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无罪,在线学习任重道远

谷歌无罪,在线学习任重道远

 ——兼评泰拉·布拉巴松教授的观点

           最近,在国内许多网站以及许多朋友的博客上,都可以看到一条类似新闻,称“英国大学教授禁止学生使用Google和维基百科 ”, “英国布莱顿大学教授芭芭松批评称‘Google大学’教出了一批人云亦云的大学生”,“Google大学钝化学生好奇心”等等。笔者一向钟情GOOGLE,并深受其利,在教学以及许多教师培训活动中,总是极力主张学生特别是教师要学习有效高效地使用GOOGLE,并且不仅要GOOGLE看作搜索引擎,而且要把它看做是一种学习方法和问题解决的方法。而英国教授怎么就禁止学生使用GOOGLE呢?谷歌究竟何罪之有?
 
           满怀好奇,我用GOOGLE在互联网上搜索,想知道到底是哪位英国教授说的,她到底是怎么说的? 原来,这个消息来自英国泰拉·布拉巴松(Tara Brabazon)教授在2008年1月16日为布莱顿大学大学所做的就职演讲。布拉巴松教授是英国布莱顿大学计算、数学和信息科学媒体学院传媒研究教授,最近一段时间接受了英国《泰晤士报》、《卫报》、《每日电信》(the Daily Mail)等诸多媒体的访谈;2006年发表《Google效用:谷歌搜索、博客、维基与专家意见的摧毁》(The Google  Effect: Googling, Blogging, Wikis and the Flattening of Expertise,Libri,2006. Vol.56);2007年出版新作《谷歌大学:后信息时代的教育》(The University of Google: Education in the (Post) Information Age)。
 
           在大学从事教学工作18年的泰拉·布拉巴松在她的就职演讲中,呼吁各级各类教育体系中的教师,“在交给我们的学生技术技能之前,我们应当首先教会他们解读信息的技能”。布拉巴蓉认为,教师必须训练学生成为积极批判的思想家,让学生具备诠释及过滤网络数据的能力,而不是照单全收。“谷歌是心灵白面包(意为毫无营养的精神食粮),互联网正在制造这样一代学生,他们依赖不可靠的信息而活着”。她认为,在大学里,人们对国际互联网严重依赖,导致了专家的意见被摧毁的后果,因为每一条信息都被用户给予了同等的可靠性和确实性。“我把这种类型的教育称为‘谷歌大学’” 。“谷歌为困难的问题提供了容易的答案。但是,当这些答案来自严肃的、可参考的工作,或者仅仅是浅薄肤浅的观点、浮光掠影地浏览和漫不经心的畅游的一个混合的时候,学生并不知道如何去辨别。” 她说,“‘谷歌’是海量的信息源,但是它并不必然地提供富有营养的内容”。她相信,信息的轻易获取已经使学生的好奇感变得迟钝,并正在抑制着争论。她认为许多大学本科生不能区分发布在网络上的逸事趣闻和缺乏根据未被证实的材料之间的区别。
 
           不过有趣的是,英国泰晤士报对泰拉·布拉巴松演讲的报导,引起了整整五十二则网友的评论,里面除了正面肯定这种“尽信网络不如无网络”的意见之外,也有许多网友坦率地表达了对布拉巴松之类学院派人士处处敌视网络的不悦。甚至有网友说:“这个女的是何许人也?我怎么知道她说的是真的?我在网络上Google 她结果啥也没找到,总而言之,她在今天这个网络年代中,还真是一点权威也没有”。而另外一位网友则评论说,“Google 是一个搜索引擎,一种检索信息的工具,而且它是有用的一个工具。Google 本身不是问题,它还正在努力地使用诸如 Google Scholar 之类的积极主动的措施,使其成为答案的部分。问题在于互联网上海量的信息、信息质量的参差不齐、缺乏有效地评价和合乎伦理地应用信息的技能等。中小学与大学图书馆已经开始重视这些问题,并且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关于信息素养的研究文献”。
 
           国际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它不仅给人们带来了浩如烟海般的海量信息。国际互联网也越来越成为成为人们学习、工作、生活、娱乐的重要平台,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迅速而又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学习方式、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娱乐方式。人们在自己的学习生活中,越来越依赖网络和搜索引擎。Will Lester 曾指出,“大约2/3的青少年说,在过去一年里,在做学校里的‘大项目’时,他们是把INTERNET作为他们最主要的信息来源的”(Will Lester,2001)。

           面对浩瀚的信息,包括Google在内的搜索引擎大大提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效率。的确,网络搜索给人们带来好处的同时,也有它的不良影响。有人担心对搜索引擎过渡依赖的Google 症,会像病毒一样传播,像鸦片一样难以戒除。因为网络资源的丰富和搜取的自由,以至于好些人在学习和工作中养成了不求甚解,到处抄袭的不良工作作风。很多大学生读书、写报告都靠Google提供的信息。学生不假思索的引用,完全没有经过查证,学生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人们对这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信息提出批评,是不无道理的。
 
           泰拉·布拉巴松称Google让大学生变得人云亦云。在笔者看来, Google无罪。是教师和学生本人让自己人云亦云,而不是Google。 Google就是Google,它是世界上最杰出的搜索引擎之一,它不是毫无营养的心智白面包。禁止学生使用谷歌和维基百科,实在是因噎废食。
 
           然而,我们应当看到,泰拉·布拉巴松教授的观点也有不少发人深思的地方。 从 Google 等媒体平台寻找解答天经地义,问题的核心和关键则是学习如何善用包括Google在内的网络工具。学校和教师,怎样帮助学生学会善用网络和搜索引擎,规范网络应用的伦理和道德,提升信息素养,适应网络时代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技能,已经成为非常重要而又极为迫切的课题。

           谷歌无罪,在线学习任重道远!

4 Comments

  1. 怎么不能评论呢?不可能啊!

  2. 任何一项新技术诞生,总是伴随着争议与责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销声匿迹。

  3. 我是觉得我没有办法不用任何网络搜索工具,这并不意味着我什么事都依赖它,我只是做了个选择,选择了一项效率高些的工具,个人还是同意焦老师的观点的~

  4. 过份依赖网络,容易产生网络综合症,这不仅仅在知识获取,也包括聊天和玩网络游戏,我从自己的体会得出以上结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