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跟”智慧教室”死磕上啦!

先是不断地被一些学校校长和相关企业的朋友邀请,去学校观课交流,其次是频频出现在各种会议和论坛上,被要求就智慧教室相关话题发表演讲。

​上午应余振江主任之邀,要在广州市第七十一中学讲座,这是广州市白云区的一个活动,白云区要开展智慧教室的项目。

联系到最近几年,在很多学校看到的智慧教室项目以及在一些企业所看到的智慧教室解决方案,我发现有不少的智慧教室是【封闭】的,而封闭的智慧教室项目其实就等于是阉割和愚昧。

为什么说不少的智慧教室是【封闭】的?

因为有相当多的智慧教室项目采用了严格的【管控】,学生和教师不能安装APP,不可以自由上网,不允许带出教室。

于是,所谓的【智慧教室】就变成了几十年前的【计算机房】了。

这是对平板电脑这种移动终端的移动特性的【阉割】。

为什么说封闭的智慧教室项目是愚昧的?

因为有海量的在线资源和无数的APP,可以帮助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

然而,封闭和管控把所有的这些东西拒之门外,只允许教师和学生使用这个系统提供商所提供的东西。

所以,在我看来,封闭的”智慧教室”=阉割+愚昧。

您觉得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