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所:沉默与短篇小说

          昨天晚上19:30-21:30,爱尔兰短篇小说作家科尔姆•托宾(ColmTóibín)作客方所,做了题为《沉默与短篇小说》 的精彩演讲,120多位文学青年集聚方所,享受了一场文学大餐。

          托宾的演讲非常精彩,他时而讲故事,时而朗读自己的作品,也请听众朗读自己的作品。中途还唱了自己15岁时百听不厌的一个乐队的一首歌。现场气氛非常棒,昨天的翻译也很给力。

          小说是小说家的言说方式,既是沉默的产物,也是打破沉默的手段。在演讲中,托宾说:“沉默的一个特点便是总有人想要打破它,总有人把事情写下来或差一点说出口。我对这个差一点的时刻很感兴趣。” 

          托宾说:“小说家本身是沉默的。你把你的执念放到笔下,但其实你是沉默的,你也不想告诉任何人,所以你把这些赋予你笔下的人物,于是构成了故事。所以有时候对作者而言你需要打破自己的沉默。”

          Johnnie 筒靴不是文学青年,小时候在谈理想的那个年龄段,脑子里也没出现过作家和小说家的影子。在那个年代里,我的小学没有图书馆,也没读过几本小说。之所以凑这个热闹,一来是因为方所,二来嘉宾是在美国的爱尔兰人,于是就拉了王瑛童鞋一同前往。

          知道方所,是今年暑假应邀出席果壳网组织的万有青年大烩。当时一同受邀,也是在广东的TONY同学跟我提到的。后来想起来,我们在中大见面的时候,他也曾跟我说起过,只是在当时没有在意吧了。

         在豆瓣同城方所的活动中,有这么一段介绍:

         “方所”,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化组合,涵盖了书店、美学生活馆、咖啡店、艺廊与例外服装。 一方面,它是一个“家”,一种知识、审美与生活的完美结合;另一方面,它是一个永恒的进行式,一个多元的发表平台,期望让源源不绝的文化与创意,人才与作品,能够因为这个场所而受到启发、得到发表与注目。 

         “方所” 典出于南朝梁代文学家萧统 “定是常住 便成方所”,要为懂得文化创造生活的所有人,打造一个内在渴望归属的地方,更要让文化的广州,以至文化的中国,更加茁壮与丰富。

         围绕着太古汇开了大半圈,在找到车库的入口。等我们把车子放好,到达方所的时候,已经坐无虚席。这着实让 Johnnie 同学吃惊不小。在科尔姆•托宾演讲的开场,他也对这个书店啧啧赞叹。我在想,在这样一个光怪陆离的氛围里,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社会,居然有这么一大批文学青年,为了自己的兴趣和求知的欲望,自觉自动的参加这样的活动,这真得不容易,真得不容易

         里面走了一大圈,书真的很多很多,尤其是在台湾出版的图书很多。在大陆这些书是很难买到的。

         徜徉在如此美妙的书海里,我仿佛再次踏进了位于牛津的 Black Well书店。

(图片源自网络,摄影者不详,特别鸣谢)
          方所是个好地方。我还会常去看看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