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端州赏砚

       湖笔、徽墨、宣纸、端砚,并称文房四宝。宋朝把端砚列为“贡品”之一。

       汉代刘熙《释名》中解释:“砚者研也,可研墨使之濡也”。

       初六,与在穗过年的老友一家餐聚,相约初七前往肇庆看石头。

       好友同兴号张老板精通此道,王局长对石头也颇有研究。第二天一早,一行三人直奔端州。

       话说这端州产砚自唐代始,其石质坚实,研墨时墨水不会发滞,发墨快而且不会干得太快。

       到了端州,走进的第一间店是端砚新星黄永全先生的店铺。永全兄为人忠厚,话不多。近八年端砚习作,创作出来不少好的端砚作品。他擅长于山水、瓜果等方面题材的端砚雕刻。

       张兄介绍,一方砚石头,先是要石料好,而石料以老坑和坑仔岩最为名贵,而麻子坑、梅花坑、宋坑次之。其次是石品要好。端砚石品花纹有冰纹、金线、银线、青花、玫瑰紫、火捺、天青、蕉叶白、鱼脑冻、冰纹冻、天青冻以及名贵的石眼。要想真正懂得辨别石料,欣赏石品,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石头好,不见得就会有好砚。端砚艺人的构思设计和雕工技法就成了好石料是否能出好端砚的关键因素了。

       据说这石料本身就是很难得的老坑石料,雕工也颇为精致,构图巧妙。这款砚石是张老板的最爱,此等宝贝,谁又舍得将墨倒上去?呵呵!

       绍圣二年(1095年),苏轼写信给黄庭坚:“或谓居士:‘吾当往端溪,可为公购砚。’”(Johnnie题注:这句仁兄应该熟悉,某人曾在去年8月也说过类似一句。没想到居然侵犯了苏轼的版权!呵呵!)。

       居士回复苏轼说,“‘吾两手,其一解写字,而有三砚,何以多为?’”。

       可见,不仅现在,即便是差不多1000年之前,这端砚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研墨文具,而成为了集雕刻和绘画于一身的精美工艺品。

        这块砚石体格较大,如果你想放在自己家里,估计放在50方左右的客堂书房才比较相称。至于价格嘛,据说跟张老板的座驾相当。

这块是老坑石料,仁兄说是用来学习把玩的老坑样本。

砚石师傅还为好奇的我们几个简单地展示了一下,如何磨光。

         端溪砚加工制作要经过采石、维料、雕刻、配盒、磨光等几道工序。

         仅雕刻刀法就有深刀(高深雕)、浅刀(低浮雕)雕刻、细刻、线刻、通雕(镂空)等。

         永全兄说,要想真正了解端溪砚,仅仅凭肉眼观赏,那是不可能的。呵呵!

《寄端砚与樊茂实因作诗以遗之》

[宋] 张九成

端溪石砚天下奇,紫光夜半吐虹霓。

不同凡石追时好,要与日月争光辉。

韬藏久矣不敢用,唯恐翰墨污染之。

樊子文章有余地,汪汪万顷谁敢窥。

赠君此砚勿轻弃,经史妙处其发挥。

飞流溅沫满天下,要使咳唾皆珠玑。

        张九成是南宋理学大儒、诗人及书法家。其挚友樊茂实则是杭州人,曾任福建路提点刑狱公事,据文献记载樊茂实曾是陆游的顶头上司。对陆游有知遇之恩。从《寄端砚与樊茂实因作诗以遗之》以及可见的《赠樊茂实铁照》两首诗作中,不难看出两人之深情厚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