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学问与人生

 

              一个佛家故事是这样说的:

              一个屡屡失意的年轻人来到普济寺,慕名寻到老僧释圆,沮丧地对他说:“人生总不如意,活着也是苟且,有什么意思呢?”
             
              释圆静静听着年轻人的叹息,末了吩咐小和尚说:“施主远道而来,烧壶温水。”

              稍顷,小和尚送来了温水。释圆抓了茶叶放进杯子,用温水沏了,茶叶静静地浮着。年轻人不解地询问:“宝刹怎么用温水泡茶?”释圆笑而不语。年轻人喝一口细品,不由摇摇头:“一点茶香都没有呢。”释圆说:“这可是名茶铁观音啊。”

              释圆又吩咐小和尚:“再去烧壶沸水。”稍顷,小和尚提着一壶沸水进来。释圆又取过一个杯子,放茶叶,倒沸水。茶叶在杯子里上下沉浮,丝丝清香不绝如缕。释圆又提起水壶注入一线沸水,茶叶翻腾得更厉害了,一缕更醇厚更醉人的茶香袅袅升腾。释圆如是注了五次水,杯子终于满了,那绿绿的茶水,清香扑鼻,入口沁人心脾。

              释圆笑着问:“施主可知道,同是铁观音,为什么茶味迥异吗?”年轻人思忖着说:“冲沏的水不同。”

              释圆点头:“用水不同,则茶叶的沉浮就不一样。温水沏茶,茶叶轻浮水上,怎会散发清香?沸水沏茶,反复几次,茶叶沉沉浮浮,终释放出四季的风韵:既有春的幽静、夏的炽热,又有秋的丰盈和冬的清冽。世间芸芸众生,又何尝不是沉浮的茶叶呢?那些不经风雨的人,就像温水沏的茶叶,只在生活表面漂浮,根本浸泡不出生命的芳香;而那些栉风沐雨的人,如被沸水冲沏的酽茶,在沧桑岁月里几度沉浮,才有那沁人的清香啊。”

              在眼花缭乱之中,在浮躁浑浊之中,再读这个故事,悟到的应该远不止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么简单。

              学问如茶!学习和学问都是要花心血的,而我们的惰性和名利的侵蚀,使得我们疏于思考,躲于耕作。这样的学问难道不是温水中的茶? 

              浮生如茶!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韵味。温水也吧,佛水也罢,岂不是人世间的种种机遇与命运?那些经历风雨的人,如被沸水冲沏的酽茶,其沁人心脾的清香,来自于生命几经磨砺的结果;而一帆风顺的人生,是漂浮在生活表面的茶叶,其境遇诚如温水沏茶。在沧桑岁月里几度沉浮的人生,才有那沁人的香味,才是波澜壮阔激情澎湃的人生。

13 Comments

  1. 焦老师:实在没有找到你blog上的留言板,就借这块地方提个小小的疑问吧。你说“什么是教育技术学”与“教育技术学是什么”、“理论基础”与“基础理论”不同,我实在理解不了。我觉得这个问题就类似于:“焦建利是谁”与“谁是焦建利”,至少逻辑上是一样的。在我看来,所谓教育技术学理论基础的课程很多时候并不是在讲理论,而是诡辩,确实也很佩服你的口才。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2. 致“调皮捣蛋的学生”:你能告诉我你的感受和看法,我很高兴!

    对于“什么是教育技术学”与“教育技术学是什么”、“理论基础”与“基础理论”之间的不同,你无法理解,我觉得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之间确实不是一回是,而且正是在逻辑学上看它们不是一回事!

    理论课是比较枯燥的。不过我想,大家也不是来听评书的!诡辩也吧,论辩也吧,既然你认为是辩,那辩就应当欢迎任何不同的声音和观点!感谢你通过这个管道表达你的观点!也希望你能说说,你心目中的《教育技术学基础理论课程》是什么样子的!

    最后,谢谢你对我的口才的恭维!我会继续努力的! 呵呵!

  3. 另外,我也想表明,欢迎正在修读硕士课程的同学以及其他关心教育技术学的朋友,在这里发表自己的看法!包括署名为“调皮捣蛋的学生”的看法!说实话,我很喜欢你这样的性格,真的!

    在科学的殿堂,任何声音都应当是受欢迎的,这是我们所期望的起码的学术自由!

  4. 我觉得“什么是教育技术学”与“教育技术学是什么”实质上是一回事。“理论基础”与“基础理论”实质上也是一回事,虽然在“理论基础”可以理解为教育技术学自身的理论所建立的平台,“基础理论”可理解为教育技术学自身理论中的一些基本理论,这样看来,似乎有点不同,但实质上并无不同,因为“理论基础”与“基础理论”实质上好象一个是烧窑的,一个是卖瓦的,但都是一火的,它们都是这个专业为自己找来说服人的,无法将其严格的区分开来。

  5. 焦导您的口才优秀的表现除了讲理论方面外,还在品茶方面优秀呀!茶品得好,口才真是好!

  6. 人类总喜欢把问题复杂化。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却非得给它加上理论的光环,让它看起来是那么神圣。就拿红楼梦来说吧,曹先生当年著书的时候应该做梦都不会想到,他的作品在后人的评价中,竟然能够体现多么深邃的感情在里面。这就是人类在作茧自缚。
    感谢焦老师能够有着宽大的胸怀容忍我的狂言。学术界确实也需要这样的胸怀。人生不过就是短短的几十年,生前再怎么风光,亦或落魄潦倒,最终都要回到上帝的怀抱。所以,为何不随心所欲一点、张扬一点呢?虽然我相信上帝、神仙或者是类似的物质存在,但我不会把希望寄托于那缥缈的未来。有什么想说的,想做的,都一定要在这辈子说出来,做完。

  7. 当然了,这也就是我对基础理论研究课程的想法。不要人云亦云,应该求同存异,百花争鸣。应该坚持自己的见解,因为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对错之分。
    我觉得辜鸿铭老先生在这方面是我们的楷模。在封建皇朝摇摇欲坠的年代,他四面楚歌,但却始终坚持传统文化,扎了几十年的辫子,至死捍卫皇室。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

  8. 现在的佛家,也是这样吗,有没有这方面的书呀,讲的很好呀,这就如现代的教学,不要拐弯,要用简单、直观、浅显的语言、不仅要考虑内容、还要考虑对象真是太难了,想做一个大师,先要好好的修炼呀

  9. 谈一点自己的浅见:
    第一个问题:“什么是教育技术学”与“教育技术学是什么”当然不同。“什么是教育技术学”这是教育技术学科定义,而“教育技术学是什么”我认为应该属于学科范畴,定义和范畴当然不同。
    第二个问题:“理论基础”与“基础理论”也不同。“理论基础”是“别人”的东西为“我”所用,而“基础理论”才是属于“自己”的。
    不知对否,请焦老师斧正!《茶、学问与人生》深受教育,转到我空间去了,我会注明出处的。就此谢过!

  10. 教育技术是什么?是一门课程?是一门专业、一个学科亦或一片领域?学科与领域的争执早已开始,却不知道最终孰对孰错孰胜孰负。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焦导来说,教育技术绝对是一项事业!将职业做成事业的人,绝对是值得尊敬的人~~~

  11. 我给你这个改编成动画啊
    你老有空看看
    http://up.izy8.cn/flash2/1251044245.swf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