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乌普萨拉

       收到一个朋友的邮件,他要去乌普萨拉旅游,问我有什么好推荐。

       仔细一想,这个邮件还真不好回复。脑海里的乌普萨拉顿时浮现在眼前。有哪些景点值得推荐呢?想来想去,除了那个大教堂和老城,还真说不出什么值得一看的景点。可是,可是我又是为什么如此地留恋那座小城呢?

(图片源自网络,作者不详,特别鸣谢!)

       3月底的时候,在瑞典访问结束,想给自己放几天假,去一个心意的地方小住几天。当时,乌普萨拉就是其中的一个选项。后来,我还是选择了罗马,计划把乌普萨拉留在了回国途中。毕竟,乌普萨拉离斯德哥尔摩太近了,只有70公里的路程,如果从阿兰达机场坐火车过去,只需要17分钟。这样,我就可以在阿兰达转机的时候,去乌普萨拉小坐一会,拾回当年的点点滴滴。后来,因为其他原因,在阿兰达机场转机回国的时候,我没有能够成行前往乌普萨拉,心中留下了不少的遗憾。

       2008年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以在乌普萨拉小住一周。那一周的时光让我深深地喜爱上了乌普萨拉。这个坐小城,如同英格兰的牛津和剑桥一样,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城。乌普萨拉大学恐怕是很多人知道乌普萨拉的原因吧?!学校建于1477年,创始人是雅各布·乌尔夫松(Jacob Ulvsson),是瑞典及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早的大学,也是世界百强大学之一,其浓浓的书香吸引着来自海内外的学子。据说,这所大学已经培养出了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学校现有7个学院,150个系,有学生约2万名,其中有3,000名研究生,有教职工近5,000名。

       记得当时拜会乌普萨拉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院长告诉我,教育学院已经与北京教育学院和香港教育学院建立了校级合作。当时,Jonas Almqvist博士的学位论文使我第一次了解瑞典的博士研究生培养方法。那个时候,在闲暇时间,漫步乌普萨拉小河边,看着三三两两的学生坐在河边,夕阳下,景致真是美不胜收。当时我在想,如果志摩不是去了Cambridge,而是在Uppsala,也许那个名篇该写得是乌普萨拉吧?!

       想到了这里,我在邮件中这样回复朋友:

       其实,在我眼里,乌普萨拉最迷人的是它的历史积淀和学术气息。置身其中,在悠悠的乌普萨拉河边,找一个BAR,将自己置身鲜花丛中,一杯啤酒或者咖啡,用心去慢慢地感悟和体会,这就足够了!

       总有一天,我还会回到乌普萨拉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