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届小学英语学术交流会议侧记

         昨天有幸应邀出席8日在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举行的《全国首届小学英语学术交流会议》。会议邀请了北京师范大学外语教育与教师教育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王蔷教授、华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化学院博士生导师何安平教授与何广铿教授、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强海燕教授、中山大学大学外语教学中心夏纪梅教授、澳门理工学院贝尔语言中心副主任David Quartermain先生(Studies Supervisor of MPI-Bell Centre of English, Macao Polytechnic Institute)、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M.Barbara Trube博士(M. Barbara Trube, Ohio University at Chillicothe Waverly)、香港教育学院外语学院英语系系主任高级讲师Dr. Philip Hoare博士、广州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朱晓燕教授、人民教育出版社PEP小学英语教材副主编吴悦心老师、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外语系主任谭伟民副教授以及我本人,作为会议特邀专家。

         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主办,广东省高等学校教师教育(高职高专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协办,由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小学英语教育研究所承办。会议由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处长林红教授主持,来自广东各地以及个别其他省的一线小学英语教师、英语教育研究人员以及相关领域的人员约240多人出席了此次为期一天会议。

         Keynote Speaker有3位,分别是王蔷教授的Primary EFL in China – learner-centred or teacher-centred?何安平教授的What do we teach in primary school EFL course? 以及David Quartermain先生的Once Upon a Time: the art of storytelling in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印象最深的是王蔷教授的主报告。 以学习者中心(learner-centred)的理念自新课程改革以来,可以说是在教育学、心理学、教育技术学等等诸多学科中人们耳熟能详的概念,包括一线教师,都可以讲learner-centred,王教授的这个报告追根溯源,从西方人的learner-centred概念的嬗变入手,通过对1000多位一线小学英语教师的调查,分析了中国教师头脑中的learner-centred究竟是什么意思?和西方人的learner-centred有什么不同?我们在教学和课程改革中,实施learner-centred的时候有什么困难等等,最后她还结合自己的理论分析和调查研究,提出了一种Teacher Directed Learner centred model.

Dr. Wang reports on how the new English curriculum which advocates the learner-centred approach to education was perceived and mediated by Chinese primary teachers of English. Data was collected based on a questionnaire survey of 1000 primary EFL teachers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China and observations of 18 lessons conduced by teachers of good practices. The questionnaire survey revealed overwhelming positive attitudes held by primary teachers towards the new curriculum while classroom practices revealed a mid-way approach to EFL teaching, harmonizing both teacher-centred and learner-centred pedagogies. The findings have led to a reconceptulisaiton of learner-centredness in the Chinese primary EFL context.

         这个研究在我看来,有这样四个特点:第一,选取了一个大家都在讲都在使用而谁又难以讲清楚的概念,展开研究。这是非常重要也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第二,在研究方法上,很明显地受到西方教育研究的影响,既兼顾了理论文献分析,又结合中国实际展开调查研究。第三,研究在理论上澄清了中国学者和一线实践着心目中的Learner centred的理念,分析了中西方Learner centred的差别,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不仅如此,她还在文献分析和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一种Learner centred的模型,对于指导中国课程和教学改革实践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第四,这个研究本身很规范,问题和研究目标明确,方法运用合理得到,分析推理严谨,结论可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教授的英文演讲实在是值得我好好学习。

         何安平教授报告的时候,我基本上是睡过去了,很是可惜。

         而David Quartermain的报告很醒目,非常非常吸引人。用我们钟红睿的话说,是“以讲故事的形式介绍故事教学”。David真的是很会讲故事,声情并茂,徐徐入声。发音吐字清晰,引人入胜。整个演讲设计精妙,很是值得学习和模仿。

         下午的分会场有3个。我被分派在由强海燕教授主持的第二分会场(教学楼214室)。由于自己时间控制不好,内容准备上没有充分考虑到一线英语教师的实际,加上在研究的内容上结合小学英语教师的教学实践不够,使得效果并不令我满意。

         在大会闭幕式上,每位应邀出席的专家讲几句话作为大会的总结,这个小安排很精彩。轮到我总结时,我说。

         “感谢大会组委会的盛情邀请。我的专业不是英文,我是来向各位专家和英语教师学习的。就我个人的英语学习经历而言,那实在不是一段愉快的经验。我之所以参加这个会议,是因为我觉得信息技术能够并且应该为包括小学英语教学在内的学科教学服务,我想做的事情是通过我们的研究和努力,使学生的学习更轻松、更高效、更愉快。谢谢大家!”

5 Comments

  1. 焦老师;
    英语这块您也是专家,了不起!

  2. 真的感觉这边的学生很幸福!内地在英语教学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就是:中学老师抱怨小学老师没教好。而小学也最近几年才开始开设英语课,确实做得不怎么样,尤其是农村中小学更是惨不忍睹,英语课变成了自习课!不知道有几个老师能脱稿说几个句子。

  3. 专家可真的不敢当,这丝毫没有谦虚的意思。尽管我指导过的硕士研究生和教育硕士中,有14位的论文是关于英语教学改革的,但是那只是我们的探索而已,外行的探索。我在大会的最后发言中说。“我的专业不是英文,我是来向各位专家和英语教师学习的”。这是发自肺腑的话,我保证!

  4. 一不小心,闯入焦教授的领地。再次感谢你能来发言,希望继续合作。

  5. 很早以前就曾有焦教授的学生感叹焦教授的英文水平非常高,经常用英文上课,让人钦佩敬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