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访问第一站:Ueam

          19日一大早离开家,经北京和斯德哥尔摩转机,终于在当地时间20日子夜时分抵达瑞典北部大学城 Umea,开始了在瑞典访问的第一站。

在首都机场T3候机楼

          整个旅程中,最痛苦的莫过于在阿兰达机场候机。因为订票的时候,担心出海关等手续麻烦,预留了充裕的时间,没想到时间太过充裕,要在机场等候6-7个小时。出发前设想搭火车直奔曾到访过的大学城乌普萨拉,哪里给我留下了极为美好的回忆,或者就到斯德哥尔摩市区看看。从网上检索的资料是从机场去两个地方都非常方便。可是到了机场,一咨询,发现这两个方案都不可行。一来火车上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加上两头就不短。特别是时间不巧,等赶到任何一个地方,所有的店铺都下班关门了。所以只有一个选择,就呆在机场,静静地等候前往UMEA的航班。

斯德哥尔摩阿兰达机场候机

阿兰达机场解决肚子问题的地方

         之所以说这是最痛苦的等候,除了时间长(比当年在多哈机场滞留10个小时相比,应该不算长。呵呵!)之外, 最重要的是时差的效用开始折腾人了。尽管候机的这段时间是瑞典当地时间下午3点到晚上,可是在国内那正是呼呼大睡的时候。那个难受劲,可想而知啊!我使劲地坚持,为的是把时差尽快倒过来。尽管如此,还是难以坚持。所以,从斯德哥尔摩到于默尔的一个小时航程中,我清醒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3分钟。直到下飞机,还是旁边的旅客敲醒我的。

           在来之前,就在网络上查这里的温度,很担心零下20多度自己能否吃得消。在北京首都机场的时候,室外的气温是1度,到了斯德哥尔摩机场,室外气温是2度。站在机场外面,我一点也没觉得多恐怖。到了UMEA机场,正是凌晨,走出机场的时候,气温肯定是零下几度,但是似乎也能接受。整体感觉外面冰冷,屋子里却实在太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