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发布于:2017年08月29日 | 浏览 304 |评论关闭 | 标签:,

《读书心法》之阅读体会与思考

有关读书心法,是个老生常谈、经久不衰的话题。古今中外,以读书心法为题,行文著述者不计其数!古今中外,名人雅士,读书之人,哪个还没有自己的一点小窍门小技巧呢?不过,要想得到其他同道中人的认可和认同,那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谈读书心法,不同的人,角度不同,方式方法也个不相同。蔡元培先生曾总结自己六十年读书之经验,自我剖析了自己读书的两个不得法,即不能专心和不能动笔。这算是从反面来惊醒后世读书之人吧?!

“一庭花草半床书”的毛泽东对曾国藩十分推崇,他曾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 而这曾文正公则更加推崇朱熹对读书的看法,曾国藩认为,『​虚心涵泳,切己体察。朱子教人读书之法,此二语最为精当。』由此看来,这读书心法,也是一代一代传承和借鉴的。

不过,他人的读书心法,未必就能完全适应于后世之人。毕竟,每个人的阅读行为和习惯各不相同。只有晚生后辈亲自体验,这些读书心法,也许才可以成为指导自己阅读实践的秘籍。

reading 

在航班上,翻阅《南方航空》杂志,读到北京某高校胡先生的《读书心法》,很是喜欢,他的这五大读书心法,也让人颇受教益。这里全文辑录,以备后续慢慢品读。

胡先生的五大读书心法,从字面理解,并无特别之处。而这篇读书心法的文章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在优美的字里行间,处处体现着作者的阅读经验,而这五大心法,均是出自作者自己的阅读实践了,读来倍感亲切!

非常遗憾和抱歉的是,我居然把作者的名字给忘记了!只记得作者姓胡,落款北京某高校教师。后续查证之后我会加以补充说明!哪位朋友知道作者是谁,也还望跟帖提醒于我!谢谢先!以下为正文:

 

《读书心法》

 

​朋友要读《华严经》,一直未能攒足勇气和时间。他说出这个念想时,我刚好在对前半年、前半生做呻吟状的反思,便应道:我来吧!莆田广化寺版《华严经》,五大部,九九八十一卷,3600余页。趁了感冒发烧,雾霾深重,半月扫过900页,前路迢远,文深目眩。

这样的说法有点糙,心中仍又意气鼓噪。太像一场仪式,神化了阅读;太明确又琐细,物化了阅读。神化而不见神,物化而所求不得,导致很多人欢天喜地翻开第一页,黯然神伤掩于半途。读书虽为游戏,却也并非扯淡,玩得起、玩得好的并不多见。它需要一套方法。

一者,老实读书。佛教宣称有八万四千修行法门,各个可达清凉山欢喜地。有人问净土宗祖师印光,老和尚,到底哪一门更高更快更强啊?印光祖师低眉顺眼:老实念佛。读书亦如是,老实读来,照直读去。所谓老实,即不潦草敷衍,也不用力过猛,认真大量地读。一句一句打扫,一本一本化去,如农夫锄田一般,一粒一株欢喜珍惜。『为什么我读这么多书,还是......』呸,我拒绝回答这类前提都错了的问题。

二者,我心光明。这四个字是王阳明的临终寄语。一本书放在眼下,立即把心空掉,元神复体,精气和悦,如开云、灯绽、泉涌、花敷、月圆,推窗即见。当你一年而起要读书,便立即打开它;读了第一句,便直心顺流而下;有一小时的空当,便铺展这一小时的心地;有十分钟的余裕,便在这十分钟转身辞了俗事尘劳,读了三五十页,因事搁下,必生重续之心,把一垄高粱照料到秋风起处。《华严经》讲菩萨修行之道,在于十方三世、四维上下,随处入定,随时起行,无有疲厌。这道理放在读书上,同样珍贵。

三者,一门深入。在写书人比读书人还多的时代,有人为了想明白读什么,就会浪费小半生。我的意见是,若非为了考试,读书理应随心所欲。但读书亦不可太花心。最宜循着自己真爱的领域,一门深入,同题展开。譬如我偏爱晚明知识分子的诗文,便一书一人地读下去,如燃起一灯又一灯,辗转百千灯,他们的世界于我便亮堂了,大道和捷径一时明见。学有所长,一山踏遍。我以教书为业,时常观察和反思别人和自己的演讲,总会抱憾于那些观点只差半寸长的情景。有人万山归来,却从未抵达一峰。

四者,与人交流。这首先是为了化解好书读过,无处嘚瑟的郁结之气。与人交流的另一个用意,便是你一开口,题旨、观点、逻辑、修辞和情绪就从独处的默识,变成了欲鸣欲和的琴弦。开口并不易,做到《华严经》所说的发言和悦、语必知时、心无怖怯、了达于义就更难了。正是在这为难处,心里又厚实、柔软几份,乃至远离愚迷、按住不动。

五者,辅之以笔。读书必动笔,有二义:阅读时应将笔尖置于文句易于集中精力;阅读后应有笔记,可只言片语,可千言议论。前年打扫书房,见旧书留白处,竟有二十来年的各种『批注』。重读未免泪下,少年模样宛在眼前:比两棵枣树并立屋后更无聊的,是满庭花草但一朝风雨,再无颜色(1997.9.14夜半,某校学2楼);拔剑临白刃,斗酒抱美人(2007.8.19午后,大觉寺茶院);净中无净相,酒还剩一碗,你先喝了再说(2009.4.22,西三旗)