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Schools in Sweden

(图片源自网络,特别鸣谢!) 

         这里的自由学校,其实是类似于美国的 Chaters School, 或者可以叫 Independent School,是政府创办学校(Public School)之外的学校。

           1992,在瑞典教育改革的历史上,这一年是一个重大转折点。这一年,瑞典政府颁布教育法案明确提出,每个人都有权开办学校,政府须按学生人数对学校进行拨款资助。

           这个法案的颁布成为瑞典自由学校改革运动的起点,也使瑞典从一个教育集权程度很高的国家变成了一个教育分权程度很高的国家。期间自由学校取得了长足发展,但也遇到了不少的非议和批评。

           据一份有关自由学校发展情况的报告显示,到2010年,瑞典的自由学校已经占全国幼儿园和中小学的21.5%,约21万学生在自由学校接受教育,学生、家长和教师对自由学校的满意度远远超过一般公立学校。也有数据显示,1992年到2010年,瑞典义务教育阶段的自由学校数量从占学校总数的1%增加到15%,高中阶段由1.5%增加到17%。2010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在自由学校就读的比例是10%,高中阶段在自由学校就读的学生占20%。

           事实上,在自由学校政策实行初期,自由学校每招收一名学生,当地政府为学校提供85%的资助,剩余的15%由学校自己支付,允许收取少量学费。到1997年,瑞典政府对自由学校的资助金额达到100%,与公立学校拨款达到同等水平。与此同时,瑞典政府明令禁止自由学校向家长收取学费。

           在创办自由学校的主体中,营利性公司是不容忽视的一支力量。根据瑞典教育部网站公布的数据,目前营利性公司占所有办学主体的60%,并呈现教育集团化的倾向。

           

             这个表中显示的是四大办学主体,分别是: AcadeMedia AB, John Bauer Organization AB, Baggium Utbildings AB, 以及 Kunskapsskolan I Sverige AB。其中学校数目最多的是AcadeMedia AB, 其学生数也最多,John Bauer Organization AB,排名第二。

             早上如约前去拜访的,就是 John Bauer School in Umea

(上述2张图片源自网络)

             这所学校现有学生185人,有全职教师18人,另有一些兼职教师。上午被安排去听的是一节面向11年级(相当于国内高二)的生物课。课堂只有17-18个学生,讲授的内容是《食物链》,内容涉及生物、化学等相关知识。课堂组织的不错,教师很能启发学生,不断地通过提问,使学生参与进来。但是也有一些和国内情形很相似的地方。比如,有学生在课堂上用手机(不确定是在上FACEBOOK,还是检索老师讲到的内容),也有学生不时地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查WIKIPEDIA里的资料。

             很遗憾课程讲授的语言是瑞典语,所以更多细节也难以理解。只是教室的形式令人觉得非常有意思。

                        

             当笔记本电脑进入教室之后,电源问题变成了一个蛮有意思的问题。似乎还没有看到几家将这个问题解决的比较好的。这里是 John Bauer School in Umea的解决方案。这个柱子是可以移动到哦。学生可以将它移动到自己的小组桌子跟前。呵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