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哥德尔看方法与问题的关系

         今天,如果那位还坚持认为某种研究途径一定绝对可靠的话,那么他/她就应当去研究一下科学哲学和科学史,尤其是应当学习和了解哥德尔所作出的巨大成就。

        方法与问题的关系是一种类似鸡和蛋的关系那样的关系。大凡接受过科学训练的人,都不会认为有那种方法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同样,也不会确定地认为那种问题当然一定要使用某种方法才能解决。

        在自然科学史上,关于实证主义与人文主义的研究传统之间的纷争经历了相当漫长的一个过程。在心理学领域,两种研究途径之间的相互不理解和相互漠视由来已久。在教育技术学领域,这种情况依旧。采用类似自然科学途径的研究者,以一种唯我独尊的心态,蔑视采用思辩的、逻辑的、分析的社会科学研究思路的研究。反过来,以整体为立足点的、采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研究者也对实证研究所获得的成就不屑一顾,认为“这样的结论有什么现实意义呢?”

         演绎与归纳是人类认识事物的两种基本的认知方法。历史上,西方的哲人们常以这两种方法中的某一种为根本性方法,而否认或贬低另一种方法。因此,西方的哲学在方法论上可以分为两派:演绎主义与归纳主义。这两派的对立和斗争在近代的西方哲学史上表现的尤其激烈,只是到了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由于非欧几何的出现(后来又相继出现了集合论、相对论等)才见分晓。其结果是演绎主义失败了,归纳主义取得了“胜利”。因此,西方近代哲学界中以演绎法作为基础的唯理主义转变为现代的非理性主义,以归纳法为基础的经验主义则被发展为实证主义。

         实证主义者之所以反对“形而上学”,是因为它们并没有弄清楚归纳法与演绎法的关系。他们依赖的是归纳法,他们反对演绎法。他们不知道对经验或感觉知识的归纳导致的就是演绎知识,而演绎知识必须依赖一定的前提,这些前提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反应的就是“形而上学”的知识。

        哦!我们研究主体需要更广阔的胸襟。

        每当想起这些,我总是不由得联想到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马斯略。在1967年他所著作的《科学心理学》一书中。老马提出了“以问题为中心”和“以方法为中心”

        福建师范大学教育系洪明副教授《西方教育研究取向新进展》、台湾吴统雄先生的《民意测验的挑战与回应——定量方法与定性方法》。复旦大学哲学系 张庆熊的《西方社会科学方法论发展态势概述》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文献。

4 Comments

  1. 焦老师,教育技术与哲学有什么联系?

  2. 最近在看马斯洛的《动机与人格》,其中有一章是专门论述方法中心与问题中心的问题。这一原则不仅仅对心理学研究,对其他学科的研究也非常有启发。不过个人认为马斯洛把问题和方法对立起来了,两者应该走向融合(or整合)。如教育技术要解决问题,同时要发展自己的方法。可惜很多人只关注老马的需求层次论,问题中心相关的资料不多。在国内目前只查到两篇论文……

  3. 马斯洛关于方法的论述,其实更早是出现在他1969年所写的《科学心理学》一书中。这本书贵州曾出版过,市面上很少见,在许多图书馆也难以见到。我手里有英文版本,中文翻译稿在90年代初期,有我的师兄给我在外地买了邮寄给我!呵呵!

  4. 教育技术的方法是什么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