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EDR研讨会与友人欢聚谈DBR偶得

          受任友群教授之邀,为华东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系和学习科学研究所的博士硕士同学讲个讲座,死活抵赖不过,硬着头皮,哆嗦着腿肚子上场,有两点声明在先:一是占用友群上课时间,所以我顶多算他的助教,讲得不好,讲错的地方,主讲教师承担责任!呵呵!二是除了ECNU的朋友,也有许多一起来出席EDR研讨会的朋友,朋友之间,我就当是汇报我的学习进展,所以坦然了许多。

          以AKKER等人为代表的荷兰学者,将基于设计的研究(DBR)叫教育设计研究(Educational Design Research),本此由华东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和教育科学学院课程与教学系联合主办的此次“教育设计研究国际高级研讨会”使用的就是AKKER的称呼方法。

         见到了许多老朋友,很是开心。晚上讲座之后,和几位朋友小坐,谈到基于设计的教学,有一些感受和认识:

          1、基于设计的研究(DBR)与行动研究(AR)的区别:DBR突出强调设计,有理论上的述求;AR不强调设计,虽然也有理论的追求,但是更突出实际应用和问题解决。

          2、在基于设计的研究中:

                    (1)设计既是手段,又是目的;

                    (2)在DBR中,设计是认识世界的手段,干预是改造世界的手段;

                    (3)设计是对干预的设计,其成果形式是作为干预后果的实践变革和作为干预手段的人造物。

          3、基于设计的研究是方法论,不是一个具体的研究方法;

          4、基于设计的研究对研究者的要求非常高,通常不是单一一个研究者可以完成的。

          瞌睡啦!就此打住!早早睡觉,明天见AKKER

3 Comments

  1. 昨目睹焦兄十分精彩的讲座和特别认真的准备,弟颇汗颜并感谢再三。
    Akker6-7年前来我校时,我就接待过他,昨晚见了,风采依旧。Plomp是我校陈玉琨教授老朋友,与Dijkstra同岁,刚退休。
    今早见汪琼、李馨、小勇、罗红卫以及众师范大学同仁,华南师大焦兄帅7人、华中有9人,教学设计界一线中青年名将可谓云集丽娃河畔。不亦乐乎!

  2. 焦老师关于“设计研究”精辟的三句话描述,其最初的出版渠道,是在华师大西门附近一间叫“373酒吧”里8号桌上的一张餐巾纸。

    伟大的思想往往就是这样不经意间、非正式的诞生。也许还需要一点酒精,以激发灵感状态的出现……:)

  3. 哈哈!谢谢任兄和浩子的夸赞!我知道,这是兄弟们对我的鼓励!我会加倍努力!谢谢两位!
    此次确实见到很多新朋旧友,很是开心!相信EDR研讨会也定会取得丰硕成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