职业所提出的那些价值观;在平等与合作的基础上,与其他专业人士发生关系。这些人可以被称为“教育技术学家”。

          16.“教学或教育技术这个概念完全是综合性的。它为所有的专业人士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基础,无论他们是在领域的那个方面工作。”(Finn, 1965 P13)

          最后,作者引用了Finn的那句名言:“The education future will belong to those who can grasp the significance of [educational and]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J.D.Finn, 1964)。

One comment

  1. 读教育技术后留在高校的,继续做理论研究,下基础教育的,变成了修机的“杂佬”,未觉得“教育技术有一个独特的智慧技巧——一种问题解决的方法”有威力发挥。
    现在教师教育技术培训,只是在赶作业,教育技术的主讲教师也不知道懂不懂教育技术,反正天天忙的是“模块作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