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跟”智慧教室”死磕上啦!

先是不断地被一些学校校长和相关企业的朋友邀请,去学校观课交流,其次是频频出现在各种会议和论坛上,被要求就智慧教室相关话题发表演讲。

​上午应余振江主任之邀,要在广州市第七十一中学讲座,这是广州市白云区的一个活动,白云区要开展智慧教室的项目。

联系到最近几年,在很多学校看到的智慧教室项目以及在一些企业所看到的智慧教室解决方案,我发现有不少的智慧教室是【封闭】的,而封闭的智慧教室项目其实就等于是阉割和愚昧。

为什么说不少的智慧教室是【封闭】的?

因为有相当多的智慧教室项目采用了严格的【管控】,学生和教师不能安装APP,不可以自由上网,不允许带出教室。

于是,所谓的【智慧教室】就变成了几十年前的【计算机房】了。

这是对平板电脑这种移动终端的移动特性的【阉割】。

为什么说封闭的智慧教室项目是愚昧的?

因为有海量的在线资源和无数的APP,可以帮助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

然而,封闭和管控把所有的这些东西拒之门外,只允许教师和学生使用这个系统提供商所提供的东西。

所以,在我看来,封闭的”智慧教室”=阉割+愚昧。

您觉得呢?





4 thoughts on “封闭的”智慧教室”=阉割+愚昧”

  1. 严重同意,只有开放才能博采众长,体现智慧。现在的智慧教室都是些什么呢?从最早的电子书包到现在的智慧教室,在产品内容和方向上基本没有变化,最让我难以理解和接受的事情是从来也没有过成功的使用案例,也没有具有说服力的使用价值,更无法体现教学模式和学习方式的转变,没有减轻教师的负担,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但是这种产品却一直有学校甚至是区域在大范围采购。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2. 现在的教育信息化最缺少的就是批评和反思。焦老师是为数不多的敢于提出批评的专家学者,只有敢于批评的学者才是真正的专家,给焦老师点赞。

  3. 根本就是学生的学习自觉性、主动性问题,当前数年内中小学生是很不适合的,大学高校才是应该广泛推广的场所。

  4. 国内貌似还不具备智慧教室、智慧校园、智慧课堂的成熟的学与教的环境,很多已建的可能也会是厂家推销或学校宣传的一种手段。或但作为教育者,又必须推广与实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