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HongRui微博谈FERC SEMINAR

          FERC SEMINAR坚持了12年,之前有一年在西安的时候,我和志波、周榕、志高四个人在一间小教室里也搞过。以前,也曾在博客里有一篇专门介绍我们SEMINAR的博文《习明纳尔在FERC的前前后后》,最近有方圆实验小学简子洋老师应邀参加FERC SEMINAR,发表的一篇博文,《“习明纳尔”的学习收获》。 

          早上,FERC 的毕业生 HongRui 童鞋在微博上发言,谈到 FERC的SEMINAR。大体浏览了一下,发现很有见地。午餐之后,利用一点点时间,就他提出的问题进行了回应。之后,又从微博里将这些观点复制出来,在这里系统梳理,以备忘!

          【HongRui】提问”与“提出问题”稍有区别:一个个的问句甄别提炼才构成问题。为提问而提问,学别人问句照猫画虎,而不思究其用意,则毫无理路、或思想呆滞,于自己批判能力或汇报者帮助甚微。问句要有分析点评,“臭鸡蛋”飞完,更要有老师、主席或会议纪要聚拢揉合,于问题提炼、解决有所推进才好。

          【Johnnie】很感谢你在离开FERC之后,还在思考FERC SEMINAR SERIES的发展。的确,SEMINAR的初衷就包括通过头脑风暴,激发所有FERC人的问题意识。事实如你所言,不少提问属于为问而问,没有深入地批判性思考,没有收到“扔臭鸡蛋”的效果。

          【HongRui】研讨既是学习形式,又是学习内容,仅是实践绝难提高。如有条件,有指导的阅读、切磋和反思亦不可少。

          【HongRui】将Seminar搞成一门选修课是否可行呢?以前录的视频可以拿来做教学案例,也可从提问的角度、研究的角度或者拍摄的角度进行视频分析、内容分析做研讨内容。

          【Johnnie】在国外,Seminar作为课程是常见的形式。十几年来的视频,并没有发挥真正的效用,后来,在SEMINAR中录制变成一种形式。我曾多次呼吁,新到的FERC童鞋,要看看以往的童鞋的期末总结,每个在FERC的人,在3年里至少要有6次总结的。这次总结可以作为后来者的经验和教训。但是有多少人真的去看了?有多少人?

          【HongRui】有其他方向同学加入也可拓展交流的宽度和密度。

          【Johnnie】十三年来,我们的SEMINAR从来都是开放的,以前,也总会有其他方向的童鞋老师参加。但是这个事情比较微妙,不可强求!呵呵!

          【HongRui】或者让学术部的同学协助搞成emergent系列研讨会。每次研讨结束总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丢给专家来给我们做讲座或提供参考书目和思路。

          【Johnnie】这个想法很好!去年及以前几届,在《教育技术学基础理论研究》课程中我曾做过这样的尝试,请大家就各自感兴趣的问题开展小组合作,之后再进行分享研讨,效果还是不错的。以后,我们可以继续尝试这个方法。

          【HongRui】学院组织的很多讲座不受欢迎,跟不切合研究生实际也有关系。这种形式或可稍做补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