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的生活都是问题解决:LSPT导读之2

         卡尔·波普尔(Carl Popper)曾说“全部的生活都是问题解决”(All Life is Problem Solving)。科学的第一特征是“始于问题”,“科学和知识的增长永远始于问题,终于问题——越来越深化的问题,越来越能启发新问题的问题”,一部科学发展史,就是对奥秘的探索和对问题解决的历史。

         认知心理学(信息加工心理学)中, 问题解决是其最主要的研究领域之一。问题的类型、问题解决的研究方法、问题解决研究的信息加工观点、问题的表征、问题解决的过程、问题的顿悟、类比问题的解决、教科书中问题的解决、问题解决中的迁移、问题解决学习和问题解决能力的培养等都是信息加工心理学中有关问题解决心理学研究的重要课题。

         问题解决的心理学研究开始于格式塔心理学在德国的早期实验研究。而20世纪50年代中期有两种论著的发表标志着信息加工理论对问题解决研究的开始。一是Bruner, Goodnow和Austin的《思维研究》(Bruner J S, Goodnow J, Austin G A. A study of thinking. New York: Wiley, 1956),主要是研究对刺激信息进行分类的认知过程;一是纽威尔,肖和西蒙(Allen Newell,Cliff Shaw & Herbert. A. Simon)发表的研究论文,以及后来他们的长篇著作《人类问题解决》(Newell & Simon,1972,pp.787-868)。这本专著可以被称为是现代认知心理学关于问题解决研究的经典之作。

         在60、70年代,问题解决研究相继得到了发展。但是,当时的研究只是局限于一些相对典型的、相对简单的问题。如:Duncker的“X射线”问题、16张纸牌问问题、渡河问题、以及后来著名的河内塔问题等等。在问题解决研究中将简单的问题作为研究材料,能很好的界定问题解决;解决问题所需时间较短;可跟踪记录被试问题解决的过程、问题解决错略以及典型错误等,因此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然而,这些问题是极度典型的,在现实生活中甚至是罕见的。为此,越来越多地学者认为这类研究很难对真实的、复杂的、贴近生活的问题解决的真正心理过程进行概括。从70年代开始,问题解决研究出现了由简单的、经典的、可在实验室研究的问题解决研究,向复杂的、现实的问题解决研究转变。但北美和欧洲所强调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在北美,以分离的、自然知识领域(如数学、物理、写作、下象棋)的问题解决为研究对象;而在欧洲,则以新的、复杂的问题为研究对象,用相对复杂的、语义丰富的、计算机化的实验室任务来展开对问题解决的研究。

         复杂问题解决(Complex Problem Solving,CPS)的研究、专家与新手的差别尤其是问题表征和问题解决方法类型上的差异研究、数学应用题等不同领域问题解决研究的的等等都是信息加工心理学研究的最有前途的研究方向。在国内,刘范、孙昌识、张梅玲等学者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取得了诸多成果。然而,就目前来讲,信息加工心理学关于问题解决的研究还很不成熟。该领域还需要积累更多资料,或者需要更有效的研究手段。

2 Comments

  1. 焦老师好,我也认为问题对我们的生活很重要。作为一个教师,我觉得问题的设计更重要。曾经看过胡小勇老师的一本书《问题化教学设计》,他把问题按不同的标准分为几种类型,一种是是何、为何、如何、若何、由何问题,而且认为在教学设计中,是何、如何问题是经常设计到的,而至于由何、若何、如何类的问题就相对比较少,恰好相反,后由何、若何、如何类的问题在实际的教学中作用是非常大,往往能够启发学生的思维。在这本书中,胡老师还把问题分为良构问题和劣构问题,也分为基本问题、单元问题和内容问题等等。
    我自己觉得作为一线教师或是准教师,更应该是关注问题的设计及其质量。当然,学习相关问题解决的理论知识对问题的设计更能起到一个重要的指导作用。

  2. 信息加工与问题解决是否矛盾呢?前者侧重于把学生当作被动的信息接受者,而后者把学生当作问题的提出者与解决者。主体的转变会不会对研究有影响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