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与远程教育的年度回顾与展望

1349687290_Distance_Education

  时值岁末年初,写什么都带着回顾与前瞻的味道,或许这是人的一种惯性思维吧。一大清早坐在电脑前,我就不禁回顾起过去一年里开放与远程教育实践及研究的发展。这种回顾与展望不仅有益于我国开放与远程教育理论的建设,而且有助于我国当前教育信息化的顺利推进。

2012年开放与远程教育的发展

过去一年,无论是我国,还是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在开放和远程教育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展。2012年3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5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职业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意见》。7月,国家开放大学在人民大会堂正式揭牌成立,会议同时宣布北京广播电视大学、上海电视大学更名为北京开放大学、上海开放大学,云南开放大学、江苏开放大学、广东开放大学也将相继展开试点。9月,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召开,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全口径的教育信息化工作视频会。9月25日至27日,由教育部和深圳市政府联合主办的首届“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教学应用展演”在深圳举行。11月,第11届中国国际远程教育教育大会成功举办。大会以“变革时代的技术发展与教育创新”为主题,聚焦在当今变革时代下行业所必须面对的新变化、新问题,面临的新挑战、新机遇;重点研讨了行业创新发展的新路径、新方法。12月,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正式开通上线试运行,全面推进数字教育资源共建共享。

刚刚过去的2012年,可以说是“颠覆的一年”,或者是“破坏的一年”。在这一年里,Coursera与Udacity这两个营利性教育科技公司,与哈佛大学非营利性在线教育网站edX,不仅为公众提供了大量的在线课程,而且它们所推动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吸引了全球的关注与参与,并呈现出井喷式的发展,它们正挑战且颠覆着传统高等教育的模式。截至2012年9月,Coursera已与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35所大学展开合作推广在线免费课堂。截至11月,Coursera上有来自196个国家的超过190万人至少注册过一门课堂。

2013年中国开放与远程教育展望

既然2012年已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要总结已有的实践、认识和成果,也要反思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更要预测其未来的趋势和发展方向。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日前在京发布的《第3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2年12月底,我国网民规模达5.64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2.1%。网络的日益普及、移动终端的日渐流行、公众信息素养和在线参与式学习文化的形成,为开放与在线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3年,是《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发布的第二年,也将成为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级各类学校和各个行业进行新一轮教育信息化宏观战略规划并集中实施的第一年。

而当下的中国网络教育领域,基于视频课程的非实时教学依旧是主流,实时的在线教育才刚刚萌芽,学习系统开始向混合式教育发展。在2013年,混合学习模式开始为更多的高等院校和中小学接受,可汗学院的模式以及颠倒教室的教学方法将逐步被中小学认可、接受和推广。开放与在线教育模式将不断演化,学习、娱乐(思考游戏)与社交网络三者进行融合,从而更好地促进开放与在线教育发展,并越来越为业界、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所接受。

国外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如火如荼,世界名校视频公开课让国内读者一睹世界一流大学著名学者的风采,国内大学视频公开课和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全面拉开帷幕,以短视频为代表的微课建设,借助大赛全面展开。

2013年,开放与远程教育将得到进一步发展,从实践层面来看,人们的着眼点将逐步由外部因素转向核心环节,由资源建设转向应用,从规模转向质量和认证。在线培训和基于网络的终身学习和自主学习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认可。在线教育继续受到投资商的信赖。我国在线教育领域虽然市场可观,但这一行业的商业模式却长期停留在卖课件和教材的电商阶段。2013年,基于网络的在线技能分享的商业模式会越来越成熟,那些真正解决好了课程开发、师资队伍、商业模式以及评价方法的在线技能分享企业,会得到高速发展。

2013年,将会有更多的资金进入在线教育领域。据统计,在移动互联网技术大潮的带动下,2011年以来,全球网络教育行业规模在千万美元以上的融资达到近10起。据投资分析机构CB Insight的报告显示,2012年一年教育类科技公司从风险投资商那里获得了大约13.7亿美元的融资。

随着资本市场对中国教育行业的青睐,2013年中国网络教育企业会受到投资机构的追捧,行业竞争也将加剧。然而,在开放与在线教育领域,绝大多数创业团队的IT基因重于教育基因,线上基因重于线下基因。对于学习、教学、培训和教育的理解上的局限,势必会影响到其在线教育商业上的成败。

开放与在线教育的几个问题

回顾过去,在开放与远程教育方面,我国的确取得了长足进展。展望未来,我国的开放教育与远程教育,应该朝着怎样的方向,或应作怎样的调整?此外,立足本土,放眼国际,我们应如何对待开放教育背景下的学校教育,这些问题皆为2013年业界和学术界共同关注的重点。

中国发展在线教育的几大障碍是什么?在我看来,人们学习内驱力、在线学习环境(尤其是交互性和临场感)、网络接入、认证和质量监控等是我们面临的比较大的障碍和瓶颈。

经历了国家精品课程的建设,而今我们转入了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和精品资源共享课的建设、应用的问题,尤其是如何高效应用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2012年12月,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正式开通上线试运行。在线教育、慕课以及类似的东西,如何作为一种补充,来帮助我们提升人才培养质量?它对我国的开放教育资源建设与应用,甚至高等院校的在线教育带来了哪些启发与经验?这些问题,将成为2013年开放与在线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思考的核心问题。

移动技术的创新,促进了教育和课堂学习的发展,给学生提供了随时随地学习的机会。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电子阅读器和笔记本电脑等移动终端日渐流行,移动应用程序(App)日渐丰富,从国外的1:1数字化学习的迅猛发展,到国内的电子书包项目纷纷上马,网络教育的受众正借凭无线网络和移动终端迅速扩军,随着用户体验的逐步提升,教育类的App正在重新定义在线与网络教育的商业模式和服务模式。我们可以预见,移动学习将会在教育技术中成为学生学习应用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

在我国,网络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的服务市场空间和规模都十分巨大。我们的国情决定了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网络获得学历,或提升自己的技能。然而,公众对网络学历认知度、学习者的在线现场感与学习习惯、质量监控和认证体系将继续成为制约在线教育的重要因素。与其他模式的在线教育相比,学历教育和中小学课外辅导将继续引领潮流,技能分享类在线教育的B2C一定会大批量率先盈利。

始于2000年的我国的现代远程教育试点依旧在进行之中,试点中的68所高校网络教育学院,与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系统,连同相关在线与远程教育企业,共同构成了中国开放与远程教育最重要的三股力量。2012年,这68所高校网络教育学院如鱼得水,其他高校跃跃欲试,不愿只是目睹着这68家瓜分天下。国家开放大学,北京开放大学、上海开放大学已挂牌成立,云南、江苏和广东等省市的广播电视大学也在筹备各自的开放大学。可如何开放?怎样才能真正落实到不是翻牌,而是变革与升华?在线与远程教育投资者的热情与日俱增。学历教育、中小学课外辅导、技能分享类在线培训成为最为集中的三大战场。新的增长点在哪里?成功的商业模式究竟是什么?这些问题将成为2013年的热门议题。

假如有朝一日,教育部放开试点,越来越多的大学参与进来,甚至每一家大学都有自己的网络教育学院,若更进一步,当越来越多的大学变成了在线大学,那么,传统意义上的以面授为特色的大学与以在线教育为特色的网络教育学院之间的界限将变得越来越模糊。试想,到那时,由广播电视大学转变而来的开放大学和依旧在进行远程教育试点的网络教育学院如何应对这样的趋势?如何在在线教育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昔日各省市的教育学院的结局和境遇,在未来是否会变成网络教育学院的命运?

这些问题,值得我们省思。

本文刊发于《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13年第1期 ,特别鸣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