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日湖北《教师如何做教育研究》讲座纪要

          1010应湖北省电教馆之邀,为湖北省200多位教师讲如何做课题。这是我第二次应邀去湖北。

 

          说实话,这个专题很不好讲,很容易将听众讲睡着了。一是因为方法相关的东西比较难讲,比较枯燥,要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讲清楚,并且能吸引听众,实在不容易。二是由于是比较多的人参加会议,要想多些交互,贴近听众的具体需求,比较难。三是对我而言,教育研究的经验还不够丰富,要想讲好,实在不容易。

 

          从实际效果来看,好象没有人睡着,大家都坚持到最后,湖北的一线教师让我很感动,讲座效果基本在预计范围之内,虽然没有兵败湖北!但是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教师做研究,为什么要做研究,我先是也引用了Karl FischDo You Know作为开场,效果如预期的那样,接着我引用了苏霍姆林斯基在《给教师的建议》中的两句话,将了教师到底为什么要做研究。

 

           “教师不仅是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儿童,而且也是儿童精神世界的研究者……只有善于分析自己工作的教师,才能成为得力的、有经验的教师。在自己的工作中分析各种教育现象,正是向教育智慧攀登的第一个阶段。

          “如果你(指校长)想让教师的劳动能够给教师一些乐趣,使天天上课不致变成一种单调乏味的义务,那你就应当引导每一位教师从事一些研究的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 

          接着我针对如何选题,如何做文献综述两个问题,我谈了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在过去给国家级骨干教师和历次省级骨干教师都将过。这次我按照管理进行了重新准备,补充了一些新内容,增加了自己的新认识,特别是全部以听众的课题名称为实际例子来讲,听众比较有兴趣,也有针对性。

 

          关于到底做怎么样的研究的问题,我先是大体介绍了一般的教育研究的方法及方法运用中常见的问题,接着,我重点介绍了教师应该做也能做好的三类研究:教育叙事研究、教学案例研究和教师行动研究。这三类研究非常适合教师作为研究者的实际,是教师能做、应该做、做得来、做得好的教育研究的样式。比较失败的地方在于实际的、贴合听众的例子不够多,不够典型,分析不够透彻,以后在这方面要好好改进。

 

          接下来,根据湖北省电教馆的要求,我利用了一点时间,讲了如何写研究计划、开题报告和结题报告,并就研究报告中常见的问题进行了分析。

 

          最后,我以顾泠沅教授的一句话作为结束:“人生的际遇各不相同,路却可以自己走出来,只要不罔不贻,总会有个结果。做研究如同做人,与其看天不如看路”。

 

          比较可惜的是,时间安排不够合理,和教师之间的交流没有能够按计划展开。

  

10 Comments

  1. 我是那一天参加学习的学生。很感谢您精彩的演讲。谢谢您!学到了不少的知识。

  2. 非常感谢焦老师!很多老师给我反馈说,在课题研究中许多以前没有明白的地方,听了以后豁然开朗了。希望焦老师还能到湖北来!

  3. 焦老师,您那么忙,您这篇文章是凌晨赶出来的,我只想提醒您:注意身体哦!

  4. 学习!!
    要让一线教师很科学,很规范地做课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5. 焦教授,您好!我也是听您讲座的湖北的老师.学到了很多东西,但笔记很不完整,请您把11日的讲稿放在您的自留地里.谢谢!

  6. 很想要您给我们演示的那个PPT:do you know.谢谢

  7. itspanther老师和bmyf145老师,我报告的PPT已经全部交给你们省馆的潘老师了,她好像也传到了你们的课题网站上了,你们问她要吧!因为文件比较大,我的BLOG没有你们多空间传!

  8. 老师,DO YOU KNOW的英文版是在http://thefischbowl.blogspot.com/吗?好象打不开。我有没有抄错?

  9. “人生的际遇各不相同,路却可以自己走出来,只要不罔不贻,总会有个结果。做研究如同做人,与其看天不如看路”。
    非常喜欢顾泠沅教授的这句话!

  10. 在我看来,焦教授旨在解决三个问题:一是为什么要做研究?二是做什么样的研究?三是怎么做研究?如果通俗一些讲:一是我们研究是为了什么?二是我们能做些什么样的研究?三是我们如何才能把自己的研究做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