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今天开始,自留地君将分三期,对施乐遥博士进行独家专访,跟所有的订阅者朋友一起分享她们母女一起读英文诗歌,运维微信公众号【BBCC少儿英语】、与国内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分享、以及母女合作出版的心路历程和台前幕后。

今天的这篇推文是这个专访连载的第一期。

小酒和施乐遥在读童谣(by Shelly)

焦建利: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跟女儿一起读英语诗歌”的事情?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和小酒运维BBCC少儿英语这个微信公众号的呢?

施乐遥:我是在2015年冒出跟女儿酒酒一起读英语节目的想法的。

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目睹了她的童年和我的童年的巨大不同。 从出生开始,她就是在一个五彩缤纷的儿童文学乐园里开心地成长, 有故事,童谣,诗歌, 笑话…… 源源不断的优秀作品。

我想到自己的童年, 阅读资源非常有限, 我的家庭还算给我提供了比小伙伴们更多的书籍,但学校的图书馆一个学期也借不到一本书。我有时会想,“如果年少的我能读到这么有趣的故事/诗歌该多么幸福?”

我也想到中国的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孩子可能也跟我小时候一样,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优美/风趣/打动人的作品。

我想把一部分优秀的作品介绍给他们, 让我帮他们打开一扇小小的窗子,多看到一点外面的世界。

而第二个原因是跟我自己有关。我是个在大学工作的妈妈,尤其在学期里我的工作量很大, 有时回到家很晚了, 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其实挺有限的,然而,我又看见他们在飞快地长大, 我有点暗暗心惊 ,有点隐隐内疚。

所以,我想找一个可以跟孩子一起做的事情,可以共度的有质量的时间。 因为酒酒在英国出生长大,她的英语发音更英式,标准的伦敦(郊区)音。她来朗读我来注释是一个合理的分工。所以,我们就决定来做“BBCC少儿英语”, 也就是 British  Born Chinese Child English 的意思。

诗歌是一种“微阅读”,因为往往很短嘛。所以,工作量比较好把握,容易完成。 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发布了大概60首英语童谣, 90首英语诗歌。

去年,我尽量保持一周一更甚至二更的频率, 都是‘逼迫’自己“碎片式完工”, “化零为整”。 也基于这些碎片式的写作/创作,我出版了《玩转英语童谣》和《玩转英语童诗》两本书。

焦建利: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对英语童诗情有独钟呢?

施乐遥:因为我姓Shi 啊。哈哈哈, 这是开玩笑了。

事实是,我跟着小酒大概看了十几本英语儿童诗集, 发现它们的共同特点在于:不端着,不长,不同, 被它们深深地吸引了。

所谓不端着,就是语言浅显,说的跟儿童生活细细相关的食物和环境。 可以是四季和气候,可以是袜子和椅子,煎饼和小狗; 可以是快乐和忧伤甚至恐惧。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实诚。

比如这首 :

Sometimes

by Mary  Ann Hoberman

Sometimes I like to be alone,

And look up at the sky,

And think my thoughts inside my head – Just me, myself, and I.

有时候

 

我时候我就想一个人呆着,

抬头看看天空;

想想我脑袋里自己的想法,

只是小我, 自我, 和我。

谁都有想一人呆着的时候。我小的时候总被被教育要“无私无我”。 可是,考虑自己,自身的发展或困扰,很正常, 对心理健康有利。心理健康的个人多了,这个社会才和谐发展。 有时候吼一句“我就考虑我自己”是最接近人的本性。为什么不能大声说出来?尤其对小孩子来说,长大的标志就是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谁”。

不长:可以找出很多少于50个词的诗。比如, Dickinson 写的A word is dead 19个词, Sandburg 的 Fog 只有21个词,Stevenson的 Rain 才24个词,  Hoberman的Firefly 就12个词。

不同:来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可以这样说,诗歌是文学的最高形式。 任何你想从其他文学形式得到的都可以在诗歌中找到。 可以说诗歌是用最少的词语描述了最丰富的人类情感。

布罗茨基说,“ 一个人读诗越多,就越难容忍各式各样的冗长。作为墓志铭和警句的孩子,诗歌是通向任何可想象之物的捷径和传导人类体验最简洁最浓缩的方式;它可以为任何一种语言操作(尤其是纸上的语言操作)提供可能获得的最高标准。”

我们的孩子应该“享受最好的(精神食粮)”。

(未完待续)

Campus of SCAU (by Joh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